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信守承诺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笑了一声,说:“我会收好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流。

    快到图桑境内时,只见远处已经有人在等着。楚扬知道,是呼其图派人来接军粮来了。

    来接军粮的人是巴音,他看到马上的玉如妍后,瞪大了眼睛,道:“云……云先生,你怎么了来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在马上,淡淡地看着巴音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楚扬道:“如妍姑娘重诺重信,虽然你们用那样卑劣的手段害她,她还是想着曾经许诺过你们,要在这里教孩子们读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巴音,我是来实现我的诺言,我要见你们大汗。若他同意,我就留在这里三个月,若他不愿意,那我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巴音怔了一下,才说:“好……我……我带你们去见大汗。”

    在巴音的带领下,押送军粮的兵丁到了图桑部落的地方,清点完军粮后,巴音带着楚扬和玉如妍到了呼其图账外。

    “大汗在里面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巴音道,“楚将军,云先生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进去后,只见呼其图侧坐在那里,正在喝酒,听见有人进来,头也不抬问道: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巴音道:“大汗,陈国的楚扬将军带了第一批五万石军粮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清点完就行了,好好招待楚将军,不必来回我。”呼其图道。

    巴音看了玉如妍一眼,说:“那个……大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!”呼其图不耐烦地吼了一声,抬头正要训斥巴音,却看见玉如妍站在帐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呼其图瞪大了眼睛盯着玉如妍,似乎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冷地说:“我曾经承诺过大汗,在这里教孩子们读。如果大汗愿意,我就兑现我的诺言,留在这里三个月,时间一到我就离开。如果大汗不愿意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惊讶地说不出话来,原本以为这一生都很难再见到她了,原本以为她一定恨自己入骨,没想到她竟然同意回来教!

    “大汗不回答,那就是不同意。这样也好,不算我失信。”玉如妍看了楚扬一眼,说,“楚将军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楚扬带着玉如妍转身就要走,突然听见呼其图的喊声:“云若,别走!”

    呼其图打碎了酒壶,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,看着玉如妍的背影道:“云若,你别走,你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巴音听得出来,呼其图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,实际上正是如此。连楚扬都看得一清二楚,呼其图几乎浑身在颤抖,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玉如妍,哀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玉如妍转过身来,冰冷的眼神让呼其图心里一痛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汗允准,那我就在这里留三个月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真的……”楚扬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玉如妍转头对楚扬笑道:“楚将军放心,我一定没事的。天色不早了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扬看了呼其图一眼,道:“大汗,如妍姑娘信守诺言,我才会陪她回来。若是她平安也就罢了,若是她出现了什么闪失,就像那天一样,后果我也就不罗嗦了。”

    巴音听了有些不高兴,说:“楚扬将军,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大汗么?”

    “巴音,不得无礼。”呼其图眼睛一直看着玉如妍,道,“楚将军放心,我呼其图以性命担保,绝不会出现那天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扬还是不放心地看了玉如妍一眼,道:“希望大汗也能和如妍姑娘一样,言必信,行必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呼其图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楚扬看了玉如妍的包袱一眼,说:“万事小心,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会意,点点头道:“我会的,将军也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押送粮草的兵丁,呼其图每人赏了一两银子的谢礼。楚扬带着押送粮草的兵丁,策马而去,玉如妍站在那里向他们挥手送别。

    一转身,看到了呼其图悲伤的脸。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说话,只是背着包袱问巴音道:“我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巴音愣了一下,忙说:“还是以前的地方,没有动过,云先生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一眼都没有扫过呼其图,跟着巴音去了毡帐。

    呼其图站在原地,双拳紧握,嘴唇颤抖,心想,她终究还是恨我。尽管回来,也是带着恨回来的。

    玉如妍收拾好了行装,听见外面苏日娜的声音:“云先生,云先生!云先生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苏日娜?”玉如妍欣喜地回身看去,只见苏日娜蹦蹦跳跳,开心地朝自己跑来。

    “云先生,你真的回来了,奴婢可想死你了。”苏日娜见了玉如妍,又是哭,又是笑。

    玉如妍拉着苏日娜的手,笑着说:“当日云先生被押走,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云先生了,哭了好久。不过现在好了,云先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在这里留三个月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苏日娜惊讶地问:“三个月?云先生,你还是要走的?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道:“对,三个月后我就走,不过我也不会走太远啊,我还在漠北那边。你也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苏日娜的眼神瞬间黯淡下去,玉如妍笑着岔开话题说:“我为了见你,都赶了一天的路了,现在肚子又饿,身上又脏,你说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啊?哦,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准备!”苏日娜叫唤着冲出账外。

    玉如妍被她逗笑了,几日不见,苏日娜依然和以前一样,跳脱活波。玉如妍很喜欢苏日娜的性格,心思单纯,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伤口已经好了,玉如妍洗了个澡,简单吃了些东西,准备睡觉,却听见帐外苏日娜的声音:“大汗,您怎么站在外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呼其图第一次让女奴问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玉如妍出来看到,只见呼其图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。玉如妍笑着对苏日娜说:“苏日娜,你回去休息吧,我也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苏日娜有些疑惑地在呼其图和玉如妍身上流连了几次,还是乖乖地听话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苏日娜离开,玉如妍也转身进了毡帐中,刚进去两步,就被呼其图从身后一把捞回,环在怀中。

    玉如妍本能地想要挣脱,只听呼其图的声音响起:“云若,你伤好了吗?”

    呼其图看了看玉如妍的脖子,除了已经结痂快要脱落的疤痕,其他的伤口已经看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玉如妍压着怒火,冷声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却将手臂收得更紧,哽咽道:“云若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玉如妍吼道,奋力挣脱了呼其图的怀抱,瞪着他说,“呼其图,你不要假惺惺地问我的伤好了没有,你当初又何必伤我?我回来也只是信守承诺,三个月后我自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再次将玉如妍强行抱在怀中,道:“我不会放你走了,绝对不会!不管是三个月,还是三年,三十年!”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道:“不放我走,再利用我勒索陈国吗?还是你准备了新的花样折磨我?”

    呼其图放开玉如妍,惊讶地看着她的眼睛,悲切地问:“云若,我在你眼里,就是这样不堪的人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蔑地笑了几声,道:“不然大汗以为,你还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?是男人就不该用俘虏作为谈判的筹码,要挟别国。是男人就不要在阵前两军对峙时,用伤害我作为代价,换取你想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云若……”呼其图颤抖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道:“呼其图,当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的那一刻起,我就对你恨之入骨。当你划伤了我,并以此威胁楚扬将军的时候,你在我眼里,就是卑劣如鼠之人!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转身回了毡帐,留下呼其图在帐外。

    呼其图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。巴音一把支撑住呼其图摇摇欲坠的身子,将他带回了一旁的毡帐。

    “大汗,您要保重身体啊!”巴音痛心地说。

    巴音从小跟随呼其图,除了皇后难产病逝的时候,呼其图流过泪。这是第二次,呼其图流下了泪水。而且巴音感觉得到,呼其图这次的伤心,比上次更甚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