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静观其变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呼其图宠溺地看了玉如妍一眼,说:“你明知道我最不擅长这些,还要玩文人的游戏。我这个榆木脑袋,怎么能和你们三人相比?也罢,今日之酒甚醇,我多喝几杯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把酒言欢,一直玩到了下午,玉如妍已经醉了。脸蛋殷红,眼神迷离,手托腮靠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唐云落见她这般,笑着说:“云若,我扶你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睡觉吗?”玉如妍舌头有些发直了,说,“好吧,我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轻轻抱起已经快要睡着的玉如妍,像呵护稀世珍宝一样,慢慢走回她的房间,将她轻轻放在塌上。

    “云落,是你吗?”玉如妍喃喃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,如儿,我回来了。”唐云落轻抚玉如妍两鬓的发丝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已经闭上眼睛,口中轻声呓语,转过身去睡了。唐云落轻笑了一声,为她盖好被子,笑着请问了一下她的面颊,关好门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房中,呼其图和叶颂正在喝酒谈天。

    叶颂佯装不经意地问道:“洛先生似乎很疼云姑娘啊!你们之前就认识?”

    呼其图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唐云落笑着说:“我自然很心疼她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是啊,云姑娘和秦府其他的人不太一样,难怪先生会对她另眼相看。战先生,你也是吧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一样。”呼其图含糊地答道。

    看他们两人刻意隐瞒的回答,叶颂心中暗笑,这个女子自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秦府中,竟然有这样有才学的奴婢,半年多没回楚国,还真是没有想到呢。”叶颂笑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淡淡地说:“叶先生没有想到的事情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颂挑挑眉问道,“还有什么是我没有想到的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反问道:“叶先生以为呢?”

    叶颂大笑道:“洛先生,你能想到的,在下都想到了。你想不到的,在下也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也是聪明人,一听就知道二人话中有话,自己也不吭声,只是低头喝着酒,听二人还要怎么继续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是楚国第一聪明人,自然能想到很多旁人想不到的。”唐云落含糊地说。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是啊,你们二位我自然是想不到,不过云姑娘可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什么意思?”呼其图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二位不要疑心。今日能结交二位朋友,在下自然开心。”叶颂突然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呼其图装作不经意地说:“如果叶先生是想要对云姑娘不利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叶颂笑道,“在下无论怎样,都不会对一个女人做什么。今日答应过云姑娘,要为她画一幅画。时候不早了,在下也要回去作画了。总不能失信于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也不挽留,笑着站起来送道:“既然如此,在下就不留先生了。先生慢走。”

    叶颂也起身回礼道:“多谢洛先生的款待,谢礼一定送到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他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叶颂走后,呼其图看着唐云落问道,“他是要对云若不利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眉头深锁,半晌才叹道:“依我看,他八成是猜到了云若的真实身份,所以才会试探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呼其图不禁低吼道,“他知道云若是陈国的……他是怎么知道的?谁走漏了风声?”

    唐云落摇摇头,说:“这我就不得而知了。按理说,云若和他也就见过几次面,他可能是凭借什么蛛丝马迹查到的吧。这个人的聪明,天下闻名,猜到什么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他闻不闻名我不在乎。”呼其图说,“既然他猜到了云若的身份,就是云若最大的威胁。这个人,坚决不能留!”

    唐云落侧头问道:“战先生想怎样?”

    呼其图冷冷地说道:“那就不用洛先生费心了,我自会处理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?”唐云落说,“他知不知道云若的真正身份还有待商榷,难道战先生就迫不及待做掉他吗?”

    呼其图道:“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这样的聪明人,心思是最难猜的。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走哪一步棋,会连累云若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则摇摇头,说:“依我看,我们倒是可以静观其变。或者说,在我们不清楚他是何目的时,我们如果贸然行动,反而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么干等着?”呼其图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怎么会呢?我们对云若最好的保护,就是快些扳倒秦府。这样即使她的身份被揭穿又如何?你我还护不了她吗?”

    叶颂刚才的话,明显是在暗示唐云落什么,唐云落能够想到的,也就只是他已经猜到玉如妍的身份这一点。

    由此,唐云落不得不佩服叶颂的聪明。虽然不知他是从哪些蛛丝马迹发觉的,但是玉如妍身上特有的气质,确实不像是一般的粗使婢女。叶颂同样是文人才子,对玉如妍是有一些感觉的。

    可是从表面上看,叶颂似乎并没有要对玉如妍不利的样子,这让唐云落有些放心,又有些酸酸的。不论怎么看,叶颂言语间,似乎都有些暧昧,好像是对玉如妍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云落既幸福又吃醋。幸福的是这样的女子,是自己的妻子,吃醋的是,这么多男子都对玉如妍动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洛先生这么说,在下就相信你。”呼其图道,“这段时间过得太清闲了,我是要好好想想,怎么才能扳倒秦府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看着呼其图离去的背影,浅笑道:“或许快了,秦桑就是秦府最大的漏洞。”

    秦桑对呼其图明显的好感,让唐云落隐隐中似乎找到了突破口。或许秦园多年在官场,还学会了一丝圆滑,但是秦桑可以说毫无心机,要想利用她实在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原本唐云落是想利用呼其图,有意接近秦桑,好对自己扳倒秦府的计划有利。但又怕玉如妍觉得此举太过卑鄙而一直不敢提起,现在看来,不用唐云落去鼓动,秦桑就会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整整睡了大半日,次日的清晨才醒来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