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鬼面圣手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总觉得自己来到秦府后的一切都太过巧合,总觉得哪里十分不对,可一时半刻又找不到头绪。

    玉如妍心里暗暗腾起一个疑问:难道是因为那个素未谋面的怪人?

    “这个治好兰姨娘病的怪人,是什么来路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姜鸾摇摇头,说:“具体属下也不清楚,只是听说叫什么‘鬼面圣手’。对了大学士,路嬷嬷把大学士安排在西厢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西厢就是秦府门客们住的地方,是么?”

    “对,而且楚国很多事情,只要是秦园接手处理的,大部分的主意都是西厢的门客们出的。”五福道。

    姜鸾笑着说:“这下好了,大学士能去西厢,以后就更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更危险。”玉如妍则不那么乐观,说,“西厢的人和小厮婢女不一样,有的也是有勇有谋的谋士,只怕应付起来会更难。”

    五福和姜鸾笑着说:“所以,才会让大学士你去西厢的。唯有大学士的机智和计谋,才能应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们两个就不要恭维我了。天不早了,去休息吧,我明日也要去西厢了。我怎么和你们联系,还要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大学士可以放心,我们已经想好了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”姜鸾说,“五福负责厨房,每日西厢的饮食,我又负责西厢和厨房的配合,所以经常会去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这样就好,明日我就去找路嬷嬷。”

    次日,玉如妍带着行礼,跟着姜鸾去了西厢那边的管事路嬷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姜鸾说的那个云若?”路嬷嬷翘着二郎腿,坐在那里,边抖着脚边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低着头,尽量表现出紧张的样子,小声道:“是的,嬷嬷。我家里因为洪水,全家都死了。我一路乞讨、做零活儿来到秦府。路嬷嬷心地善良,肯收留奴婢,奴婢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语气谦卑,又给路嬷嬷戴了高帽子,路嬷嬷心中对玉如妍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也刚来,先熟悉一下府里的环境,过几天我再安排你伺候人。”路嬷嬷说,“你记住,在秦府少说话,多做事,勤快点儿,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奴婢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,在路嬷嬷的带领下,玉如妍熟悉了一下整个秦府和西厢的环境。玉如妍暗自窃喜,熟悉环境是头等重要的事情,多亏了路嬷嬷带路,不然自己一个人在府里打转,还真是费工夫呢。

    晚上,玉如妍被安排在路嬷嬷隔壁的一间很小的屋子里住着,路嬷嬷说现在还没有指定她专门伺候哪个门客,若是指定了,就跟着伺候的人住。

    当晚,玉如妍梳洗过后,出门散步,顺便梳洗一下西厢的路。

    转了几个弯,前面是西厢花园。假山林立,树荫繁茂。秦园招揽了不少门客,但内宅中有女眷,为了避险,秦园还是将西厢和秦府中间隔开。虽说隔开,其实也就是一条窄道,分成了两个院落。玉如妍心想,这个秦府果然极尽奢华,西厢的繁华程度不亚于秦府。

    假山竹林,小桥流水,凉亭花圃,规模堪比皇宫。一个大臣的府里都如此奢靡,想必楚国皇宫,应该更加奢华。上行下效,楚国奢靡之风不减,国力怎能不衰弱?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胳膊上的伤好了吗?”玉如妍走到假山下面时,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玉如妍吓了一跳,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影正坐在假山的石头上面喝酒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玉如妍隐隐觉得,这个声音十分耳熟。

    “连你的救命恩人你都不记得了?”那人从假山上跳下来,落在玉如妍面前笑着问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玉如妍这才看清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你?!”玉如妍小声惊呼道——那个在金陵城外为她胳膊涂药的怪人!

    那人轻笑一声,说:“是啊,怎么不能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笑着反问道: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抿了抿嘴唇,像那人行了个礼,转身要走,胳膊却被那人拽住: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秦府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身婢女衣服你看不出来么?”玉如妍挣脱那人,不耐烦地说,“看来像是也是刚来秦府不久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着说:“聪明,这个你都看出来了,我的确是两天前才来到秦府的,现在是秦大人的门客,住在西厢。”

    两天前才来?玉如妍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名字“鬼面圣手”。

    “鬼面……圣手?”玉如妍试探着叫道。

    那人先是一愣,继而大笑道:“没想到我刚来两天,大名就已经传遍秦府了,连一个小婢女都听说我的名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救了兰姨娘的那个人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说:“就是我啊,在下洛云,不知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奴婢贱名云若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洛云若有所思地重复念叨着玉如妍的名字,轻笑一声,说:“云若,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若是没有吩咐,奴婢就先告退了。”玉如妍未等洛云开口,急忙匆匆行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玉如妍摸进房间,旁边的路嬷嬷已经鼾声打气了,玉如妍这才躺在床上,准备睡觉。不知为何,洛云突然闪进玉如妍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这个人相貌丑陋,举止怪异,和自己在金陵城外遇见,又几乎同时出现在秦府。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?若是巧合那倒没事,若是刻意的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如妍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战。这个洛云,一定不简单!只是没有摸清他的来历和目的,玉如妍只能按兵不动。先暂时做好婢女的本分,时刻留心这个人。

    玉如妍揉了揉太阳穴,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,他几乎忘了呼其图。不知道他发现自己不见以后,有没有回到漠北那边去。对于呼其图,玉如妍只能心怀愧疚。

    爱,已经给了唐云落,不能再给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心,已经随着唐云落深埋地底,连自己也找不到心在何处,更不会再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呼其图,你的深情,只怕我这一世,都要负你了。

    次日,路嬷嬷分配给玉如妍一些针线活儿,对于在绣房做了三年的她来说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