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十三章 将军心事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家人和乐融融,带着玉如妍进了正厅,桌子上摆着六菜一汤。

    何罗衣和玉如妍都是南方人,口味清淡,今日玉如妍来,何罗衣专门做了开胃的南方小菜。玉如妍坐定看去,只见那菜是龙井虾仁、清炖狮子头、松鼠鱼、一品豆腐、白灼芥菜、清炒什锦菜,那汤是清淡的西湖牛肉羹。

    “几年未见,杨夫人还是这样手艺出众,杨元帅真有口福。”玉如妍赞道。

    何罗衣俏面一红,笑着招呼道:“到我家了就别客气,吃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笑了笑,斟了一杯酒,站起来说:“这杯酒是敬给大学士的,我想先向你道歉。那****用枪指着你,实在是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到了一杯酒,站起来笑道:“元帅不必自责,那件事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笑着说:“我夫君哪里都好,就是脾气耿直,不会说话。倘若有什么得罪妹妹的地方,还望妹妹海涵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说:“夫人这是说哪里的话?那件事不是杨元帅的错,今日与夫人您团聚,那些不开心的事就全都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自是虚怀若谷。”杨楚亭说,“也罢,往事都融在这杯酒中。”

    说完杨楚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玉如妍也笑着喝下了这杯“赔罪酒”。何罗衣给玉如妍加了一筷子鱼,笑着说:“玉妹妹,快尝尝我这鱼做的地道不地道?”

    玉如妍尝了一口,笑道:“夫人的手艺和三年前一样,一点都没差。”

    众人吃饭,一时间气氛和乐。

    饭后,何罗衣带着孩子们回房了,杨楚亭将玉如妍叫道房。

    “想必皇上已经和大学士说过了吧,关于灵蝉一事。”杨楚亭端起一杯茶,喝了一口,缓缓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是的,这件事你我和萧大人负责查探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”

    杨楚亭叹道:“当此乱世,各国之间互派质子、细作,互相攻伐都是正常的。想我陈国六皇子现在还在楚国为质,年底就要归国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六皇子赵文佑,玉如妍也不免叹道:“可怜他小小年纪,就要随贤妃娘娘去楚国为质,想必受了不少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杨楚亭说,“可怜先皇驾崩,他也没有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想到赵文佑瘦弱的身体,以前自己在时,他就经常因为身体不好不能上课,现在却要背井离乡到楚国做质子,不禁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“关于灵蝉之事,大学士知道多少?”杨楚亭见玉如妍面色阴沉,知道她都想起了六皇子,心中酸涩,忙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这个我真的不知道,我们知道的应该都差不多,而且以前先皇在时,也没有向我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放下茶杯,说:“我是军中之人,心难免粗一些,改日我请了萧大人来,他心细,或许可以帮我们找找方向。”

    房的谈话后,玉如妍带着染春去了西厢房歇息,杨楚亭回了卧房。

    “夫君这么快就回来了,怎么不多和大学士说一会儿话?”何罗衣边帮杨楚亭宽衣边问。

    杨楚亭闭着眼睛,有些疲累地说:“明日还要早朝呢,应该早些歇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轻笑道:“我还以为夫君会谈到很晚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有些困意了,打了个哈欠说:“怎么会呢,我和大学士终究男女有别。谈到那么晚……夫人似乎话中有话啊?”

    何罗衣为杨楚亭脱下靴子,将打好的洗脚水放在地上,边为杨楚亭洗脚边说:“夫君,你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的不懂妾身的意思?”

    杨楚亭低头,看见何罗衣抬头望着自己,心里越发不明白:“夫人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何罗衣低头浅笑,柔声道:“三年前,夫君没有留住大学士,现在大学士回来了,夫君难道真的就愿意放手么?不过大学士已经今非昔比,只怕她不愿意委屈自己,皇上想必也不会委屈大学士的。其实只要夫君愿意,妾身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乱说什么呢!”杨楚亭不悦地打断。

