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九章 暗夜行刺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,既然是太子安排的,那么政儿现在一定安全了。可是看样子现在已经是早晨了,我昏迷了整整一日,也不知道外面形势怎样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情形怎样了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染春刚想回答,赵文政的声音传来:“外面一切都好,太傅不用挂心了,好些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染春行礼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摆了摆手,染春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太子……”玉如妍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微笑着坐在玉如妍床边,笑着说:“太傅筹谋得当,本宫才能反败为胜,夺回皇位。外面一切都好,皇叔和萧大人他们已经开始联络忠臣准备登基大典了,礼部也在紧张筹备着。杨将军和方将军、吴将军他们正在扫除朱氏和于氏的党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听了,心才稍微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赵文政笑着说:“太傅这几日过于操劳,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我也睡了一天,浑身酸疼,还是起来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轻笑道:“太傅,您可是足足睡了两天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玉如妍有些诧异,难道这几日真的是累着了,竟然足足睡了两天!

    玉如妍自嘲地说:“既然这样,就更应该起来了。太子,您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点了点头,对门外叫道:“染春,进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染春带着两个小宫女,手捧着脸盆和衣服进来了。赵文政出去后,三人伺候玉如妍洗漱起身。

    “太傅本就是美人儿,穿上这身官服,又多了几分英气。”染春边为玉如妍更衣边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问道:“这身衣服是我以前穿的那件吗?”

    染春笑道:“是啊,自从上次太傅辞官,这身衣服太子殿下一直细心保留着。现在太傅您回来了,太子殿下还专门让针工局的绣娘们修补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一直留着我的衣服?”玉如妍有些不敢相信,喃喃地念着。

    染春道:“当然,您走以后,太子时常拿出这件衣服来看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梳洗完毕,照了照镜子,仿佛又看到了三年前一身女官服,立于朝堂的自己。染春笑着说:“太傅,您这样出去,不知道要惊艳多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褪去了三年前的青涩,玉如妍如今淡然成熟了许多,眉宇间透着磊落的气质。经历了这次夺位之战,玉如妍不再只是以前那个卷气浓郁的女太傅,而更多的是,成了真正能够立于朝堂,搅弄风云的人。

    玉如妍缓步轻移,乾元宫一切如旧,只是没有了那个稳重温厚的男子——陈文帝。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来报:“太傅,太子殿下请您去东暖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如妍跟着来到了东暖,这是陈国皇帝的房,也是与大臣议事的地方。陈国不许后宫干政,若无官职在身,玉如妍绝不可能进入东暖内。

    踏入东暖,杨楚亭、萧飞卿、赵玄方他们都在。

    “太傅,你来了。”萧飞卿笑着问,“伤口怎么样了,还疼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道:“已经没事了。众位在这里,是要商量登基大典的事吗?”

    赵文政道:“登基大典是一部分,其实可以交给礼部去办。现在是那帮乱臣贼子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杨楚亭说:“矫诏欺君,软禁太子,意图谋朝篡位,依律应该诛灭九族。”

    “按律自当如此。”赵玄方道,“只是朱后,她毕竟是太子的嫡母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说:“没错,若是本宫一登基,就诛杀嫡母,只怕会被天下人诟病,说本宫不孝。还有三哥,若是杀了他,只怕本宫又要背上不念骨肉亲情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如此看来,软禁是最好的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点点头,赞同道:“臣也赞同太傅的说法,不如将朱后和三皇子软禁在永城,严密看守。而且太子登基,也不宜大开杀戒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道:“虽然朱氏可以这样处置,但是于炜本宫是绝对不会放过的,此等大罪,自然抄家灭族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劝阻道:“臣以为不妥。于氏有罪,自该杀该剐,可是他的家人终归是无辜的。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傅勿要妇人之仁。”赵玄方打断道,“斩草除根,才能不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还是有些不甘心,于炜一族,上下也近百口人,若是都牵扯进来,岂非平白有人被害?“太子殿下,臣以为明君除了威服,恩服也……”

    赵文政伸出手,制止了玉如妍的话,说:“太傅的意思,本宫明白,只是于氏一党,本宫是万万不能放过的!”

