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落水救人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姑娘是何时家里遭灾,来到楚国的?”叶颂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大约几个月前来楚国的吧,之前一直在陈国逃荒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叶颂点点头,说,“你看,那边的景色多美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头看去,河上花船整齐地排开,映衬上两岸灯火辉煌,仿佛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。星星点点的灯光投映在秦淮河中,像是天上的繁星点点也跌落下来一般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“真美啊……”玉如妍不禁赞叹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问:“此时姑娘可有想到什么应景的诗句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是楚国第一才子,应该先生说才对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要云姑娘你抛砖引玉。”叶颂挑眉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了想,道:“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唤客尝。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。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”

    叶颂点头笑道:“是李太白的《金陵酒肆留别》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想到了什么应景的诗句?”玉如妍问道,“我已经抛砖了,等着先生的珠玉呢。以先生的才子之名,一定能在我之上!”

    叶颂看着河上繁华的盛景,喃喃地说: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怔了一下,说:“这首诗似乎和眼前的美景不想合啊。”

    叶颂叹道:“可是这繁华遮住了多少看不到的事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说话,叶颂在中原素有才名,却一直不肯为仕,只愿意云游四海,这就是他不愿意做官的原因吗?一切歌舞升平的背后,都是断壁残垣。那些统治者根本看不到百姓的日子有多么苦,一代代帝王的苛捐杂税,压得楚国上下喘不过气。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只是,他们看不到。

    他如此聪明的一个人,也一定是看到了楚国表面繁华的背后,其实已经败落不堪。所以,与其像战国时期的屈原大夫一样,为官却遭奸人陷害,以至于失望投江,还不如做个逍遥的游者。

    世间纷争,与他无关。如此也好。就让他逍遥世外,未尝不是一种潇洒。

    叶颂看着一旁若有所思的玉如妍,心中冒出了一个荒唐而又让他兴奋不已的想****是她吗?

    这时,对面不远处的花船上,突然传来一阵尖叫声,紧接着就听见“扑通”一声,似乎有人落水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有人落水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探出头,循声望去,对面一艘大的花船上,很多人在船边向下往。只见河里有一个人在扑腾,旁边的人都在惊呼求救。

    “云若,云若……”唐云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玉如妍霎时有些蒙了。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是唐云落的声音?!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。”唐云落见到在船边站着的玉如妍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,你怎么了?”叶颂也发觉了玉如妍的异样的神情,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突然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刚才自己听见有人落水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玉如妍的安全。所以不顾一切冲上二楼来看,忘记了变声。

    难道,她察觉出来了?

    这时,对面又是“扑通”一声,一个影跳进了水中,朝挣扎着的那个人游去。许多听见动静的人都来看,指着水中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快,拿棍子来!”跳下去施救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又是一怔,这不是呼其图的声音吗?

    “他怎么也在?”玉如妍看着水中问道,似乎想要看清那人是不是呼其图。

    旁边唐云落的话让玉如妍的猜测得到了证实:“这不是战英吗?他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?”玉如妍问道,“那落水的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尖细的声音……是秦桑!

    三人焦急地望去,只见呼其图带着秦桑慢慢游到了船边,船上的人忙将二人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。”玉如妍急切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叶颂道,说着不等玉如妍反应,一把抱住他的腰,带她飞到了对面那条船上。

    唐云落见状愣了一下,也忙跟着费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颂轻轻地将玉如妍放在船上,玉如妍惊讶地看着叶颂,这时只见唐云落也跟着飞了过来。玉如妍不自在地往旁边闪躲了一些,靠近唐云落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多谢叶先生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这时,秦桑已经被救上了岸,大家手忙脚乱地把她抬进了船内的小房间。

    “洛先生,你医术高明,去帮公主看看吧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点点头说: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明显的宠溺,让叶颂有些疑惑。玉如妍来秦府不久,洛云更是新来的,两人应该是主仆关系。为何叶颂在唐云落的声音和深情中,总感觉到一丝暧昧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公主怎么样了?”洛云走到小房间外面问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闻声回头,不由得身子一震,玉如妍怎么也在这儿?!

    欢儿哭着说:“公主落水了,想必受惊了。洛先生,您医术高明,求您救救公主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别急,让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焦急地在门外等着,唐云落和欢儿在屋内救治,呼其图着脸,尴尬地不停地看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“云若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呼其图小声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应叶先生的邀请,陪洛先生来的。战先生,你来便来了,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来。”呼其图有些委屈地解释着,“都是那个女人非要逼着我来,结果来了却不好好待着,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打断呼其图的话问道:“公主怎么会突然掉进河里了?”

    呼其图紧皱眉头不耐烦地说:“那个疯女人也不知抽什么疯,非要我在船边陪着她喝酒赏月,还要我亲自帮她擦掉沾在衣领的酒。我怎么能做这种事?就和她吵了起来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了一声,说:“战先生,公主性子骄横些是正常的,你怎么不让让她呢?”

    呼其图想也没想,冲口而出:“公主又怎样?你也位高权重,怎么不见你骄横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