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黯然神伤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呼其图低声哭道:“她还是恨我,她竟然如此恨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汗……”

    “巴音,我是不是真的很卑鄙,真的不是男人?”呼其图转过身,拽着巴音的胳膊问道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“大汗,您说什么呢!”巴音说,“别人不知道,但是巴音知道,您这么做有多么无奈!塔尔部族的人也因为这次的联盟给您施压,您也是无奈之下,才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推开巴音,低吼道:“我不要别人知道,我……只想让她知道。巴音,我真的……不是真的要伤害她!”

    巴音也跟着流下泪来,道:“大汗,巴音信你。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巴音都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呼其图不知道下面的话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巴音会意,忙道:“大汗放心,我现在就去找云先生,向她解释清楚。我把前后的事都告诉她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呼其图一把拽住巴音,苦笑着摇摇头,说,“不必了,现在解释什么,她也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,你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巴音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摆摆手,仰天长叹一声,说:“巴音,去给我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!”

    呼其图喊道:“快去啊!”

    巴音一跺脚,只好出去,让女奴给呼其图送酒进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听见呼其图帐中的吵闹声,并没有在意,收拾了一下东西,转身就睡了。

    次日,孩子们如约来到毡帐,等着玉如妍讲课。看着他们一个个渴望的眼神,玉如妍心中感动。没有哪一个先生,看见学生这样渴望求学的目光时,会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云先生好,请先生教诲。”孩子们对自己行礼道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玉如妍看到了多年前,自己在宫中为皇子们授课时的情景。那时政儿坐在后面,也用这样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多日不见,今天……今天我们要继续学习《论语》。”玉如妍收回心神,道,“谁还记得,我们上次讲过的内容?”

    “子曰:‘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。’”

    呼其图被孩子们朗朗的读声吵醒,昨夜喝了许多酒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。听见孩子们读的声音,呼其图知道,玉如妍已经开始授课了。

    “大汗,您醒了。”女奴端来面盆,伺候呼其图梳洗。

    呼其图梳洗完后,向着玉如妍授课的毡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,呼其图看见玉如妍正在给孩子们讲解经义:“刚才大家读的这句话,意思是周君以道德教化来治理政事,就会像北极星那样,自己居于一定的方位,而群星都会环绕在它的周围。这也是孔子‘为政以德’的思想。为政强调道德对政治生活的决定作用,主张以道德教化为治国的原则,表明儒家治国的基本原则是德治,而非严刑峻法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站在外面痴痴地看着玉如妍,玉如妍讲解时抬头到了呼其图的身影,顿了一下,又将头低下来说:“子曰:‘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……’”

    一直到快中午,呼其图在帐外站了一上午,玉如妍从来没有看过他一眼。

    中午下学后,孩子们都回自己的毡帐吃饭休息,刚出来就碰见了呼其图。“参见大汗。”孩子们行礼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饿了吧?快回家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汗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收拾了一下本,也走出帐外,擦着呼其图的肩膀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在帐中备了一些薄酒吃食,感谢先生对孩子们的教养之恩。”呼其图忍不住,终于说道,“不知先生可否赏光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冷声道:“不必了,苏日娜已经准备好饭食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日娜没有准备,我没有叫她准备。”呼其图上前说道,“云若,我有话对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看都没有看呼其图一眼,哼道:“可惜,我没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云若……”呼其图拉住玉如妍的袖子,用几乎哀求的声音说,“求求你,我真的……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有几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扯回袖子,淡淡地说了句:“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不是第一次被玉如妍这样冷脸相待,这次的冷,却让感觉放佛进了冰天雪地,五脏六腑都被冻住了。

    苏日娜见玉如妍回到毡帐中,慌乱地说:“云先生,中午我想帮你准备饭食来着,可是大汗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。”玉如妍笑着说,“你再去随便准备一些就好,我不是很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苏日娜答应着,刚走到毡帐外,就看见两个女奴用盘子端来饭食说:“云先生,大汗吩咐,这些是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淡淡地看了一眼,说:“拿出去!告诉你们大汗,予唯不食嗟来之食,以至于斯也!”

    两个女奴面面相觑,只好端着食物出去了。苏日娜担心地问道:“云先生,您这样真的好吗?如果大汗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他好了,他愿意生气就生气,要杀要剐随便他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苏日娜看玉如妍脸色阴沉,也不敢说话。接下来的十余日,玉如妍对呼其图的态度几乎降到了冰点。而呼其图出了每日会在毡帐外看玉如妍讲课,其余的时间都没有刻意打扰她。

    这期间,第二批军粮运送到了,楚扬也借着这个机会探望玉如妍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几日不见,你又清瘦了?”楚扬见到玉如妍第一句话,就是担心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哪里就清瘦了,你那边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不好的,已经达成联盟,边关驻守军自然就轻松多了。”楚扬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笑着说:“我们边关的驻军是轻松了,可是,齐国那边可就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玉如妍听说呼其图已经联合了塔尔部,对齐国的边境进行滋扰,让齐国皇帝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楚扬笑道:“这还是多亏了萧大人呢,这个联盟之计也是他提出来的。当时朝中一片反对之声,只有皇上敢力排众议,采纳萧大人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接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萧飞卿知道,她不愿意再多议论朝堂之事,所以轻轻揭了过去,问道:“最近劳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觉得累,倒是觉得很开心。”玉如妍说,“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,真的是少了许多烦恼。”

    楚扬笑着问:“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当年在宫中做太傅的时候,也是每日和皇子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开怀一笑,说:“楚将军真是聪明,确实是想到了那个时候,不过现在的日子更加单纯而已。这些孩子不牵扯夺位,不牵扯党争,只是读识字。”

    楚扬长叹一声,说:“说的对,皇室子孙们生下来,就背负着与普通孩子不一样的命运,就像皇上一样。”

    提到赵文政,玉如妍内心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他手段毒辣,屡次在陈国大开杀戒;他行事狠毒,赐死了无辜的唐云落;他绝情寡恩,将玉如妍发配边疆受苦受累。

    单就唐云落一事,玉如妍就应该恨他。可是,从头至尾,玉如妍恨的人,却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玉如妍喃喃地说,“早就不再是我的小学生了。”

    楚扬知道赵文政的所作所为,朝中民间也难免会有“暴君”的声音吹入耳中。平心而论,楚扬也认为赵文政对玉如妍过于狠绝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曾为陈国稳定立下汗马功劳,都曾为百姓做出不少惠民举动,都曾为陈国选拔良才夙兴夜寐。楚扬不禁劝慰道:“如妍姑娘,皇上他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没事,我不恨皇上,就是看在先帝的大恩上,我也不敢有怨怼之言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军粮已经点收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下一批军粮运来,我再来看你。”楚扬道,“你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看着玉如妍毫无压力地和楚扬谈天说地,不禁黯然神伤。这一切的错,呼其图都归结与自己。是自己将心爱之人作为人质,并且卑劣地用伤害她的方式换取利益。

    这一切,只能是自己的错。

    呼其图双拳紧握,什么时候,自己也变得这么卑鄙呢?难道坐上了大汗这个位置,就真的如此身不由己,要用心爱之人换取部族利益吗?

    酒,是呼其图现在最好的寄托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