    何罗衣没有辩解,只是为杨楚亭擦好脚,出门倒掉了洗脚水,回来准备休息。杨楚亭站起来,攥着何罗衣的手腕,说:“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!也不许你去大学士面前乱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夫君的心思,妾身怎么会看不出来,你有何必自欺欺人呢?”何罗衣笑道,“妾身是正二品诰命夫人,又不是小门户里那些容不下人的人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瞪了何罗衣一眼,说了句“不知所谓”后,赌气上床睡去了。

    何罗衣轻叹一声,说:“夫君,三年前大学士突然辞官,您可是找了她三天三夜,回来又大醉一场,这些妾身都看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睡吧,天不早了。”杨楚亭有些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何罗衣接着道:“夫君,您还不愿意正视自己的心么?当初,您和先皇在出巡的路上救下她,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。夫君,其实在您心中,大学士她……”

    杨楚亭断喝一声:“够了!别再说了!”

    何罗衣只好住了嘴,宽衣吹灯,小心翼翼地躺在杨楚亭旁边。

    暗夜中,杨楚亭生气地说:“我最后警告你一次,这些话,绝不许在大学士面前说!”

    何罗衣抽了抽鼻子,委屈地说:“妾身都是为了夫君好,大学士不可能屈尊为妾,妾身可以下堂求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罗衣!”杨楚亭低吼道,“你若再说这种无聊的话,为夫就要动用家法了。你真的为我好,就不要去大学士面前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这场不欢的谈话,让杨楚亭有些失眠了。他对玉如妍的感情,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。只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,直到三年前她突然辞官。可是杨楚亭没有对她吐露半个字,因为自己有家有室,不能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初次见她,她只是个受惊的小孩子,文帝见她可怜,就将她带回京城暂时安排在自己府中。那时,何罗衣就一直照顾她,直到文帝将她接进宫中。当时文帝曾想调查她家中之事,被她拒绝,她说要靠自己的力量好好读做官,然后为父母报仇。那时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定,自己本以为是小女孩的玩笑话,直到文帝真要破格让她做太子少傅。

    当时朝中并没有女子当官的先例,遭到了群臣的反对,自己也因为保守成为反对的一员。直到她站在朝堂上,看着自己,激昂地说:“女子又如何?征战沙场的妇好是女子,仁爱和顺太姒是女子,严于修己的田稷之母是女子,女相陆令萱是女子,我凭自己的双手和努力做上官位,为家人报仇,一点也不卑微。总好过那些倚仗荫封却碌碌无为世家子弟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自己对她刮目相看。自此之后,他开始注意这个坚强的女孩,直到无意间看到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,眼角淌着泪水,才融化了自己那颗原本坚硬的心。

    “太傅,你怎么了?”杨楚亭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抬起头来,慌忙擦掉眼泪,说:“没什么,今日是我娘亲的忌日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这才注意到她一身孝服,忙说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少,你一个女子怕是不安全,我送你回去吧”杨楚亭突然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玉如妍意外地没有拒绝,点头道:“好,劳烦杨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杨楚亭突然道,“我不该反对你做官,我知道你为家人报仇的决心,是我欠缺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淡淡地说:“没关系,固有的观念很难改变,朝中之人都在反对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先聊着,言谈中,她才华横溢,气质不俗,杨楚亭渐渐开始钦佩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后来,在何罗衣的邀请下,她经常来家里做客,并且教自己的孩子简单的诗词。他对玉如妍由钦佩变成了欣赏。

    杨楚亭一直记得,那日春光明媚,她站在桃花树下,交两个孩子背诵《百家姓》。听见自己的脚步声,她偶一回顾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    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的心突然漏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朝堂上,身穿冕服的她,一脸英气比人。桃花树下,身着常服的她,娇媚动人。腹有诗气自华,她身上散发的浓郁的香之气,深深吸引着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,却在她大仇得报时,突然辞官离开。这一走,她没有告知任何人,悄无声息地走了,就像她当初不经意地闯入一般。

    自己曾经发疯似的寻找了她三天三夜,她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杨楚亭在确定自己对她的心。

    在陈国,玉如妍是一个传奇,在诸国,她成了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自此,陈国再也没有玉如妍的任何消息,直到先皇驾崩后,在小镇的绣房中,与那她重逢。

    自己用冷心冷面,甚至冲动地用枪指着她,来掩饰再次见到她的爱恨。浓浓夜色中,杨楚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