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云泥之别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云落也觉得利用一个女子是有一些不武,可是想想玉如妍,他心下便当机做出了这个决定。为了玉如妍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    “洛先生,战英不会有什么疑难的病症吧?”秦桑看唐云落半天没有说话,有些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问,唐云落心中又确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公主放心,战先生只是水土不服,没有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桑说道:“什么没有大问题?水土不服严重的话,是要死人的……呸呸呸……本宫的意思是,战英的病能治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头道:“自然能,公主不要担心,战先生水土不服的症状不是很严重。在下会开一个调理的方子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把方子也抄一份给本宫。”秦桑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看着秦桑问道:“你要那方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桑满不在乎地说:“本宫要回去看看,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公主什么时候也通晓岐黄之术了?”呼其图有些讽刺地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笑说:“怕是公主信不过在下,要拿方子让太医们瞧瞧才可安心。公主对战先生还真是关心呢。”

    秦桑一听就炸毛了,站起来说:“洛云,你不要乱说,谁关心他啊!他才把本宫弄伤了,本宫恨他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要方子是为何?”唐云落笑着问。

    秦桑不由得脸上泛红,有些结巴地说:“本宫……本宫就是想要方子回去……想想有什么毒药可以加进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屋里的人都忍不住想要笑出来。

    唐云落写好了方子,玉如妍照着原样又誊写了两遍,一张交给呼其图,另一张交给秦桑。唐云落的方子是要交给管家那边留底子的,二人拿到的都是玉如妍誊写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不简单啊,字写得还挺俊秀。”秦桑接过玉如妍给的方子,嘟囔了一句,“你也是有才学的?”

    玉如妍屈身回道:“回公主,奴婢哪里是有才学。只不过奴婢的爹爹是个教先生,所以从小耳濡目染,识得几个字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,唐云落和呼其图又忍不住想要笑出来。陈国的翰林院大学士,怎么会是只认得几个字的呢?

    秦桑撇了玉如妍一眼,也没有再说什么,拿着方子走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秦桑,呼其图像是卸下一个大包袱一样坐在垫子上,道:“这个女人真是烦人,像狗皮膏药一样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和玉如妍实在绷不住了,都笑出了声儿来,呼其图笑着瞪了两人一眼,说:“有那么好笑吗?我说的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,小点声儿,公主刚走不远呢。”玉如妍笑道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更好。”呼其图哼道,“在我眼中,她和你就是云泥之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听后,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唐云落看了玉如妍一眼,为了不让她尴尬,故意岔开话题,说:“大汗觉得我们在秦府,有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?”

    呼其图看了唐云落一眼,说:“其实这两天我也在留意,想要扳倒秦府,能从门客身上下手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门客走了,秦园可以再招揽啊。”玉如妍抛出担心。

    唐云落冷笑了一声,哼道:“想要让他招揽不来,也不难。这一点,我们可以学学陈国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洛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唐云落冷冷地说,言语中,充满了对赵文政的不满:“他散播谣言,可是有一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说道散播谣言,灵蝉可是楚国的鼻祖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接着说:“门客们一事,我回去仔细想想。至于外面关于对秦府不利的言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想过了,可以交给五福和姜鸾他们。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大致商量了一下,呼其图就走了。

    待呼其图走后,玉如妍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:“洛先生似乎对皇上有些微词?”

    唐云落轻轻攥了攥拳,心道:若非那小皇帝心机沉重,如此中伤于你,你我也不会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,洛先生和皇上之间有什么……”玉如妍看着唐云落有些不好的脸色,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心里有些发虚,似乎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过了,让玉如妍起了疑。不过这样也好,反正是要慢慢变回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他……伤了我最重要的人。”唐云落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唐云落的神情,总觉得他这句话耐人寻味,正要细想时被唐云落打断道:“最近姜鸾他们有没有找你?”

    “哦,最近没有。”玉如妍道,“不过,我该去找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唐云落点头道。

    这边,秦桑拿着药方回到了自己院中,对贴身侍女欢儿道:“你去拿着这个到妙手堂找张大夫瞧瞧,看有无问题。若是没有,就按照这个方子抓五服上好的药材来。”

    欢儿看了秦桑一眼,点头道:“是,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个多时辰,欢儿拿着五服药材来了,说:“奴婢问过了,方子没有问题。奴婢已经按照方子抓来了药,公主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去给那个莽夫送去,就说是本宫吩咐的。”秦桑道。

    欢儿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瞅了个空儿,将姜鸾叫了出来,小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她。姜鸾想了想,说:“这个属下还是要和五福商量一下,把这个消息传回陈国,看看皇上或者李大人那边有什么指示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道:“也好,你尽快告知皇上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留步,属下有话要说。”姜鸾叫住想要走的玉如妍道,“大学士,属下听说有个叫战英的人……大学士,你以前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皱了皱眉,正在思忖要不要告诉姜鸾,只听姜鸾问道:“难道战英也是大学士的故人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战英先生他是……”一时间,玉如妍也不知如何回答姜鸾的问题了,只好说,“是,他也是我认识的一位故人。”

    真的只是故人这么简单吗?姜鸾想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