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四章 形势危急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旋儿笑道:“三年前我离开朝堂时,先皇曾将遗诏放在玉镯中给我,说他日若自己有什么不测,尤其是朝中后宫有何异动,叫我将遗诏拿出,连同宗亲、朝臣铲除奸党。里面还提到了可以联合哪些宗亲,朝中要铲除的人有谁。”

    慕容玖低头思忖,据说先皇遗诏中有对左相和皇后不利的东西,难道她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我们是困兽之斗,所以我们的解药绝无问题。”慕容玖问,“那你究竟想要怎样才肯交出遗诏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谅你们也不敢给假药。先把忠诚伯和杨将军他们放了,遗诏自然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慕容玖答道。

    “玖哥哥,她……”巫若雨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慕容玖打断道:“放了他们,只要拿到遗诏,也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结果,姑且相信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巫若雨只好收回了抵在忠诚伯和杨楚亭脖子上的剑。

    “这是遗诏,给你们。”玉如妍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玖一把借住,巫若雨还是有些江湖经验,害怕杨楚亭等人趁火打劫,马上甩出一颗烟雾弹,趁机和慕容玖逃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”杨楚亭想要追上去。

    被玉如妍拦住:“杨将军,穷寇莫追!你们都受了伤,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忠诚伯说:“这两个卑鄙小人,早晚会抓住他们的。太傅说的对,你的亲兵都在镇上,我们还是先去和他们汇合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看了玉如妍一眼,点了点头,架起受伤较重的萧飞卿,一同下山。

    山下小镇中,杨楚亭的亲兵已经驻扎好了,见到杨楚亭等人平安归来,心中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可回来了,没出事吧?”副将杨俊问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说:“我倒是没什么,就是萧大人伤势较重,找大夫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俊道:“将军放心,我等已经将大夫请好了,就在主帅帐篷里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杨副将,将军和忠诚伯都中了毒,虽然吃了解药,还是让大夫再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外伤较重,好在及时包扎并且敷了解药,毒性已经解了,只需好好静养。赵玄方和杨楚亭的毒也解了,看来慕容玖他们的解药是真的。玉如妍这才稍微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杨楚亭看了玉如妍一眼,对杨俊说道:“你先下去,我们有事商谈。”

    副将杨俊刚走出帐篷,杨楚亭的枪头已经抵在了玉如妍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杨将军,您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忠诚伯和萧飞卿吓了一跳,慌忙劝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杨楚亭,勾起嘴角问:“杨将军,这是何故啊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先皇是否真有遗诏留给你?”杨楚亭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了一声:“杨将军,你的意思是,我把先皇留给我的遗诏交给了敌人,所以想取我的性命是吗?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,先把枪放下,有话好好说。”赵玄方劝说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杨将军,我若不是用一个假的玉镯骗过他们,你们能拿到解药,平安回来么?”

    杨楚亭盯着玉如妍问:“你是说你骗他们的,那个什么玉镯里,真的没有遗诏?你为何说遗诏内容又说的有鼻子有眼?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这么编,他们肯放过你们吗?”玉如妍有些怒气,“我好心好意救你,你却怀疑我。我告诉你,先皇没有遗诏留给我,就算有,怎么会给我一个早已淡出朝堂的人?”

    萧飞卿强行按下杨楚亭的枪,说:“杨将军,太傅救了我们,您不可这样怀疑她。”

    赵玄方也在一旁附和道:“杨将军,太傅若真有遗诏,必定早就赶回京城了,为何还一直待在绣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鲁莽了,太傅勿怪。”杨楚亭硬声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着脸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赵玄方打圆场道:“大家累了一晚上了,还是回去休息吧。萧大人,你现在还需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好气地瞪了杨楚亭一眼,转身走出了帐篷。在外,遇到了正在巡视的杨俊。

    “末将见过太傅。”杨俊指着右边的营帐说,“太傅,您在这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深吸一口气,说:“麻烦杨副将了,一会儿你见忠诚伯和萧大人出来了,麻烦让他们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玄方叹道:“杨将军,您这是干什么啊?这样太傅会以为我们不信任她,还请她出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京中乱成这样,我们信谁不信谁,都要慎之又慎。”杨楚亭说,“万一有什么差漏,我等就是千古罪人!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杨将军,如果你连玉太傅都不信任,是否对我和忠诚伯也抱有怀疑了?”

    杨楚亭没有接话,萧飞卿接着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各走各路!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,且慢!”赵玄方拦着萧飞卿,回头悲痛地说,“杨将军,现在大敌当前,你我几人还要互相猜忌,给敌人以可乘之机吗?”

    杨楚亭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是我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斜了杨楚亭一眼,甩袖走了出去。赵玄方也叹了一声走了,留下杨楚亭在帐中。外面,杨俊见到二人走出来,将他们引到玉如妍账外。

    杨俊禀报道:“太傅,二位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忠诚伯,萧大人,你们身体怎么样?”玉如妍问,“萧大人,你身上还有伤呢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萧飞卿笑道:“太傅,我的毒已经解了,只是些皮外伤,无碍的。您找我们来,一定是有事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了一声:“忠诚伯,萧大人,昨天见过你们之后,我还不知道京中到底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赵玄方摇头叹道:“先皇驾崩得十分突然,朝野震惊,曾有流言传出,说是先皇是被害死的。先皇初四凌晨驾崩之后,皇后让太子政在灵堂中为先皇守夜,名为守夜,实为软禁。三年前四皇子被立为太子后,你才辞官归隐。可你也知道,太子政不是皇后所出,生母又只是昭仪,皇后一直想改立亲生的三皇子为太子。于左相一直是皇后那边的,想要扶持一个懦弱傀儡为帝,好把持朝政。所以现在的事,也就解释的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政儿被软禁了……”玉如妍喃喃地说,“先皇尚有七日的丧期,今日已经第四日了,还剩三日。倘若头七一过,说不定那些人会对政儿动手,所以我们务必要尽快赶回京去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的声音传来:“赶回去又怎样?且不说这里离京中还有一段距离,就是我们快马加鞭赶了回去也是精疲力尽,能和守株待兔的奸贼相比吗?况且不管他们是废掉太子也好,改立新皇也好,他们做好了准备,而我们没有准备,胜算又有多大?”

    赵玄方点头道:“杨将军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他们既然想要软禁太子,改立新皇,就一定有所准备。我们贸然回去,说不定会掉进他们的陷阱中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杨俊的声音传来:“将军,京中急报。”

    “快拿进来。”杨楚亭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不知为何,眼皮猛地跳了几下,一股不安感腾起。

    杨俊拿着一个很小竹筒进来,递给杨楚亭说:“这是刚刚收到的京城送来的信鸽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。”杨楚亭边说边打开手中的竹筒,从中取出一张纸条,打开后看去,眉头突然紧锁。

    赵玄方问:“杨将军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杨楚亭把纸条递给赵玄方,说:“朱氏那个贱妇,居然把正在灵堂守孝的太子政强行秘密迁往永城,还矫拟了一份遗诏,改立三皇子为太子,丧期过后登基!这是要公然窃国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贱妇实在可恨!”萧飞卿骂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了想,说:“我倒认为这是无形中给我们帮了个忙。”

    忠诚伯微微皱眉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萧飞卿问:“太傅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