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倾诉衷肠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送走楚扬后,玉如妍在毡帐中看,直到傍晚苏日娜送晚餐来,玉如妍才伸了伸懒腰,揉了揉酸胀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云先生,累了吧,快吃些东西。”苏日娜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,喝了一碗奶茶,抬头看见苏日娜的脸色有些不好,忙问道:“苏日娜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苏日娜摇摇头,有些刻意回避玉如妍的目光。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苏日娜是藏不住事儿的性子,这样遮遮掩掩定是有事,继续追问道:“苏日娜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遮遮掩掩的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苏日娜终是沉不住气,埋怨道:“云先生,女婢是很敬佩您的才学,也很喜欢您。可是云先生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苏日娜,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苏日娜撅着嘴说:“大汗对云先生这么好,可云先生还对大汗那样的冷冰冰,只对押送军粮的将军好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玉如妍不晓不得。

    玉如妍解释道:“苏日娜,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楚扬将军和我在陈国的时候就认识了,而且我们同朝为官,自然相熟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汗呢?”苏日娜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,“苏日娜自出生以来,除了已经故去的皇后娘娘,奴婢还没有见过大汗对谁这么好。可云先生总是对大汗冷着脸,尤其是那次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苏日娜的声音越来越小,像是心虚一般。苏日娜虽不知那日为何呼其图要绑走玉如妍,也觉得大汗做得有些不对,但是更多的苏日娜还是向着呼其图多一些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了一声,解开扣子,将脖子上还隐约可见的伤疤露给苏日娜看。

    “云先生,你……”苏日娜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玉如妍苦笑道:“苏日娜,这些伤痕,都是你们的大汗给我的。他用我的鲜血作为交换的筹码,逼迫我们陈国索要军粮。”

    苏日娜不信地摇摇头,忙说:“不,不可能!我们大汗……我们大汗怎么会这么对云先生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说:“当日和呼其图一起去的兵勇,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,都是亲眼所见。苏日娜,你若不信,可以一个个去问。”

    苏日娜泄气了,突然又开始同情玉如妍,瘪着嘴带着哭腔道:“对不起,云先生,奴婢不该这样和您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没事的。”玉如妍笑着说。

    苏日娜问道:“可是,既然如此,云先生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我们汉人有一句话,言必信,行必果。我既然答应了在这里教三个月,就不能食言。”

    吃完晚饭,苏日娜收拾了一下,刚走到门口,又转身回来,看着玉如妍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苏日娜,你又怎么了?”玉如妍问道,心里纳闷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一改往日心直口快的性子了。

    “云先生,您能不能去看一下大汗?”苏日娜说,“奴婢知道大汗是很不应该那样对您,可是……奴婢只怕这样下去,大汗身体会垮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眉头微皱,问道:“苏日娜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日娜叹道:“其实,奴婢也不想瞒着云先生。那日大汗从外面回来,不知道为什么又是喝酒又是哭的,我还看见大汗手上缠着厚厚的布子,上面还有血呢。其实,先生走的这十来日,大汗都是醉着过来的。您回来后,大汗也不敢接近您,这几日也是天天买醉。云先生,奴婢求求您,去看看大汗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着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苏日娜接着说:“而且奴婢还看见……在云先生被绑走的前一晚,大汗站在先生帐外,站了整整一宿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眉头微微地颤抖了几下,就听见苏日娜越来越小的声音说:“先生,奴婢其实看得很清楚,大汗,是真的……真的很喜欢先生。比……比喜欢皇后娘娘还喜欢先生。奴婢这是第二次见大汗这么伤心,比上次皇后娘娘去世还要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玉如妍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苏日娜应了一声,忙退出帐外。

    玉如妍了解苏日娜的性格,知道她不会说谎话,呼其图的一举一动也定是真的。回来后这么多日,自己因为心里上对呼其图的排斥和对他人品的不齿,本能地在刻意回避他。

    即使看到他每日站在毡帐外看自己讲课也置之不理,每次从他毡帐外飘来的酒味儿玉如妍也不屑一顾,呼其图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?伤害了我,回来再伤害自己吗?

    玉如妍苦笑一下,吹了灯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夜晚的草原格外静谧,旁边呼其图的毡帐中,隐隐能听见他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玉如妍终究还是起身,披着衣服走到他的毡帐外。临近些,可以听见他喝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为何站在外面?”呼其图的声音从毡帐中传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吓了一跳,他喝了那么多酒,怎么还能知道自己在外面站着呢?既然呼其图已经开口,玉如妍也只能硬着头皮进了毡帐。

    刚探进头去,玉如妍就闻到了一股浓烈刺鼻的酒味儿。再看呼其图,双眼泛红,无精打采地侧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呼其图没有抬头,低沉着嗓音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地上的空酒瓶,冷笑一声,说:“酒可不是这么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怎么喝?”呼其图抬起头,看着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低声笑了几下,继而转为大笑,笑着笑着声音渐小,说:“云若,你知道我的心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哼了一声,说:“大汗,我倒是想反问你,你明知自己的心,却还要做出违心的事来。难道说,这就是帝王之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恨我……云若,对不起。”呼其图终于将这句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说:“天色不早了,大汗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转身出了帐外,刚走了两步,又被呼其图从后面抱住,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云若……别走。”呼其图哀求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要挣扎,呼其图却扣得更死,轻声说道:“云若,别再离开我。云若……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玉如妍轻蔑地笑了两声,说:“大汗,你有三宫六院,我却只有一颗心。已经给了我心上人,只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忙道:“我不要三宫六院,我只要你,有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永远也不会背叛云落。”玉如妍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呼其图双臂再次收紧,哀求道:“这一生,我只求你一颗心。为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后,请你放我离开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双臂无力地垂下,看着玉如妍冰冷离去,突然觉得双腿无力。玉如妍走了几步,听见身后的声响,回头看去,只见呼其图跪在地上,双手握拳撑在那里,肩膀轻微抖动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一声,既然不爱他,就不要给他希望,更不要有这种暧昧的态度。玉如妍狠下心来,转身回了毡帐。

    次日上课,呼其图没有再站在门外,玉如妍稍微松了口气。下课后,玉如妍抱着,却见到呼其图站在自己的毡帐外面,温暖地笑着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。”呼其图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把目光瞥向一边,道:“我不想去,请大汗让开……”

    呼其图不顾玉如妍的反对,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硬生生拖到马前面,又双手用力,将玉如妍抱上马去。

    “大汗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玉如妍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呼其图也不回答,一步跨上马,从后面搂着玉如妍的腰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汗,你让我下去!”玉如妍喊道,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不论玉如妍怎么喊叫挣扎,呼其图就是不放手,策马飞驰了半个时辰,呼其图才在一条大河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呼其图下马,扶着玉如妍道:“你不用下马,我牵着马就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瞪了呼其图一眼,厉声问道:“呼其图,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呼其图没有回答,而是指着周围的景色,笑着问道:“云若,你看这里的风景美么?一点也不必你们陈国差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怒道:“我没心思看风景,我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!”呼其图忙道,“草原上的马性子烈,摔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