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暴风雨前
    一秒记住小说网.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,就是玉如妍了。”玉如妍笑道,“叶先生答应我们,会在楚国接待陈国使臣的那天,一起发难,一并铲除秦园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话很明确透露了两个信息,一是叶颂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,二是叶颂会帮忙铲除秦府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说:“我知道二位都有些不信,毕竟我是楚国人。可是像秦园这样的奸诈小人,若是不早些铲除,受难的岂非是我们楚国的百姓?大学士不辞劳苦,委曲求全来我们楚国清除奸党,在下自然要助她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如何相助?”唐云落问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着说:“我楚国虽然风气糜烂,但是朝廷中仍有不少正直众臣,一直以秦园为敌。在下会联络这些人,说服他们,并用他们手上搜集的秦园的罪证,在你们发难的时候,加一把火。内外夹攻,在下不信秦园不倒。”

    一言闭,呼其图和唐云落对望一眼,脸上的表情微变。

    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唐云落冷冷地问,“正如你自己所说,你也是楚国人。”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洛先生,换作是你,难道你愿意看着自己的国家,毁在这种人的手里吗?”

    呼其图也问道:“我听说叶先生是楚国第一闲散之人,从来都不参与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,怎么今日突然要清君侧,锄奸佞了?”

    叶颂直截了当,笑着说:“因为你们玉大学士。一个女子尚且能为国家忍辱负重,何况我一个七尺男儿呢?”

    “听叶先生这么说,是知道我们云若来楚国的目的了。”唐云落问道。

    叶颂笑道:“自然,就和当年楚国的灵蝉一样。不过灵蝉对你们陈国的所作所为,我是知道的。可是大学士不一样,虽说也是细作,但是她扳倒的人确是我们楚国的窃国大贼。”

    “云若,你看……”呼其图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我自然相信叶先生,虽是第一闲散之人,尚有一颗赤子之心。何况陈国的人过两天就到了,叶先生就算想要去弥补什么,只怕也堵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大学士聪明。”叶颂称赞道,“明日我就去联络各个朝臣,天不早了,在下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看着叶颂离开,忙问:“云若,你真的信他?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最后一步,不能平白就毁在这个叶颂手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先生放心,叶颂是个聪明人,倘若他此时捣乱,不仅不能挽回秦府的危难,自己也会落得个凄惨下场。如果他真有不轨之心,陈国会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次日,陈国的使臣虽然未到,但是先头部队已经带着礼物和拜帖到了秦府。

    秦府张灯结彩,迎接陈国使臣。

    陈国的使臣团先头部队带着一堆东西已经到了秦府。秦园出门接待,玉如妍怕碰见陈国的人,一直待在院子里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唐云落也怕玉如妍遇见不知内情的陈国大臣,会泄漏身份,就替玉如妍告了病假,一直在房中待着。下午的时候,姜鸾瞅了个空儿,带给玉如妍一句话:勿动静待。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,李石这次派人来陈国,肯定还策划了些什么事情。不过既然姜鸾带来的消息是让自己不要动,那玉如妍也不会打听什么。

    晚上,前院还在夜夜笙歌,玉如妍这边却显得非常闲适。

    任务就快要完成了,玉如妍此时只要等着结果就好。所以今晚,玉如妍准备了差点,和唐云落下起了棋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现在这个当口儿,我们还能下棋喝茶,有这么闲散的时候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抿了口菊花茶,笑道:“闲敲棋子落灯花,我现在其实很放松,比起刚来时候的谨慎和忐忑,想着马上就能离开了,都忍不住想要笑呢。不过难为战先生,还要陪着秦桑,不过他也快要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唐云落突然问道,“秦府倒了,你的任务也完成了。你还要回陈国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顿了顿,说:“我肯定要回去向皇上复命,然后就辞官去锦城。”

    “锦城?”唐云落的声音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在意,落下一子说道:“是啊,锦城是我夫君的家,我想去那里住。终此一生,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如此,皇上……他会放过你吗?”唐云落沉默了许久,终于说出了内心的担心。

    确认过玉如妍的心,唐云落心中甜蜜了一阵儿。这么久了,玉如妍心中自始至终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。可是,赵文政真的会放过他吗?

    对于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,唐云落从心底有些畏惧。不是因为他至高无上的权势,而是他做事的狠辣歹毒,他深不可见的城府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笑一声,说:“皇上放不放过我又能怎样?中原这么大,我要真的是躲起来,他怎么会找得到?”

    唐云落知道,玉如妍曾经辞官三年,一直杳无音讯,如果她真的想躲,也许赵文政并不一定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不知到时候,我还能不能陪姑娘流连山水了。”唐云落看着玉如妍,说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抬起头,看着唐云落的眼睛,说:“洛先生自然有自己想要做的事,做你自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问:“云若,事情结束后,你愿意我陪着你长住锦城,或者去你想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表情有些僵硬,这么久以来,自己怀疑过唐云落的身份,他对自己的过去一清二楚,可是他对自己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他时而像长者,关心自己,时而像朋友,侃侃而谈,甚至有时候,他那么像唐云落。若非因为外貌,玉如妍差点就以为唐云落并没有死,而是一直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洛云,你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玉如妍答得十分模糊,唐云落知道,或许她自己都混淆了,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边一直在歌舞升平的,想必一定很热闹吧。”唐云落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看外面,那边的喧闹和这里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玉如妍隐隐觉得,今晚的酒宴并没有那么简单,似乎陈国这边还安排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秋后的蚂蚱了。”玉如妍淡淡一笑,“明天我把行礼收拾一下,我们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唐云落温暖一笑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