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十五章 锦城唐门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七年师徒,赵文政还是了解玉如妍的,她坚持的事情,一定有她的道理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玉如妍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少年,他一向都是支持自己,包括三年前她义无反顾地离开朝堂。他从不劝说她留下,而是尊重她的选择。

    尽管,赵文政内心一直是万般不舍的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杨夫人待我亲如姐妹,她现在中毒我怎能只在京城等消息?萧大人,还是带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叹道:“也罢,两个人遇见什么事情也好商量。朝中之事朕会让忠亲王等人辅佐,你们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见赵文政已经发话,只好同意:“臣遵旨。还请大学士收拾一下行礼,我们明日一早出发。”

    出宫后,玉如妍赶回杨府,只见杨楚亭一脸阴沉地站在院中。征战沙场的铁汉心中也有柔软的地方,妻子中毒在床,他心急如焚,却为了安定府中人心,不能表现出来慌乱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。”玉如妍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回过头来,眼睛红红的,强打起精神问:“大学士,你回来了,皇上找你有何急事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长叹一声,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杨楚亭:“杨大人,事情就是这样。你这边可有查到什么线索吗?”

    杨楚亭答道:“你走后,我查问了府中的下人,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。听内子的贴身侍女铃儿说,内子早上喝了茶后,便开始不舒服,然后昏迷不醒。我叫人查了那些茶水,并没有什么问题,所以我才更加疑惑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小声道:“此事真是迷雾重重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说你要去锦城?”杨楚亭问道,“江湖险恶,你还是留在京中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拒绝道:“无妨的,我和萧大人会一起去,明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萧大人会一起去”在杨楚亭听来,不免有些刺耳。杨楚亭不自然地转过头去,说:“那大学士今日就早些休息吧,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说:“好,我去看看杨夫人,然后就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来到卧房中,玉如妍不禁眉头深锁,快步走到床前,握住何罗衣的手。只见她面色发青,是有些像中毒似的,不免心里酸楚,滴泪道:“何姐姐,你不要担心,此去锦城我一定找到办法救你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大学士此去,一路定要当心。只是内子和静姑姑中毒之事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抹掉眼泪,道:“这件事确实有蹊跷,但是当务之急是救人。等杨夫人醒过来,或许我们会从中查到一些线索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不在说话,而是静静走到妻子床边,替她盖好被子。这时,杨慕辰和杨慕雨叫着“爹爹、娘亲”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爹,娘亲怎么了,为什么一直躺在床上?”杨慕雨问。

    杨楚亭抱起杨慕雨,笑着说:“你们娘亲为了照顾你们太累了,想要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慕辰睁着大眼睛问:“那娘亲要休息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杨楚亭勉强带出一丝笑容,说:“你们娘亲可能还要再睡几天。不过快了,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醒来。所以你们以后要乖乖听话,不要再让娘亲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满心感动地看着杨楚亭,尽管再担心,在幼小的孩子面前,他还是强颜欢笑,撑起这个家。

    回到厢房中,玉如妍吩咐染春:“替我收拾好几身换洗衣服和干粮、盘缠,我明日要出门一趟。”

    染春也不多问,忙替玉如妍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匆忙吃了些东西,暂别杨楚亭,玉如妍忙背着包袱出了门。门外,萧飞卿已经牵着一匹马,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杨将军,好好照顾尊夫人,我走了。”玉如妍跨上马,回身对杨楚亭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们一路多加小心。”杨楚亭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带着玉如妍,往锦城的方向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飞驰,快到正午时,萧飞卿道:“跑了半日,马也累了,我们停下来吃些东西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刚好路过一条小溪,两人下马,让马吃草、喝水。玉如妍从包袱中取了些干粮,萧飞卿拿出水袋递给玉如妍道:“先喝点水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接过水袋,喝了半袋,才觉得解了渴。

    萧飞卿接过水袋,把剩下的水喝完了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这才接过玉如妍手中的馒头,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玉大人,这次中毒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萧飞卿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玉如妍边吃边说,“我现在脑子很乱,理不出头绪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你这是关心则乱。静姑姑和杨夫人,原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,居然会中同一种毒。我倒是觉得此事背后一定大有文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问道:“什么意思?你有线索了?”

