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据实相告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秦桑那个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放心,那些闲言碎语,皇帝姐夫才不会理会呢。只要陈国使臣一走,咱们就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欢儿轻叹了一声,看着秦桑“天真无邪”的样子,似乎也感觉到了秦府的岌岌可危。这一切,会和眼前的人有关么?

    呼其图意味深长地看了欢儿一眼,邪魅地一笑,欢儿知道,他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多事。

    欢儿不禁心里苦笑了一下,想道,我一个卑微的奴婢能做什么?秦府到了悬崖边,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。秦大人这些年做的那些龌龊事楚国没有不知道的,只是有人摄于他的势力不敢说罢了。

    最近金陵关于秦府的谣言,就算是战英等人刻意制造的,可是那些不也是事实吗?秦大人克扣皇上的贡品不是一次两次了,卖官鬻爵也是经常的事,这又怎么能怪到别人头上呢?

    欢儿明显地知道,云若、战英、洛云都不是一般人,并且大有来头,目前秦府已经岌岌可危,是这些人的谋划,也和他们没有关联。秦园的所作所为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次陈国来访,或许就是秦府倒台之时,也正是知道这个原因,战英才会对公主这么“殷勤”吧。因为他知道,不过两日的忍受就够了。

    欢儿望了望窗外,时值深秋,树叶已经飘零。

    这难道是一种预兆吗?意味着秦府也走到了尽头,或者整个楚国都走到了尽头?欢儿苦笑一下,我一个女婢,就算真的看到了这一切,能挽回什么呢?

    欢儿看了呼其图一眼,告诉他,自己不会多管闲事的。不管秦府怎样,公主怎样,自己都只是一个下人。

    如果秦府真的落难,自己不论被卖到哪里,都只是一个下人。

    呼其图看了看欢儿,心想,这个丫头还算聪明,如果秦府落难连累到他,自己倒是可以想办法收留他。

    陈国使臣马上就要到了,整个秦府都在忙碌地准备着,这次陈国使臣要住在秦府,楚国皇帝应允了,并且说也要来秦府和使臣饮宴。

    秦府这两日可以说是忙得如火如荼,甚至是盛极一时,朝中一些弄臣看到秦园如此得到重用都纷纷来巴结。然后,聪明的人都看到了这繁盛背后,由盛转衰的一面。

    或许,就在那日,秦府就会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玉如妍最近也被管事的嬷嬷抽调去做一些针线活儿,忙得没日没夜。唐云落和呼其图看了,心里不禁心疼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夜,玉如妍拖着疲惫的身子正要回房,手臂被人一拽,拖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玉如妍刚要喊出来,只听那人说:“云若,别怕,是我!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头看去,问道:“叶先生,这么晚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叶颂抓着玉如妍的胳膊道,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叶颂带着她出门上马,不顾玉如妍的反抗还是强行将她带走。到了秦淮河边,叶颂才下马,抱玉如妍下来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深更半夜把我带到这里来,是要做什么?”玉如妍有些警觉地朝后退了一步,问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了笑,往玉如妍的方向靠了一步,问道:“陈国使臣要来了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叶颂这一句没头没尾的问话弄得不明所以:“叶先生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叶颂轻叹了一声,想了想,还是直说: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我也就不拐外抹角了。这次陈国派了使臣来楚国,点名要住在秦府,呵呵,这不是很不正常吗?使臣应该住在驿馆,商议国家大事也应在宫里,他们来秦府,难道不是冲着你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瞳孔有一瞬间的震动,好在晚上月光朦胧,叶颂应该没有看到。可是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?!

    不会吧,我是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?玉如妍微微皱眉,仔细回想。自己和叶颂的接触,也就是在花船那一晚最多,难道是那天自己说了什么话,让他起疑了吗?

    叶颂轻笑了一声,说:“不用想了,我什么都知道了,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”三个字一出口,玉如妍抬头盯着叶颂,笑问道:“叶先生是在叫我么?”

    叶颂笑得更爽朗了,说:“玉如妍大学士,不用怕,我不会揭穿你的身份的。至于你来秦府的目的我也很清楚,你们陈国来使的目的,我更清楚。所以,你就不用掩饰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看样子,叶先生是算无遗策,绝顶聪明的人了。既然如此,叶先生要怎么做呢?杀了我,还是把这一切告诉你们楚国皇上和秦园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真这么做,大学士你还能在秦府好好待着吗?”叶颂笑道,“大学士,难道你就不好奇,你是什么时候露出马脚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好奇?”玉如妍装作不好奇的样子,笑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得更爽朗了,说:“大学士,小生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,请大学士一起走走?”

    既然叶颂已经摊牌,表明知道玉如妍的身份,这样玉如妍不用猜测,跟着他走也无妨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叶颂牵着马,两人沿着秦淮河畔走着。

    “走了这么久,叶先生难道没有话跟我说?”玉如妍走了一段儿,叶颂一直沉默着,玉如妍只好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叶颂反问道:“大学士难道不好奇么?我是怎么看出来你身份的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是天下第一聪明人,看出我这不奇怪。我正在等叶先生为我抽丝剥茧。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其实,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有种感觉。那时,你虽然是秦府的下人,可是身上却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,那一瞬间我就有感觉。或许,这就是文人之间的心心相印吧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玉如妍问道,“你就只凭感觉吗?”

    叶颂道:“自然不是。真正让我怀疑的是你给我做的那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?”玉如妍疑惑地看着叶颂,是那件衣服露了马脚吗?衣服上有什么呢?

    “姑娘是否记得,那****拿到你给我的衣服,就说你的针法和蜀绣相似?”叶颂提醒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猛然想起,当时叶颂确实是这么说过,只不过被自己遮掩过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