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如雷贯耳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唐云落心疼地看着揉着脖子的眼睛的玉如妍,说:“出去走走吧,这两天你也乏了。去厨房那边,拿些荷叶莲子来,秋老虎还是很猛,我有些不耐暑热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,唐云落一是想让自己出去走走,活动一下筋骨,二是去找姜鸾看看有无消息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玉如妍伸了个懒腰,笑着说。

    见到了姜鸾,带回的消息是,赵文政同意了玉如妍利用唐云落和呼其图,制造府内的摩擦。至于府外,关于秦府以及秦园的声誉,赵文政会另外派人来楚国在民间挑起言论。所派之人和姜鸾五福等人并不见面,也互相没有接触,这么做是为了双方的安全。得到了确切的答复,玉如妍这边也好着手计划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玉如妍听见有几个小丫鬟在议论,声音不自主地飘进玉如妍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听说没有,前两天叶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大半年一直在外游历,这下可好,总算能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听,这小蹄子春心动了呢。叶公子就是回来了,和咱们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有关系了?难道看看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叶公子那种仙一般的人,哪是我们配看的?”

    玉如妍怀着疑惑的心情想着:她们口中的叶公子,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正走着,玉如妍就听见后面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:“姑娘,几日不见,不知姑娘答应在下的东西,可做好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回头看去,几日前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,正站在不远处笑看着自己。玉如妍这才留意到他的样貌,斜飞英挺的剑眉,眸深邃如水,棱角分明的轮廓,修长高的身材,是极其清朗俊雅的容貌。难道刚才那些人口中议论的人是他?若真的是他,玉如妍能想到那些丫鬟为何要那么说,眼前的人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失礼了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那人笑着说:“无妨,在下今日特意来秦府,想看看姑娘的衣服做好了没有?姑娘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玉如妍笑着答道,“奴婢已经做好了。只是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,没有办法亲自送到府上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怎敢劳烦姑娘亲自来送,我这不是来了吗?在下叶颂,姑娘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叶颂?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时,玉如妍的表情有瞬间的僵硬。

    叶颂的大名整个中原如雷贯耳!

    他真的是那个叶颂吗?玉如妍看着眼前的人,心中升起一阵疑惑。真的是自己听说的那个人吗?

    叶颂究竟何许人也?

    他是楚国第一美男子,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。相传,他三岁识万字,五岁能作诗,七岁能写赋,十岁时文章已经得到了翰林院的认可,《春雨》《秋叶》两赋名扬天下,皇上特封了一个状元给他。楚国皇帝原本想拜他为相,可是他天性散漫,不愿意涉足朝廷,一直云游四海,交往甚广。

    在中原诸国,玉如妍十三岁以女子之身成为一国太傅,虽然被人传成佳话,但因为女人的身份也一直被人诟病。直到后来因为赵文政的“手”,玉如妍几乎声名狼藉,可是叶颂则是一直保持着贤名。叶颂家财万贯,乐善好施,风流不羁,随心所欲,在中原诸国中,交友甚广,口碑极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颂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道:“原来是楚国鼎鼎大名的叶公子,奴婢眼拙,居然没有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颂愣了一笑,笑着说:“姑娘言重了,哪里就鼎鼎大名了,不过是浮云一般的虚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叶颂自谦的话,让玉如妍已经确定了,眼前之人就是名震中原的楚国才子叶颂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可以在那边凉亭稍作休息,奴婢马上将衣服取来,赠与先生……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跟着你去就行。”叶颂道,“正好我也想拜会一下洛先生,我听说他治病可是一把好手呢。”

    听叶颂这样说,玉如妍也不好阻拦,带着他来到了唐云落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来客人了。”玉如妍浅笑着引叶颂进门,看见唐云落正坐在那里看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唐云落笑着说,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叶颂和唐云落互相行礼,唐云落请叶颂落座,笑着问:“在下洛云,不知先生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岂敢。”叶颂笑道,“在下叶颂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微微一愣,恍然道:“先生莫非就是楚国第一才子叶颂?”

    叶颂爽朗地笑道:“什么第一才子,不过是个没用的生而已。哪里比得上洛先生,一手的好医术,治病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过誉了,在下其实只是个江湖郎中。”唐云落笑道,“不过机缘巧合得到了秦大人的赏识,收为门客。”

    “要这么说,在下也不过是一个云游四海的浪子而已。”叶颂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玉如妍已经沏好了茶,端来了两盘糕点放在桌上,笑着说:“两位先生请用茶。天气尚热,奴婢准备了莲子茶,不知叶先生能不能喝得惯。”

    叶颂接过茶杯,笑着说:“自然喝得惯,云姑娘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进屋,将给叶颂做的衣服拿了出来,递上去笑道:“这是奴婢赔给先生的衣服,还望先生不要嫌弃奴婢针线粗苯。”

    叶颂接过衣服看去,无论从款式,到针线,到绣工,都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好手艺。”叶颂不由得赞叹道,“宫中的绣娘也比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奴婢粗苯,怎么能和宫中的绣娘相比?”

    叶颂看着衣服,笑着问道:“在下见姑娘的绣工和蜀绣颇有些相似,姑娘是蜀地的人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回答道:“先生果然博学。蜀绣短针细密,针脚平齐,片线光亮,变化丰富。奴婢粗浅技艺,怎么能和蜀绣相比?不过,奴婢的确是陈国人,逃荒来到楚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叶颂饶有趣味地看着衣服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“先生和秦府是何关系?”唐云落假装不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叶颂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