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神秘来客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回到漠北,楚扬安排玉如妍住在大营中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呼其图会这么爽快地放你回来。”楚扬笑着说,“我还以为那老小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道:“是啊,我自己也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楚扬说:“最近天气热,这个房子还算凉快,委屈你在这里住着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说:“楚将军哪里的话,我不过是戴罪发配之人,按理说也应该跟大家一样做活的。可是你却安排我住在这里,我怎么会委屈呢。”

    楚扬满不在乎地说:“唉,那些粗鄙之事如妍姑娘怎么能做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能无所事事啊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楚扬笑道:“不要紧,在这里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。天色不早了,姑娘好生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日,听说呼其图带着部落和塔尔部落一起,又对齐国的边境进行滋扰。齐国皇帝派人和呼其图谈判,希望讲和,却空手而归。在楚扬的描述中,玉如妍知道呼其图命令他的手下,严禁烧杀抢掠,严禁欺辱老人、孩子和妇女。

    玉如妍听后,心中多少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些凶悍的匈奴人,居然能对老弱妇孺手下留情。”楚扬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其实,他们也不全是杀人不眨眼之人。”

    楚扬惊讶地看着玉如妍,说:“哈哈,没想到如妍姑娘也会为匈奴人说话。看来上次呼其图伤你的事情,你已经不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笑了一声,说:“没什么好计较的,处在那个位子上,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楚扬笑着点点头,玉如妍看见他手上的信,问道:“是家中的来信吗?”

    “是舍妹写的。”楚扬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问:“令妹还好吗?萧大人也好吗?”

    楚扬笑着回答:“都好,舍妹信上说,她已经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玉如妍惊喜地笑着说,“那真是要恭喜楚将军,你马上就要有小外甥了!”

    楚扬笑道:“多谢你,我也要回信告诉妹妹,说你也惦记着她,要恭喜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楚将军家里添了喜事,今天晚上又要喝醉了吧?”玉如妍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楚扬大笑了几声,前几天特意命人从中原为玉如妍带来了些花,今日正好送到。楚扬借着高兴的机会,拿出来送给了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高兴极了,整日闲来无事,除了看,现在还可以种花。

    日子平淡雅致,闻着满屋子的花香,玉如妍高兴之余,心头难免涌上一丝苦涩。有了花,却没有了和自己一起种花浇水,赏花吟诗之人。

    看着屋内盛开的芙蓉花,玉如妍想到千里之外锦城的芙蓉花,和那个如同芙蓉一般的男子。

    听唐云落说,锦城芙蓉花开时,漫山遍野如花海一般。两人曾经相约,芙蓉花下,一起弹琴唱曲。现在芙蓉花开,可是唱曲的人却早已和自己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“等芙蓉花开时,我们还像现在这样,你弹我唱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如儿,我一辈子都看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    “如儿,相信我,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。就算我暂时离开了,也请你等我。我一定会回来,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喃喃地说:“唐云落,你这个骗子!你答应过我,要在芙蓉花开时和我一起弹琴唱曲,答应过我白首不相离,答应过我永远都不离开我……你说你会回到我身边的……可是现在芙蓉花开了,你又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脸上流着的泪,都化成了血,淌在心中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玉如妍擦干净眼泪,出门散步。走着走着,几个人议论的声音传入了玉如妍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近站岗,有没有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啊?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最近图桑部落那个方向,总有一个人在边境上来来回回地徘徊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那天大壮去那边看过了,你们猜是谁?就是图桑的首领,呼其图!”

    “他总是在我们这边徘徊,是要做什么?难道有不轨的企图,想要像上次一样进攻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傻呀!他真的想要探路进攻我们,会这么明显,让咱们瞧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啊,再说了,他一个大汗,还用得着亲自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为什么,总在这边走来走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啊……”那人故意压低声音道,“是因为如妍姑娘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也听说,那个大汗对如妍姑娘有点儿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如妍姑娘对他也有意思,她不是回去又住了三个月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上次呼其图差点害死了如妍姑娘,在阵前那样子伤她,她还回去,不是喜欢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楚扬的声音突然传来,打断了几个人的谈话:“你们几个没事做啊?在这里背后议论别人是非!”

    “将……将军。”几个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楚扬怒道:“以后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,小心我赏你们一顿军棍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楚扬赶走了议论是非的人,转过弯儿来看见玉如妍站在那里。楚扬愣了一下,忙问:“如妍姑娘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我都听到了,不过没有关系。我对这些流言蜚语,已经都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楚扬知道玉如妍被贬官之前,京中关于她的流言有些不堪入耳。楚扬也不相信那些流言是真的,也曾经在朝堂上为玉如妍抱不平。

    玉如妍问道:“楚将军,有件事我确实想问你,呼其图的事情是真的吗?他真的每日都在附近徘徊?”

    楚扬没回答,只是带着玉如妍登上了瞭望台,指着远处一个身影说:“你看是他吗?”

    虽然距离很远,根本看不清容貌,但是玉如妍能感觉到,那人就是呼其图!

    “他对你是真心的。”楚扬淡淡地说,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其实那日两军对峙,他虽然伤了你,可我能感觉到那不是他的真心。后来我听说,那二十万石粮食,也是塔尔部落给他施压,他迫不得已才答应的。那日送你回去,呼其图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。如妍姑娘,或许你会不爱听,或许你还忘不了唐云落,但是呼其图对你的情,确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昨日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今日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可玉如妍,却不愿意忘记过去,尤其是唐云落。

    玉如妍一言不发,自己下了瞭望台,回屋中照看起花来。楚扬看着她的背影,不禁也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已经下起了雪。草原一片白茫茫,去年的这个时候,玉如妍来到了漠北,想不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。又是一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年过得热闹,没有了匈奴的滋扰,将士们也轻松了许多。除夕之夜,楚扬敲开玉如妍的房门,淡淡地说:“如妍姑娘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出门来看,只见大雪纷飞中站着一个魁梧之人,玉如妍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大汗,你怎么会来?”玉如妍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吸了吸鼻子,道:“今日是除夕夜,想你了,就过来看看你。这么久不见了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道:“我还好,大汗你呢?”

    “见不到你,我怎么会好呢?”呼其图苦笑道,“今日我就是来看看你的,看你过得好,我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冷,要不去屋里坐坐吧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看了看一边的楚扬,正要拒绝时,楚扬突然说:“大汗是贵客,来了怎么能就这么走呢?我找人烫些酒,一起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好,多谢楚将军美意。”

    楚扬带着呼其图进了屋,命人烫了酒,切了肉,又拿了些下酒的小菜,招待呼其图。

    “将军盛情款待,在下真是感激。”呼其图烤着火说。

    楚扬为呼其图斟了一杯酒,道:“大汗客气了。这大半年大汗果然没有食言,不仅放了如妍姑娘回来,还遵守承诺不断滋扰齐国边境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道:“既然是答应贵国的事情,我自然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楚扬笑道:“大汗,尝尝我们汉人的女儿红,这可是十年的酒,看看够不够味儿!”

    “好,干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