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邀请夜游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自己和秦府的关系?不提也罢。叶颂知道,皇上一直让自己多往秦府走动,就是希望叶家能和秦家联姻。

    叶家富甲楚国,秦家想和叶家联姻,就是看上了叶家的财产。秦府和宫中关系紧密,秦叶两家若能联姻,楚国皇室获益最大。

    想到皇上暗示的和自己联姻的人,叶颂就免头疼。

    秦桑刁蛮任性在金陵人尽皆知,要娶这么一个女人回去,叶颂怎么会心甘情愿?所以他才经常游历中原塞外,逃避这桩荒唐的婚姻。

    而庆幸的是,秦桑似乎一直对叶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偶尔在秦府见面,秦园等人故意促成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,两人只是寒暄一阵,然后就各干各的。这让叶颂心里能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叶颂淡淡地说:“家父和秦家是旧交,所以我偶尔会来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唐云落品了口茶说。

    叶颂突然提起:“对了,洛先生,云姑娘,明日晚上我在秦淮河包了一条船,不知二位可有兴趣随在下一起夜游秦淮呢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推辞道:“叶先生和朋友欢聚,我等只怕不方便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哪有什么不便的?不过就是一起喝酒、饮食、唱曲而已,在下真心希望洛先生能和云姑娘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唐云落想了想,笑着答应道,“好吧,恭敬不如从命。明日晚上我和云姑娘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叶颂高兴地说:“那我们可说定了,明日我派人来接二位去。”

    聊了一会儿天,叶颂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不想去?”唐云落见玉如妍脸色有些不好,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边收拾茶具边说:“不太想去。这个叶颂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颂怎么了?”唐云落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了一声,说:“我一时也说不上来,但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简单。单凭我送他的一件衣服上的绣工,他就能推断到我的绣法和楚国不同。唉……我就是有些心里七上八下的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我听说这个叶颂是楚国第一才子,他的聪慧肯定远在常人之上。所以能看出你绣法的不同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道:“先生说的对,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,也许人家只是那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叶颂在屋中,手捧着玉如妍做的衣服,摩挲了许久,自言自语道:“云若,你一定不只是个丫鬟吧……”

    在秦府初次遇见玉如妍,叶颂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江南出美女,叶颂这些年游历四海,也见过不少美丽的女子,形形色色,环肥燕瘦。但玉如妍第一面给他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从容貌上来看,玉如妍可以称得上是清新秀丽的美女,可和别的女子不同的是,那种与众不同的自内而发的气质。

    叶颂见过不少才女,经常和文人雅士在一起品酒论诗,文人之间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见到玉如妍的第一眼,他就断定这个女子一定腹有诗,气质如兰。可是在她身上,出了才女应有的气质外,还多了另外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感觉是什么呢?叶颂仔细想了想,一个秦府的奴婢身上怎么会有一种大将的风范,一种傲视一切的高贵,以及淡淡的、莫名的忧伤。

    她身上究竟有什么故事?看着眼前的衣服,叶颂心里模糊中似乎有了一个探究她身份的方向——陈国。

    “云若……”叶颂喃喃地念道。

    次日,挑了专门穿上了玉如妍新做的衣服,玉如妍为了配合奴婢的身份,加上不愿意引人注目,还是打扮得很朴素。衣服就是在秦府平时穿的襦裙,只在头上别了一支普通的兰花簪子。

    尽管衣着平凡,打扮朴素,可是叶颂仍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夜幕渐渐降临,此时已经是秦淮河最热闹的时候,秦淮河中行驶着数不清的花船。加上岸边灯火辉煌,一时间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玉如妍跟在唐云落身后,低着头,不注意的人真的以为她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婢女。

    可是叶颂还是在潮水般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玉如妍,不管怎么掩饰,即使不施脂粉,她由内散发的气质却怎么也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这样出色的人,怎么会在秦府做一个婢女呢?叶颂心中腾起这样一个疑问,她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叶先生,来得这么早啊?”唐云落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玉如妍在身后行礼道:“叶先生有理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着说:“洛先生、云姑娘来了,快船上请。”

    叶颂包下了一条大船,装饰豪华,船上灯火通明。玉如妍和唐云落被邀请上座,不一会儿,叶颂的朋友都来了。

    大家互相寒暄了一阵儿,就开始喝酒、吟诗。

    玉如妍不太会喝酒,此时已经有些微微的醉了,避开众人,独自上了花船的二楼上,靠在栏杆上吹风。

    白天下过一场雨,一场秋雨一场寒,晚上也凉爽了许多。玉如妍头靠着主子,微微凉爽的清风吹过,身上也有了些凉意。

    “当心伤风了,云姑娘。”

    一件玄色衣服从身后披了上来,玉如妍回头看去,只见叶颂浅笑着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奴婢有些醉了,所以出来透透气。”玉如妍笑道,“扰了先生的雅兴吧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怎么会呢?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玉如妍的头发有些零碎的发丝被吹乱,叶颂刚想帮她理顺,玉如妍已经自己笼好了。叶颂的手有些尴尬地停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是陈国人,怎么会到秦府来做婢女?”叶颂假装咳嗽了一下,打破尴尬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回答道:“我本是陈国人,家里遭了灾,一路逃荒到了楚国。秦府心善,收留了我,让我能够有瓦遮头,不用再流浪了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着问道:“看云姑娘的言谈举止,似乎不像是秦府里那些目不识丁的粗使婢女,你也读过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道:“哪里读过,只是家父是个教先生,所以从小耳濡目染,认识几个字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姑娘自谦了。”叶颂笑着说,“文人相亲,我在姑娘身上能感受到这样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自古不是文人相轻吗?何时变成相亲了?”

    叶颂答道:“相亲也罢,相轻也罢,都是文人,我对云姑娘你自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是楚国第一才子,我一个秦府的下人,怎么敢当叶先生惺惺相惜呢?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叶颂认真地看着玉如妍,勾起嘴角笑道:“在下不敢称什么第一才子,倒是有一个人在我眼中,堪称第一才女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问:“能让叶才子夸赞的女子,一定是学富五车的。”

    叶颂轻笑一声,道:“何止是学问好,我想她一定也是个品貌端庄,有大将风范的女子。虽然我从未见过,但是神交已久。如果能见到她本人,叶某此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,好在月色遮挡,没有让叶颂留意到。玉如妍心中已经隐隐感觉到,叶颂口中说的那个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奇女子?”玉如妍笑道,“难怪叶先生如此称赞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仍没有逃过叶颂的眼睛。叶颂心中更加疑惑,她那一瞬间有些僵硬的笑容是什么意思?难道她知道我说的那个女子是谁?还是,她认得那个女子?

    叶颂再一次试探道:“自然是有,不知云姑娘可曾听说,陈国曾经有一个女子,不仅才貌双全,更是出入朝堂,拜为一品大学士,成为了中原诸国唯一的女官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道:“我是陈国来了,自然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叶颂看着远处的河水,轻叹一声,说:“可惜,听说她两年多前不知什么缘故,被贬官发配,自此没有了音讯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叶先生知道那位女官大人不少事情呢。”玉如妍接话道。

    叶颂有些惋惜地说:“唉,可惜我没有见过她本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又怎样,说不定叶先生会失望呢。”玉如妍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问道:“难道姑娘见过那位女官?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怎么会呢?玉大人是朝廷大员,我是一个逃荒的女子,哪里有这等福气相见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