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无双国士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呼其图觉得身上暖多了,自嘲道:“果然,草原上的男人还是要靠酒御寒啊!”

    “如妍姑娘要不要喝一杯?”楚扬笑着问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两人投契的样子,不好破坏气氛,说:“好,我也喝一杯。不过我酒量很差,只怕要扫大家的兴致了。”

    楚扬为玉如妍斟了一小杯酒,笑着说:“如妍姑娘这是哪里的话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中原的好酒,我们草原上的酒烈,这种酒醇香厚重,还真是不错呢。”呼其图赞叹道。

    楚扬豪爽地说:“大汗若是喜欢,走时我送你几坛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呼其图笑着说,“楚将军的性子豪爽,在下喜欢!我们草原上的人就是靠酒交朋友的!楚将军这个朋友,在下交定了!”

    楚扬也笑道:“大汗,你也是我楚扬的朋友!”

    “好醇厚的酒。”玉如妍也不禁赞道,“楚将军是真的拿大汗当朋友,真真一点都没藏私呢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云若,我看楚将军是给你面子,才没有藏私的。”

    楚扬笑道:“今日除夕,我心里也高兴,又交了大汗这么一个朋友,怎么会藏私?过了年我也快要回京了,再相见就不知道是何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怎么突然要回京了?”呼其图问道。

    楚扬解释道:“当时调我来时,就说今年开春儿了就让我回去,估计快了。而且舍妹也要生产了,说不定我一回去,就能看见小外甥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可真是要恭喜楚将军了!”呼其图笑着说,“来,在下再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楚将军要不说,我还差点忘了呢,楚将军,我也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三人喝酒谈天,直到很晚。

    “已经深夜了,我不好再打扰,你们休息吧,我也要回去了。”呼其图起身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看外面的天,有些担心地说:“大汗,外面正下着大雪,天又这么晚了,不如今日暂时在这里过一宿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汗,这会儿走只怕路上会有危险。”楚扬道,“左不过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,还是天亮了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看了看两人,笑着点点头说:“也好,不在乎这两个时辰。云若,我送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楚扬看着呼其图陪伴玉如妍离去的背影,心中不免感叹。有这样深情的男子陪伴,不知玉如妍能否走出那个阴影?

    “你快进去吧,外面这么冷。”呼其图送玉如妍到房门口,说道。

    雪地中,玉如妍的脸红扑扑的,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玉如妍的眼睛迷离,让呼其图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控制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也早些休息,明日路上慢些走。”玉如妍道,转身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呼其图站在门外,看着屋内的灯被吹灭,才悻悻地离开。

    寒冬即将过去,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。草原上春天的脚步,还是来得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日,玉如妍正在侍弄花草,楚扬一脸严肃地敲开她的房门,正色说道:“如妍姑娘,有人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了?是大汗么?”玉如妍问道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楚扬摇了摇头,玉如妍见他神色凝重,心中惴惴的,跟着楚扬去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楚扬低声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虽然莫名,但还是跟在楚扬的身后进了屋子,一进去,玉如妍顿觉五雷轰顶一般。

    “罪民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玉如妍还是定了定心神,说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坐在前面,身边站着萧飞卿。

    “平身吧。”赵文政淡淡地说道,“大学士好雅致啊,朕这边关的守备驻军何时成了花圃了?草原上不知何时,那些匈奴的孩子们也开始张口闭口的子曰了?”

    楚扬想要帮玉如妍解释,就听见赵文政道:“你们两个先出去,朕有话跟大学士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萧飞卿带着楚扬退出了房间,带上门后守在外面,屋里只剩下玉如妍和赵文政两人。

    赵文政开口问道:“大学士过得可还好?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着头说:“罪民不配大学士这个称号,皇上怎么会突然来……”

    赵文政道:“在朕心中,没有罪民一说,你依旧是大学士,依旧是朕心中的无双国士。”

    “罪民不明白皇上的意思……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说:“你以为朕真的如此狠心,把你贬官到潼关,继而发配到漠北来受苦?你有没有想过,朕为何要这么做?为何今天又要出现在这里?当时你被呼其图掳走,朕为何要用二十万石的粮食也要把你换回来?大学士绝顶聪明,真的没有怀疑过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实话实说:“回皇上,罪民其实有怀疑过,但是也没有想通这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叹道:“你不是没有想通,你是不愿意想。其实,你心中依旧恨朕,是朕赐死了唐云落,对吗?所以你刻意回避,不愿意去想和京城、和官场、和朕有关的事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赵文政这一串连珠炮似的发问问得哑口无言,赵文政的话并非凭空臆测,自己确实不再愿意知道关于朝廷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文政叹道:“坦白说,朕确实有对不住你的地方。可是朕当时真的是被逼无奈。大学士,希望你能理解朕。”

    “罪民不敢有任何怨言。”赵文政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:“朕也不问你了,直接告诉你朕的来意吧。大学士,朕希望你再为陈国尽最后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“罪民不知皇上要罪民做什么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坐下来,缓缓地道:“朕不说,大学士也知道楚国细作灵蝉,在我陈国翻云覆雨,差点颠覆我赵氏王朝百年基业。以牙还牙,我陈国为何就不能在楚国安插眼线呢?朕希望你能为了陈国,去楚国做细作,先帝曾留有遗诏,希望你再帮帮朕。大学士,你就委屈几年去楚国,等时间一到,朕一定放你离开,天涯海角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皇上,灵蝉在我陈国潜伏数十年,才在朝中内外埋下势力。罪民……”

    赵文政解释道:“朕知道你想要说什么,你也不可能和灵蝉一样在楚国待上几十年。朕是要你做细作,但不是要把你安插在朝中。李石已经安排好了,把你安插进楚国权臣秦园家中。你在朝多年,应该了解楚国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是,秦园是楚国权臣,但是也是裙带之臣。秦园仗着两个妹子一个是皇后,一个是贵妃,在秦国广招门客,作威作福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点头道:“大学士果然是朝中的肱骨之臣,朕的无双国士。楚国倚仗先祖基业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可是楚国国风奢靡,奸臣当道,正是我们动摇楚国根基的大好时候。楚国皇帝昏聩无能,宠信奸臣秦园,大学士,你此去只要住在秦园府上,暗中监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监视么?”玉如妍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赵文政说:“当然不全是,秦园是楚国重臣,你一定要将他拉下水来。没有了权臣,我看那喜好声色的楚国皇帝,还拿什么和我陈国斗?你放心,朕会暗中派人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小声道:“如此重任,罪民只怕担当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不要妄自菲薄。”赵文政道,“朕说你能,你必然能。何况就算不是为了陈国,为了唐云落,你也不愿意去么?”

    听到唐云落的名字,玉如妍的身体不禁抖了一下,问道:“皇上,此事和云落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赵文政正色道:“大学士,一切的起源都是当初京城里的流言。因为流言说朕希望立你为后,说你和先帝、唐云落都不清不楚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谁会造这样的谣言?皇后乃一国之母,册立谁为皇后,难道朕不应该考虑清楚吗?为何朕选后时,考虑的时间长了一些,就有这么不堪入耳的流言传出,大学士可有想过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的意思是,有人借立后为由,故意陷害我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点点头,说:“所以,就算是为了唐云落,你也要去楚国。只要你能除掉秦园,朕就是举倾国之力,也要揪出当时恶言伤你之人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