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夕阳无限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呼其图为玉如妍牵着马,沿着河边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呼其图笑着说:“你们汉人是不是有一句诗描写夕阳的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坐在马上,眼睛看着别处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另一句,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呼其图转过头,看着玉如妍问,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玉如妍极其反感,不顾一切就要拉着马逃走,可是马并不听玉如妍的使唤,一发性子,将玉如妍摔下马来。

    呼其图忙大步上前,将玉如妍接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,草原的马性子烈,你就是不信。”呼其图嗔怪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怒道:“你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了笑,将玉如妍轻轻放在地上,又拉着她的手想要往前走,被玉如妍狠狠甩开。

    “呼其图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玉如妍道,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们草原的风景,这也算过分么?”呼其图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深吸一口气,冷冷地看着呼其图说:“呼其图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你这到底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。”呼其图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玉如妍一怔,脸微微一红,瞪了呼其图一眼,骂道:“真是无耻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攥着玉如妍的胳膊,看着他的眼睛正色说:“你怎么骂我都行,但这是我的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呼其图,你不要说这种无耻的话!”玉如妍骂道,“我早就告诉我你,我心里永远都只有唐云落一人!你这种人,根本就不会懂得!”

    呼其图盯着玉如妍的眼睛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懂?我也一见钟情,爱上我的原配妻子,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一个汉人做皇后,我在草原上遭到多少唾骂,你知道吗?你不知道,又凭什么说我不懂?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呼其图这句话弄得不知所措,只是轻嗤了一声,说:“你怎样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道:“可是云若,你的一切与我有关。我知道你在陈国的事,我知道你是玉如妍,但在我心里,你只是云若。你有至爱的人,我也有至爱的妻子,可是现在他们两个人都不在了。我们活着的人,还是要继续活着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含着泪,盯着呼其图道:“不一样。我不知道你和你的皇后是怎样的感情,可我和云落不一样!我们曾经共生死,同患难,云落几次救我性命。我们说好相约百年的!”

    说到唐云落,玉如妍再也忍不住了,蹲在地上哭道:“云落,云落最后确是被我害死的……我们才定了亲,云落就被皇上赐死了……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他一定很恨我……甚至……我连他埋在哪里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呼其图长叹一声,道:“我的妻子是汉人,我是蛮夷。她为了我,做了不孝之女,从家里私奔出来导致双亲被气死,我为了她被草原上的人驱逐。云若,我们都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玉如妍抬起头,脸上挂着泪痕,惊讶地看着呼其图。

    呼其图蹲下来,为玉如妍拭去泪水,深沉地说:“云若,发妻死后,我以为我今生都不会再爱任何人。我娶的妃子都是因为部族之间的利益,就像和妃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塔尔部的公主,我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。直到我遇见你,云若,是你重新给了我希望,让我重新有勇气,去爱一个人。我承认我很卑劣,为了部族的利益不惜伤害你,可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?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,我绝不会那样做。云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苦笑道:“你没有对不起我,大汗,或许你可以重新去爱一个人,可我却不会。”

    手腕上的红玉手镯,在夕阳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只是云落送我的,可是,就是在第二天……”玉如妍再次哽咽,“他就死在了我的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痛哭的样子,呼其图不忍打断,更不忍安慰,只是坐在旁边陪伴着她。直到她哭累了,几乎晕厥过去,呼其图轻轻地将她抱上马,护在怀中,慢慢地走回去。

    自那日以后,呼其图再也没有说过要玉如妍嫁给自己的话。玉如妍对呼其图的厌恶之心,也自那日渐渐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三月之期将近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走么?”呼其图万般不舍地看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拿着走出来,抬头就看见呼其图哀怨地看着自己。“是的,后天就是三月之期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。”呼其图说,“为了我,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头轻笑了一声,说:“大汗,云若承蒙您错爱,实在无福消受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上前一步,握着玉如妍的手,郑重地说:“相信我,云若。你只要相信我就好,我会让你幸福,让你重新去爱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不禁鼻子有些泛酸,还是强忍着说:“大汗,多谢你,我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样才能留住你?告诉我,云若。”呼其图不甘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用力眨了几下眼睛,说:“大汗,我既然想走,你又何需留我呢?”

    呼其图放开玉如妍,有些无力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再陪我去河边走走吧。”呼其图请求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不忍再狠心拒绝,只是点点头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带着玉如妍,再次策马向那条河走去,不同的是,上次是疾驰,这次是慢慢地走。呼其图多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住,那样就可以和怀中之人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?”到了河边,呼其图笑着下马,说:“那河里的鱼刺少唯美,我捉几条,咱们烤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呼其图脱下鞋袜,卷起裤腿,下河捞鱼。玉如妍也下马,蹲在河边看着呼其图。

    “云若,你也下来吧,河水很凉爽。”呼其图笑着说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暑天,天气炎热干燥,听呼其图这么一说,玉如妍笑道:“还是不要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呼其图一把拽过玉如妍的胳膊,强行将她拉进水中。玉如妍急得跳脚:“大汗,你把我的鞋袜弄湿了!”

    “已经湿了,那就一起捉鱼吧。”呼其图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不悦地撇过头去,呼其图道:“我知道,你们汉人女子的脚只能给夫君看,不过现在又不是在陈国,我们可没这个讲究。你就入乡随俗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呼其图说中了心事,有些不爽,但鞋袜已经湿了,玉如妍也只好卷起裤腿在河中摸鱼。

    “抓到了,抓到了!”呼其图笑着说,“云若,你看,我抓到一条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儿!”玉如妍说,“鱼都被你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则笑得更大声了,不一会儿,玉如妍也摸上来了一条不大的鱼,一刻钟的时间,已经有四条鱼被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,我也吃不了这么多。”玉如妍将自己捉到的那条小的鱼放生了,剩下三条大的,由呼其图洗刨开来烤着吃。

    呼其图升起火来,对玉如妍说:“你把你的鞋袜烤烤吧,我不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呼其图转过头去,在另一边又升起一堆火,开始烤鱼。玉如妍在这边烤干了鞋袜,将火堆踩灭,呼其图那边的鱼也烤好了。

    “快,趁热吃吧。”呼其图笑着递给玉如妍一条鱼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尝了一口,果然味道鲜美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好吃吗?”呼其图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说:“好吃,谢谢……谢谢大汗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讪讪地笑了一下,低头吃鱼。两人吃饱了,围坐在火堆边,呼其图侧目看去,玉如妍的脸被火映得红彤彤的,看得呼其图心跳漏跳了两拍。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不适应呼其图一直这样看着自己,转过头去说:“天色不早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呼其图一口答应,带着玉如妍上马,慢慢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玉如妍感觉呼其图贴着自己,身子滚烫。玉如妍不禁往前挪了挪,却听见呼其图的轻笑声:“放心,我不会对你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三月之期已到,楚扬带着人来到图桑,接玉如妍回去。

    “云若,你要保重。”呼其图站在那里,看着马上的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大汗也保重,请大汗替我转告苏日娜,有时间我就回来看她。”

    意外地,呼其图没有阻拦,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望着玉如妍策马而去的背影,呼其图心想,既然你不愿意留下来,那就让我追随你吧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