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十四章 离奇中毒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次日餐桌前,丫鬟来禀报:“老爷,大学士,夫人说身体不适,就不能来陪您了。夫人让您陪大学士用餐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脸一,心下暗道:这个婆娘,又搞这些无聊的事!

    “杨夫人怎么了?”玉如妍忙问,“昨天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她!”杨楚亭有些不悦地说,“我们还要去上朝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见杨楚亭脸色有些不对,虽然不明所以,还是没有多问,毕竟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。吃完早饭,二人一同入宫上朝,早朝过后,四位辅政大臣在东暖办公。

    乾元宫的小太监小林子突然慌慌张张的来报,在赵文政面前耳语了几句,赵文政脸色突变,只是低声说了句:“速传太医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林子又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放下手中的笔,问道:“皇上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赵文政阴沉着脸说:“刚才后宫突然来报,说奶娘突然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声叹道:“静姑姑年纪大了,难免有个身体不安泰,皇上已经派太医去过了,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传来小木子和人争执的声音,赵文政高声问道:“小木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小木子忙进来磕头道:“奴才该死,打扰到皇上和各位老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小木子又朝杨楚亭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赵文政有些生气,骂道:“小木子,有话直说,你何事也学会了这种欲言又止的毛病?”

    小木子这才说:“是前门外面的小河子,说是杨大人的家丁在外面有急事,托他给奴才传话,让奴才告诉杨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杨楚亭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小木子说:“杨大人,您的家丁说,杨夫人突然得了急病,现在不省人事了!”

    杨楚亭扔掉笔,站起来瞪着眼睛问:“什么?!得了什么急病?”

    赵文政说:“杨爱卿,你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转身行礼道:“多谢皇上体恤,微臣现行告退。”说完忙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他慌忙离去的背影,不免有些担心起来,嘀咕道:“早晨吃饭时,杨夫人就说身体不适,不想现在突然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你若是担心,也跟着去看看吧。”赵文政看出了玉如妍的关切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刚想答应,后来一想,开口请求道:“皇上,微臣请旨,能不能破例派太医去瞧瞧?”

    赵文政一口答应道:“好,小木子,你马上去太医院找李太医,然跟着大学士一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。”玉如妍忙跟着小木子去往太医院,带着太医火速回了杨府。

    杨楚亭正着急地等在门外,就听见背后玉如妍的声音:“杨大人,杨夫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夫正在里面呢。”杨楚亭紧皱眉头,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安慰他道:“尊夫人一定会没事的,我跟皇上请旨,带了李太医来。一会儿让李太医也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眉头并未舒展,还是勉强“嗯”了一声,这时,门打开了。杨楚亭大步跨上前去,问道:“大夫,我夫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大夫摇头叹气道:“尊夫人的病来得突然,病得又离奇,老夫是在诊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回头对李太医说:“李太医,麻烦您帮杨夫人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李太医诊脉过后,得出的结论和刚才一样:“杨大人,尊夫人病得甚奇。但是从脉象上看,老夫觉得尊夫人并未生病,而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”玉如妍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杨楚亭忙问:“她中了什么毒?”

    李太医摇摇头,道:“此毒离奇,下官实在不知。由于不明毒性,下官也不敢给尊夫人胡乱医治。不过看脉象,尊夫人暂时性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焦急时,外面小木子突然闯了进来,慌张地说:“大学士,皇上有旨,宣大学士速速进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眼皮跳了一下,小木子这么慌张,难道政儿出了什么事?“小木子,皇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无碍,只是速宣大学士进宫。”小木子说。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既然皇上急诏,你就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看还昏迷不醒的何罗衣,有些担心地说:“可是,杨夫人她……”

    杨楚亭催促道:“这里有我,你赶紧进宫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了点头,随着小木子急忙进宫去了。到了东暖,只见赵文政好好的坐在龙椅上,玉如妍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微臣参见皇上。”玉如妍道,“不知皇上急诏微臣入宫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赵文政挥了挥手,示意小木子退下,小木子在外面关上门,玉如妍更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刚才太医院来报,奶娘不是病了,而是中了毒。”赵文政叹道,“堂堂禁宫中,不仅有人来行刺,还有人敢下毒。朕这个皇位,真是坐得如履薄冰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诧异地看着赵文政,脱口问道:“静姑姑怎么也中毒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中毒?”萧飞卿捕捉到了玉如妍话中的关键点,问道,“大学士,还有谁中毒了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杨夫人。刚才李太医诊脉过后,说杨夫人不是急病,像是中毒,但是毒性奇特,他不敢贸然医治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想了想,马上叫门外的小木子进来,说:“小木子,速去传太医院的院判张泳来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是想知道,这二人中的是否是同一种毒?”萧飞卿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问:“一天之内,两人中毒,而且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。倘若中的是同一种毒,那么下毒之人所图为何?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小木子带着张院判急匆匆地赶来。

    赵文政道:“张院判,朕命你速去查看,奶娘中毒,和杨元帅夫人中的毒是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叹道:“但愿是我们多疑了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张院判和李太医回来了,向赵文政禀报道:“回皇上,微臣已经带李太医一同查验过,杨夫人中的毒和静姑姑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双拳攥紧,问道:“竟然是一样的?!可有办法解救?”

    张院判道:“皇上,微臣无能,因为毒性不明,并不敢贸然施救,否则只怕结果更糟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自问道:“是什么毒如此厉害,连太医们都解不了?”

    张院判道:“大学士,此毒确实奇怪,我等孤陋寡闻。不过下官和李太医商量后,分别用针灸封住了两人的大经脉,暂时没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砸了一下桌子,怒道:“两个不相干的人,一天之内同时中了一种毒,到底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臣担心的是,她们虽然暂时性命无碍,但是时间长了,只怕会……当务之急,还是找到解救她们的办法。说不定等毒解了,查找起来也会有线索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起身道:“臣赞同大学士的观点。现在二人都昏迷不醒,不利于我们查探真相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泄气地坐下来,苦笑道:“连太医们都不明毒性,试问还能有谁呢?朕是不是应该发一个皇榜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此事不可张扬。”萧飞卿道,“中毒之事若是传到民间,只怕会引起一场舆论风波。臣觉得还是臣出京一趟比较好,凭借臣在江湖上的关系,或许可以找到办法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问道:“萧大人,会不会又是阴山派做的?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如果是就更好了,起码我们有了线索。但是倘若不是呢?岂非耽误了时间。所以,臣想请旨去蜀地锦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微微皱眉:“为何要去锦城?”

    玉如妍侧头问:“萧大人,你该不会是想去唐门吧?”

    萧飞卿点点头,说:“正是。锦城唐门以毒药和暗器闻名天下,此去唐门,或能最快找到解毒之法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担心,道:“可是,我听说唐门行事隐秘,尤其不与朝廷来往,萧大人此去能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萧飞卿说:“我习武的恩师,曾和唐门有些渊源,或许看着这个面子上,他们的人会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一起去。”玉如妍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萧飞卿忙阻止道:“不可。大学士,江湖险恶,只怕有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则抬头问道:“大学士,你一定有理由吧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