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十八章 京城施救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唐娆将萧飞卿请到堂上,萧飞卿还因为刚才的不快而满脸阴云。唐娆命人上了一杯极品铁观音,陪着笑问道:“不知萧大人远道而来,是想让我们唐门如何效力?”

    萧飞卿抿了一口茶,道:“这次我等是奉旨而来,还望唐小姐能随我等进京救人。”

    唐娆问道:“有一点在下不明白,朝中或民间也有不少医药高手,为何会来我唐门呢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太医院束手无策,加之不管中的毒是否严重,拖着总不是办法。”萧飞卿解释道,“而且这件事背后可能另有隐情,还望唐小姐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,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唐娆叹道:“唐门一向独来独往,这次既然皇上有旨,我等也不得不从。不过希望救人之后,皇上能让我唐门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冷笑道:“唐小姐多虑了,我们虽然奉旨,但也是微服前来,而且此事朝廷也不希望张扬出去。这也是皇上没有大张旗鼓发皇榜的原因。况且,有些事,皇上可能让外人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唐娆笑道,“这不过是在下的一些浅薄见识,唐门名气再大也是在夹缝中求生存,还望萧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浅笑道:“这是自然。希望唐小姐能尽快随我们进京。”

    唐娆说:“如果大学士身体无恙,明日一早,我就随你们进京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还是让我进京去吧。”唐云落从后院转过来,说道。

    唐娆瞪了他一眼,骂道:“让你进京?你觉得你闯的祸还不够大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闯的祸,我要去弥补啊!况且家里这么多事情,没有姐姐不行。还是让我去吧,我保证不再惹事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虽然极其不愿意唐云落同行,但是唐娆一直管着门派的事情,确实走不开,自己也不好用圣旨来压他,只能勉强同意。

    次日,三人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路。

    唐云落跨上马,笑嘻嘻地对玉如妍说:“笨女人,药不能乱吃,记住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玉如妍皱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唐云落大笑两声,策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高声叫道:“喂!你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唐娆脸色发青,讪讪地给玉如妍赔不是道:“我弟弟真是不懂事,大学士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多谢唐姑娘答应我等的请求。”玉如妍回头对马上的萧飞卿说,“时间紧迫,我们还是赶紧走吧,不然天之前到不了京城。”

    唐娆目送二人远去,不禁叹了口气,希望唐云落这次去京城,医治好病人就回来,可千万别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,唐云落爱开玩笑,却也没有耽误了赶路。只是两人共同担心的是玉如妍的身体,虽然毒已经清了,但是身体依然虚弱,勉强还能支撑。

    中午,萧飞卿担心地问:“如妍,要是支撑不住你就说,我和唐掌门先行赶回京城,你在后面慢慢走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,没有什么大碍了。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回去吧,总归我还是担心杨夫人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知道玉如妍的性情,当下也不再劝阻。

    唐云落撇撇嘴,从手腕上退下来一个红色的镯子,拉过玉如妍的手腕就要强行戴上。

    玉如妍吓了一跳,使劲往后缩,唐云落有些责怪地说:“别乱动,我都戴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?”玉如妍惊讶看着唐云落强行给自己戴上的镯子问,顺势就要摘下来。

    唐云落忙按住玉如妍的手,说:“别摘,好好戴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玉如妍瞪了唐云落一眼。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这是我唐门的宝贝,戴上它,一般的毒都能避开。而且这个镯子的药性也能让你少生病。之前我开玩笑差点害死你,这就算是补偿了。你不用感动,也不用谢我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哼道:“我才没想谢你呢,而且我也不要!”

    唐云落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爱要不要,不要就扔了,反正我也不在乎。这种东西,我家里有一屋子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斜了他一眼,对萧飞卿道:“萧大人,我继续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头也没回地上了马,萧飞卿也不友好地看了一眼唐云落,毕竟现在有求于人,也不好把话说得太过。而厚脸皮的唐云落则满不在乎地上马跟上二人,嘴角还挂着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——那镯子,玉如妍终究是留下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马不停蹄,酉时末,三人终于到了京城外的小镇。在驿馆讲究住了一晚,次日不到正午,就到了杨楚亭的府上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,我们回来了!”玉如妍在门外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只见杨楚亭听到禀报,慌张地出门来看,看到两人平安回来,心才稍微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萧飞卿介绍道:“这位是唐门掌门唐云落公子,尊夫人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唐公子有礼。”杨楚亭行礼道,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事不宜迟,还是即刻带我去见尊夫人吧。”

    在杨楚亭的带领下,唐云落来到了何罗衣窗前。何罗衣面色有些不好,确实像中毒,但又没有像是中剧毒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唐云落坐下来,给何罗衣号脉,其他人焦急地在一旁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唐掌门,内子怎么样了?”杨楚亭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回过头来,对众人说:“杨大人,令阃其实并非中毒,而是中了一种罕见的西域麻药。这种麻药名为曼陀罗,服用后会使人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麻药?”杨楚亭问,“请问掌门可有办法解救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自然有,这天下还没有我唐门解不了的毒。我给你写张方子,你照着抓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多谢掌门相救之恩。”杨楚亭深深地作了一个揖,就要下拜,被唐云落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江湖草莽,没你们这么多规矩。”唐云落说。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既然杨夫人的毒能解,那静姑姑也可以了。我看你们先照顾杨夫人,我进宫去向皇上复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先不急,杨夫人服药后若是能醒,我们再一起进宫禀报皇上。最好唐掌门也能和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正在写方子的唐云落听后,突然笑了,睨着眼睛看着玉如妍问:“怎么,大学士这是不相信在下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解释道:“掌门多虑了,我只是觉得静姑姑那边,唐掌门还是亲自号一下脉比较好。一是两人所中之毒是否真像太医们说的是同一种还未可知,二是每个人对药的反应也不一样。保险起见,唐掌门还是辛苦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写完药方,放下笔笑着问玉如妍:“这么说,是我误会大学士的一番苦心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瞪了唐云落一眼,冷笑道:“唐掌门的确是误会了,我的苦心可不是对你,而是对皇上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岔开话题道:“杨大人,还是快些吩咐人为尊夫人抓药吧。唐掌门,辛苦您随我进宫一趟,为皇上的奶娘静姑姑诊治。玉大人,你一路上辛苦了,还是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”两个字,萧飞卿故意加重了一下语气,玉如妍明白他的意思,当下也不反对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萧飞卿带着唐云落进了宫,玉如妍回房间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,听说何罗衣醒了过来,玉如妍忙赶到正厅。到了那里,远远地玉如妍就看到何罗衣抱着慕辰慕雨在院中坐着,心里总算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没事了?”玉如妍走过去问。

    何罗衣看到玉如妍来了,忙放下孩子,向玉如妍行礼道:“多谢大学士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玉如妍赶紧上前,扶起何罗衣道,“姐姐病倒了,我怎么可能不管呢?现在好了,姐姐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眼睛红红的,说:“我都听外子说了,你这次为了救我辛苦了,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好好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姐妹一场,说谢就见外了。”玉如妍笑着问,“杨大人呢?”

    何罗衣道:“中午那会儿我醒了,他见我没事就进宫了,最近军务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他因为我的关系已经耽误了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握着何罗衣的手,坐下来笑着说:“姐姐没事就好,我们的辛苦也算是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算没白来。”门外讨厌的声音又响起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