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把酒言欢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说:“在下当然愿意。云若姑娘,不论过去有多少伤心之事,云若姑娘,今日芙蓉花开是个好征兆,就暂且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就听叶先生的。”玉如妍笑着说,“我中午准备些好酒菜,叶先生就在这里吃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附和道:“是啊,昨日没有尽兴,叶先生赏脸,和在下小酌几杯。可好?”

    叶颂爽朗地笑道:“自然是好,在下求之不得呢!”

    远处的呼其图终于走了过来,笑着说:“你们聚餐小酌,就不要我了吗?云若,你这可是偏心哪!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嗔怪道:“战先生这话是在怪我了?就算先生不来,我也回去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今日我们四个好好聚聚,弥补昨日之憾,谈天说地,不用拘泥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领来了份例,按照自己和唐云落的口味,做了几样可口的小菜。唐云落细心地走进厨房,为玉如妍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君子远庖厨。”玉如妍笑道,“先生还是和战先生、叶先生他们去下棋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已经挽起了袖子,笑着说:“谁说男人就不能下厨?我就不赞同这样的说法,他们两个正在下棋呢,我左右也是闲来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把菜洗一下吧。”玉如妍笑道。

    经过一通忙碌,午饭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叶颂和呼其图看去,几样爽口小菜端上了桌。众人看去,是香油拌野菜,黄金豆腐,清炒虾仁,松鼠鳜鱼,还有一个荤素搭配的锅子。

    “云若姑娘竟有这样的好手艺?”叶颂不住赞叹道,“光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呢!”

    “那叶先生就多吃点儿啊。”玉如妍笑道。

    四人落座,唐云落搬出了一小坛女儿红,给没人斟上了一小杯酒,说:“这是秦大人给的,大家尝尝。”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后,叶颂夹了一筷子松鼠鱼,尝了尝,笑着说:“云姑娘的手艺真是堪比宫中的御厨啊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是恭维我,还是真心夸我啊?”玉如妍笑着问。

    叶颂无奈地笑道:“瞧瞧,云姑娘就是看不到在下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说得一桌子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夹了几口菜,细细咀嚼了一下,还是玉如妍以前的味道。在陈国的时候,玉如妍经常下厨做菜,虽然成了自己的“奴婢”,但是以前也没有怎么注意菜的味道。今日回味起来,唐云落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    三日入厨下,洗手作羹汤。

    唐云落有多久没有在意过这样熟悉、亲切的味道了?

    看了看玉如妍秀气的侧脸,唐云落心中有些酸楚。什么时候,才能回到我们无忧无虑相爱的那段时光?

    叶颂笑着说:“就这么干喝太无趣了,不如,我们来行酒令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来行酒令!”玉如妍笑道。

    叶颂提出的行酒令,倒是勾起了玉如妍的回忆。

    以前在陈国宫中时,陈文帝和几个皇子一起吃饭,也行过酒令。自己当时也在场,就一起玩了一回。那次的酒令是续句,众皇子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那也是自己在宫中玩得最开心的一次,那时没有皇帝臣子,没有夺嫡争位,没有权利倾轧,只有兄弟父子间的亲情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问:“云姑娘想行什么酒令?”

    玉如妍想了想,说道:“随便啊,什么都好,先来个拆字吧!”

    “云姑娘先来吧。”唐云落笑道,宠溺地看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了想,说:“那我就抛砖引玉,工字本是工,加力也是功。除却功边力,加系便为红。古诗云: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笑着瞟了唐云落一眼,说:“下一个就是洛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嗯……单相本是相,加点也是湘。除却湘边点,加雨便为霜。俗语云: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。”

    说完,唐云落笑着看向叶颂,叶颂点头道:“平字原是平,添草也念苹,除去头上草,加言则成评。请看:评头品足,各有所长。”

    最后轮到呼其图,呼其图笑着摇头道:“我是个粗人,哪里玩得了这些文人的游戏?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你随便说一个就好。”玉如妍鼓励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只能笑着说:“宗字原是宗,加扭丝为综,不要扭丝旁,落足便是踪。江湖人:浮萍飘影,来去无踪。”

    一轮下来,大家竟然没有人受罚,只好每个人引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第二轮,叶颂先开始:“曾字本是曾,加土便念增,除去土字旁,加人变为僧。诗云:礼佛敬心敬佛礼,僧修心经心修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接着道:“涓字本是涓,水却鸟临便为鹃,鹃旁青鸟远去矣,仁心丽人好秀娟。苏子曰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清字本是清,水流东海便为青,若听情人知心话,有心在旁却有情。诗云:“东边日出西边晴,看似无情却有情。”

    轮到了呼其图,呼其图道:“有口也是和,无口也是禾,去掉和边口,加斗变为科。诗云……诗云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拍着手笑道:“战先生输了,罚酒罚酒!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自罚了一杯,说:“在下早就说了,不擅长玩这样的游戏。我们玩些简单的,比如,蚕是天下冲,鸿是江边鸟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这是拆字,我们也可以拆字、合字。”玉如妍笑着说,“踏破磊桥三块石,分开出路两重山。”

    叶颂脱口答道:“山石前古木枯,此木为柴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也紧接着说道:“品泉茶,三口白水;竺仙庵,二个山人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说:“寸土为寺,寺旁言寺,诗曰:明月送僧归古寺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抿了一口酒,笑道:“可人何当来,千里重意若,永言咏黄鹤,士心志未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用胳膊轻轻捅了捅唐云落,唐云落笑着接道:“日月明朝昏,山风岚自起,石皮破仍坚,古木枯不死。”

    叶颂也笑着接道:“嗯……鸟入风中,衔去虫而作凤马来芦畔,吃尽草以为驴。”

    轮到呼其图时,呼其图想了想,还是被玉如妍调侃道:“战先生又要罚酒了,这次要罚三杯。”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