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上门求医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唐云落愤恨地想,敢这样欺负他的妻子,欺负唐门的人,我只要动动手指头,你就受不了了!

    晚上,趁着玉如妍睡觉的时候,唐云落悄悄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唐云落回来了,看着玉如妍还是有些肿胀的脸,唐云落心想,这个刁蛮公主,要让你好好尝尝苦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很疼吧?”唐云落坐在玉如妍床边,想要轻抚一下她的脸颊,却怕她痛,只好忍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跪在那里,被人家扇巴掌的场景,唐云落当时只觉得一股血冲向头顶,恨不能上前去狠狠甩那恶女几个巴掌,让她也尝尝厉害。

    但唐云落知道这样无疑是给自己的玉如妍添麻烦,好不容易忍住了。只是,对于这样欺负自己妻子的人,唐云落却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,唐云落嘴角不禁勾起一丝邪魅的笑,最多明天中午,秦府就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“如儿,我一定好好保护你,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唐云落无限温柔地看着玉如妍轻声道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唐云落所料,次日正午刚过,就听见秦府闹腾开了。

    中午,先是东厢那边秦桑的院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随后就听见整个秦府吵嚷的声音。

    玉如妍正在侍弄院中的花草,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府里今天是怎么了?”玉如妍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冷笑一声,说: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想必是某人的报应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唐云落的语气,玉如妍敏锐地感觉到,此事一定和唐云落有关。昨日自己被秦桑找茬惩罚,唐云落口口声声说要替自己出气,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是不是你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满不在乎地点点头,说:“云若姑娘真是聪明。既然你已经猜到了,我也无需隐瞒。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担心地走上前来,看着唐云落问道:“先生,你究竟做了什么?会不会连累到你?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唐云落心中暖暖的,这个善良的女子在细微的小事上都处处体现着关怀。这件事一出,她首先想到的是会不会牵连自己,而不是牵连她。

    可见在她心中,永远都把他人摆在第一位,而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如儿,你一直都如此善良吗?

    “放心,这件事不会牵连到任何人,只是她自找的报应。”唐云落淡淡地说,“我们只要看热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还是不放心,近前一步小声问道:“先生,你给我个实话,你究竟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唐云落见瞒不过,只好解释道:“行了,我告诉你。昨晚你睡下后,我去了趟她的院子,在她屋子里种花草的盆栽里面撒了些毒液。毒液被花草吸收,进而释放出来,她闻到或者碰到后,就会有刚才的尖叫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这样的确不容易查出原因。”玉如妍问道,“可是,气味是会随风而散的,岂不是连累了整个秦府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你放心,我只是想替你出口气,不是真要她死。所以药量有限,今日刚好风大,一会儿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接着问:“她闻到那个气味,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面对好奇宝宝玉如妍的接连发问,唐云落笑着解释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整个身子,包括脸部肿得像猪一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玉如妍小声惊呼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哼道:“不用同情她,她把你的脸都打肿了,我也让她尝尝全身肿胀的感觉,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唐云落这么说,玉如妍只好点点头,让那个刁蛮公主吃点苦头也好。

    秦府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从茶水到食物,再到点心,一一排查,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疑点。

    “嫂嫂,本宫好难受啊,又痒又疼啊!”秦桑哭着说。

    秦夫人忙拦住她想要乱抓的手,说:“千万别乱抓,要是抓破了,留下疤痕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秦桑大声呼喊道:“可是本宫真的好难受啊,嫂嫂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去找洛先生吧!”秦夫人提议道,“他最会医治这些疑难怪病了。”

    秦桑哭着说:“我才不要去求那个丑八怪呢,让哥哥找太医来!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就别任性了!”秦夫人说,“为了你的身子,就去找洛先生吧。你哥哥就是找来太医,能不能治好还是两说。就算能治,那也耽误时间啊!太医从宫中请过来,至少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到,你这不是找罪受吗?”

    听秦夫人这么劝说,秦桑也只能抱着不吃眼前亏的心态,在秦夫人的陪同下去往唐云落的院子。

    门口一阵吵嚷声传来,唐云落冷笑一声,对在一旁给自己打扇儿的玉如妍说:“你看吧,求咱们的人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听见了动静,也知道定是秦桑来了,便问:“先生预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治。”唐云落说,“不过我可不会让她好得那么快,否则岂不是白费了我这番功夫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秦夫人已经带着秦桑到了门口。秦桑的哭声已经传来,接着就是秦夫人的声音:“洛先生,洛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唐云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出门来看,问道:“公主,夫人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洛先生,公主今晨开始不知道怎么了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秦夫人焦急地说,“先生圣手,还望救救公主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佯装焦急地点点头,说:“公主,夫人,快屋里请,在下为公主号脉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带着秦桑进了屋子,秦桑哭着坐下来,伸出手去。唐云落在她手腕上垫了一块儿白布,为她切脉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洛先生?”秦夫人问道,“公主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夫人不必惊慌,公主只是过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过敏呢?”秦夫人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唐云落摇摇头,说:“在下也不知公主是怎么过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治得好吗?”秦夫人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夫人不要担心,公主的病看似严重,实则不难医治。只不过可能需要三四天的时间,还望公主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要那么久啊!”秦桑哭喊道,“你这个江湖郎中,到底会不会治啊?难道还要本宫多受几天的罪吗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