    萧飞卿摇摇头,说:“那倒没有,不过我隐隐感觉,这件事可能和灵蝉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潜伏的细作?”玉如妍忙问,“你有什么凭据吗?”

    萧飞卿看着玉如妍嘴角还沾着馒头屑,不禁笑了,伸手替她抹掉,说:“没有,只是一种感觉吧。灵蝉是一个人,但是他的势力肯定不小,说不定在宫中,朝中,甚至各个高官的府上,都有他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萧飞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忙往后一闪,脸上一热,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如你所料,那么静姑姑和杨夫人同时中了相同的毒,倒也能解释得通了。”玉如妍有些尴尬,忙用话岔开。

    萧飞卿说:“所以这次的事,说不定是我们查出灵蝉下落的一个开端呢。”

    吃完东西,两人坐在小溪边休息,玉如妍托着腮望着对岸,微风拂过,萧飞卿问道玉如妍身上淡淡的香味,不禁有些闪神儿了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,你和唐门有什么渊源么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萧飞卿思绪回转,答道:“是我习武的启蒙师父,曾经和唐门的上一任掌门有些交情,所以我才会去锦城,看能不能想到办法为静姑姑和杨夫人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那唐门现在的掌门是谁?”玉如妍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唐门上一任掌门唐瑜两年前已经去世,留下二女一子,掌门之位自是小儿子接任。但是据说现在的唐门掌门行踪诡秘,来去无踪,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唐门内大小事宜都是长女唐娆、次女唐娇在管。听说唐娆擅长用毒,唐娇擅长暗器,至于现任掌门唐云落,我也不甚了解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恍然道:“这样的话,我们只要找到唐娆就可以了,她最擅长用毒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点点头,看了看天,说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上马,一路飞奔,总算在天赶到了锦城外。萧飞卿带着玉如妍投宿在驿站中,奔波了整整一天,玉如妍已经十分疲累,很快就睡了。

    次日,进入锦城,已经快到正午。萧飞卿擦了擦头上的汗,说:“如妍,我们吃些东西吧,一会儿再去唐门。”

    太阳火辣,玉如妍也是浑身香汗,点头道:“也好,先歇歇脚,那边有个聚福,我们去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牵了马,来到聚福门前。店小二殷勤地迎接二人,把马拉下去喂草料,将二人迎到雅座旁。两人坐定,点了三道菜,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正聊着,外面突然一个浪荡的声音传来:“小姑娘,陪大爷我喝两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放手!”女孩子厌恶的声音传来,接着一个粉色的身影逃难般逃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玉如妍瞪着站在大厅中的人,站起来想要教训一下这个狂妄之徒,只听萧飞卿小声说:“如妍,勿要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!”玉如妍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那人耳朵倒是异常灵敏,转过身来,看着玉如妍笑道:“无耻之徒?这位姑娘,我只不过是邀请刚才那个卖花的小女孩陪我喝杯酒而已,怎么就无耻了呢?再说,她没答应,我也没有纠缠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侧头看去,他一袭淡蓝色长袍,身材修长,剑眉星目,俊朗不凡。可是眉眼中透出了桃花相,让人看了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哼道:“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女子,你不无耻谁无耻啊?”

    那人哈哈笑道:“姑娘,你怎么知道她就是良家女子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刚想回敬一句,萧飞卿伸手拽了拽她的袖子,玉如妍只好剜了他一眼,坐下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那人伸过脖子来看,轻浮地笑着问: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,把头转向外面,不再理他。那人厌恶的声音又传来:“噢,是你相公吃醋了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刚要起身,萧飞卿忙按住她,小声道:“如妍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