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原来是你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呼其图突然发现自己失言了。而且玉如妍即使曾经位高权重,终究是穷苦出身,又为人臣子,怎么会有到骨子里的骄横呢?

    关于秦桑的事情,叶颂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可是听见呼其图说了一句“你也位高权重”,让叶颂突然有种更加强烈的感觉!

    看样子,玉如妍和呼其图是认识很久的人。玉如妍的身份是秦府的婢女,为什么呼其图口中会说出她“位高权重”的话呢?一个婢女,身份何来的“位高权重”?

    而且看呼其图说话后戛然而止的样子,放佛是说错了话,不敢继续往下说。那么这也充分证明了一点,就是呼其图的话是真的!

    要说一个女人,能用“位高权重”这样的词来形容,要么是皇室之人,要么就是……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她?!

    叶颂快速地瞟了玉如妍一眼,见她面色有些尴尬,依旧担心地看着屋内。呼其图则像是做错了事一般,低头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又给你添麻烦了吧。”呼其图叹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我没什么,只怕先生以后的日子,就不好过了。公主性子骄横,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,你相国秦大人会怎么处理吗?”

    呼其图突然有些慌了,问道:“难道……他会定我的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玉如妍叹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有些懊恼地说:“定什么罪名我都不怕,只怕会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颂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两眼,难道这个战英对她……

    她究竟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叶颂轻轻咬了咬嘴唇,把从两人相遇到刚才的始终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衣服上刺绣的手法,和蜀绣有些类似,而且如此精良的手艺,不像是个平民女子所能达到的。那么,她一定是在官宦人家,甚至皇宫之中待过。她谈吐不俗,虽然只是说自己是个教先生的孩子,略懂些文字,可是那种腹有诗的气质已经深入骨髓,也怎么也掩藏不住。还有,她身上的贵气,那种俯视一切的气度,也不可能是一个婢女所有!

    最明显的证据,就是刚才呼其图慌乱中说出的“位高权重”,一个“位高权重”的女子不可能是秦府的下人,她是谁?

    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只有她!

    那个中原诸国中,唯一的女官——玉如妍!

    她曾是陈国的内大学士,陈国皇帝的辅政大臣,只有这样的身份,也才能称得上是“位高权重”。

    叶颂心中已经确定了,眼前这个秀美的女子,就是中原传说的那个女官。

    玉如妍,真的是你吗?

    叶颂定定地看着她的侧颜,想着,你不是在陈国吗,怎么会来楚国的秦府做一个婢女呢?

    她曾经因为流言身败名裂,继而被贬官发配,失踪了许久,结果出现在了楚国。那么也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是她真的走投无路,逃往楚国。另一个就是,这一切都是陈国皇帝的精心安排。

    如此,她在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——细作!

    原来,她是陈国皇帝派来的人!叶颂不禁轻叹了一声,如此才华横溢的女子,为何要千里迢迢来到楚国,做这样危险的事呢?这就是帝王的权术吗?

    自然是!正因为如此,叶颂才如此厌恶官场,厌恶和皇室的人打交道。他们总是想着自己的权位,想着自己的一切,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别人牺牲了性命,甚至更多换来的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    这时,房间的门打开了,玉如妍忙上前问道:“洛先生,公主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淡淡地说:“她没事,你不用担心了。折腾了这么久,天色已晚。叶先生,我想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叶颂说,“原本以为大家还能开开心心地再继续喝酒谈天,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。这样吧,我送公主回秦府,洛先生就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好,那就有劳叶先生了。云若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桑的声音从屋内传来:“战英,你这个混蛋,你给本宫滚进来!”

    呼其图刚想和唐云落、玉如妍一起回去,就听见了秦桑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叶颂浅笑一声,说:“战先生,不好意思,只怕你还要再多留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呼其图看看玉如妍,心有不甘地说,“我知道了。云若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着对玉如妍说:“姑娘放心,我保证大家都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在叶颂的劝说下,唐云落陪着玉如妍回了秦府。

    路上,两人一直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快到秦府时,唐云落这才开口道:“今天我真的吓了一跳。我在一楼听见有人喊落水了,我差点吓得魂儿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洛先生,我有一件事要问你。”玉如妍突然站住脚步,盯着唐云落的眼睛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问吧。”唐云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发问弄蒙了,但是心里却莫名地七上八下起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唐云落的眼睛,问道:“先生,你现在说话的声音,是你本来的声音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身体不禁微微一抖,难道是刚才自己冲上去的那一声,被她发现了端倪?如果她真的怀疑,那我现在要不要告诉她呢?

    “在下不懂姑娘的意思。”唐云落想了想,还是决定暂时装傻,试探一下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眼神有些飘飞地看着远处,说:“没什么,就是你在船上叫我的那一声,我总觉得声音很熟,和你平常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。”唐云落笑着打马虎眼道,“人在情急之下,难免声音和平时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淡淡一笑,道:“我出了事,先生就这么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唐云落想也没想就答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怔了一下,笑着说:“姑娘出事,在下怎么会不担心呢?所谓关心则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玉如妍打断唐云落的话,问道,“先生是不愿意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吗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