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悲凉之音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为了爱一个女人,抛下一切,甚至自尊来秦府,现在还要给公主下跪认错,只是为了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情深义重,欢儿都觉得羡慕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呼其图,甚至洛云,叶颂也对她另眼相待,玉如妍究竟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呼其图身材壮硕,脾气耿直,一看就是北方的大汉,能让硬汉服软的,难道不是他对玉如妍的深爱吗?

    看到呼其图如此“顺从”的举动,秦桑倒是出乎意料,但心里也美滋滋的。以为呼其图是因为自己才会服软,脸上的得意怎么也掩藏不住。

    欢儿看到秦桑的样子,心里早就明白了八九分,只能暗自感叹自家公主的“傻”。

    秦桑道:“既然你知错了,本宫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。这件事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公主大量。”呼其图肩膀微抖,看样子是在极力忍耐。

    “今日本宫还要好生养着,你且下去吧。”秦桑面带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呼其图走后,秦桑拽了拽欢儿的手,笑着问:“欢儿,本宫问你,你觉得那个战英怎么样?”

    欢儿心里早就明白秦桑想要问什么,可是在秦桑面前,欢儿还是假装笨拙,以显示出秦桑的“聪明”,这才是真正聪明的奴婢。

    “战先生?人很爷们儿,很实在,长得也英武。”欢儿笑道。

    寝室那个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说:“这个自然,还用你说?你这笨丫头,我是问你,你觉得战先生怎么样嘛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明白公主的意思。”欢儿继续装傻道。

    秦桑瞪了她一眼,说:“还是本宫的心腹呢,这点儿心思都体会不到。难道你不觉得,战先生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桑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欢儿假装吃惊地笑了笑,小声问道:“公主,您的意思是……难道您对战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,那个战英也没什么好的。”秦桑嘀咕道,“对女人一点儿也不体贴,对本宫也是凶巴巴的,哪里像金陵城其他的富家公子,对本宫千依百顺?就连那个叶颂,他也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欢儿聪慧地顺着秦桑的话,说:“可是,那些只会花言巧语、讨巧哄骗女人的男人,公主真的会心动吗?要是真的,公主早就出了,不管是别人,还是叶公子。”

    秦桑揉了揉手帕,笑着说:“那倒是。那些花言巧语的人,能用话哄本宫,也能用话哄别的女人,所以本宫才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公主想必是看中了战先生朴实的品质。”欢儿看着秦桑的脸色道,“战先生这种人,才是实实在在过日子的人。公主真是好眼光。”

    秦桑轻叹了一声,往身后的软垫上一靠,道:“其实本宫不是不知道,家里一直想撮合我和叶颂。可是本宫就是不喜欢那些读的酸腐文人,许是这种人太多了缘故。叶颂呢,人品样貌都算上乘,可是本宫偏偏不喜欢,而且本宫也看得出来,叶颂对本宫也是淡淡的。这样也好,省的日后还要为这些事情烦心。那个战英的确是男子汉,可是就是太不解风情了。”

    欢儿笑着说:“既然公主看中的就是战先生的‘不解风情’,那公主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秦桑笑道:“你这丫头虽然笨,说出的话有时候也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欢儿心中暗叹,战英哪里是不解风情?为了云若可以屈尊如此的人,是情入骨髓才是。他的“不解风情”只是对你罢了。

    那边,秦桑沉浸在对呼其图的假想中,这边,呼其图却心酸地站在远处,看着院中“情意绵绵”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云若,你快来看,芙蓉花开了。”早上起来,唐云落惊喜地看到了院中的芙蓉花都开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我早就发现了,正要告诉先生呢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走下台阶,看着盛开的芙蓉花,说:“今年的芙蓉花,似乎开得格外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像是一夜之间的事。”玉如妍笑着说,“昨天还是花骨朵呢,今天一下就开了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问:“不知云姑娘可还记得,在下曾经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生是指什么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玉如妍的样子,心中暖暖的感觉涌了上来,说:“在下曾说,如果姑娘不嫌弃在下,今年芙蓉花开时,在下陪姑娘弹琴唱歌,聊表慰藉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了点头,笑道:“是啊,不久前先生确实这么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芙蓉花开得甚好,在下就陪姑娘弹琴唱歌,好吗?”唐云落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搬出琴来,放好后坐下,笑着问道:“姑娘想唱什么曲子?”

    “《雉朝飞》吧。”玉如妍略带忧伤地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唐云落也不再劝阻,双手开始弹起了《雉朝飞》的曲子,玉如妍轻声唱道:“麦陇青青三月时,白雉朝飞挟两雌。锦衣绮翼何离褷,犊牧采薪感之悲。

    春天和,白日暖。啄食饮泉勇气满,争雄斗死绣颈断。《雉子斑》奏急管弦,倾心美酒尽玉碗。枯杨枯杨尔生稊,我独七十而孤栖。弹弦写恨意不尽,瞑目归黄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日子,姑娘何以唱这样悲伤的曲子,听得人心碎?”叶颂笑着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转身擦掉眼角快要掉下来的泪水,说:“没有,就是看见芙蓉花开了,想唱几句。”

    叶颂和唐云落互相行了礼,叶颂笑着说:“今天这么好的日子,不要唱这么悲伤的曲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唱什么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,也不答话,从身后拿出一支萧,开始吹了起来,玉如妍听去,是汉代古曲《凤求凰》。唐云落坐下来,笑着弹琴,和叶颂的萧声和在一起,婉转动听。

    “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……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”玉如妍轻声和唱道。

    一曲毕,叶颂拍着手笑道:“刚才的画面要是有人能画下来就好了,云姑娘都不知道那情景有多美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不一定就要现场画,听说叶先生画技艺高超,可否劳驾先生就把今日之景画下来?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