    “太子……”玉如妍刚说了一句,萧飞卿在身后握了一下自己的手腕,示意自己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赵文政明显有些不高兴了,皱着眉说:“登基大典的事,让礼部尽快安排,那些奸党的事,就交给刑部去办。至于这次的有功之臣应该如何封赏,让本宫想想再说。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互相看了看,行礼告退,还未走出门,就听见赵文政的声音:“太傅身子还虚,早些回偏殿休息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沉重地离开东暖,萧飞卿小声劝道:“太傅勿要怪太子狠心,这次的事若是不让太子从严处置,只怕太子心里始终有一个结。”

    赵玄方近前叹道:“太傅,对敌人千万不能仁慈。何况这次的事关系到太子的皇位,乃至陈国的未来,太子怎么可能不心狠手辣?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了点头,即使知道如此,心中总有些憋闷。

    夜晚,夜凉如水,玉如妍站在乾元宫中,望着冰凉的石阶,前方,却没有那个宽阔的背影。最后一次,她站在这里,还是三年前辞官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也和今夜一样,繁星浩淼,陈文帝低沉地问:“太傅当真要走么?”

    “皇上知遇大恩,恕微臣不能报了。”玉如妍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,仿佛和夜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陈文帝回过头来,笑着说:“若说报恩,你这七年来,陪伴朕的皇子们读,夙兴夜寐,已经够了。朕知道你去意已决,不好强留。只希望来日,你偶尔能回来看看朕,看看政儿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臣一定会回来的。”玉如妍浅笑,望着面前亦君亦友的人,却不知这一别,竟是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玉如妍含着泪,喃喃地说:“皇上,臣回来了,可是您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太傅,夜里更深露重,您还是回去歇着吧。”染春走来,看着若有所思的玉如妍,劝说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一声,拭了拭眼角的泪水,转身回房,刚躺下不到一刻钟,就隐约听见门外似乎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染春尖叫了一声,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玉如妍迅速起身,披上衣服出门来看。侍卫已经听见了喊声,正往这边赶来。玉如妍抬头看去,只见几个衣人从房顶跳了下来,一把明晃晃的剑直朝着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“太傅小心!”染春一把推开玉如妍,关上房门,剑尖绕过染春的脖颈,穿透了木门。

    “染春姑姑!”玉如妍叫道。

    只听门外大内侍卫的脚步越来越近,染春用力推开那人,大内侍卫已经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保护太子,活捉刺客!”大内侍卫将刺客团团围住,“叮叮铛铛”的声音传来,双方已经交上手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慌忙打开房门,上前急切地问:“染春姑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染春脸色有些白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!”玉如妍叫了一声,慌忙朝着正殿跑去。

    染春忙在后面拽住,喊道:“太傅不要,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正急着甩开染春,就听见赵文政的声音传来:“太傅,太傅!”

    赵文政身后,还跟着太监小木子,慌忙叫着:“太子,您慢点儿!”

    太子没事!玉如妍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玉如妍,赵文政这才放下心来,忙说:“大内侍卫听令,速战速决,只伤不杀!”说着自己也拔出剑来,挡在玉如妍面前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外面危险,你快进去!”玉如妍见赵文政护在自己身前,忙扯着他的衣服,要将他拉进屋内。

    赵文政则倔强地说:“本宫不进去做缩头乌龟。贼人有胆来行刺,就让他们来啊!本宫倒要看看,是本宫天命所绶,还是他们邪能压正!”

    一共五六个刺客,已经被陆续赶来的大内侍卫们困得死死的,根本逃不出去。未等大内侍卫的阻止,索性几个人一起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“太子,他们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拳头紧握,狠道:“混账!定是妖妇和老贼派来的,他们夺位不成,便派人来行刺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