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十九章 分析案情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深吸一口气,知道这家伙既然能用这么轻松的语气和自己说话,肯定是静姑姑那边也无恙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何罗衣问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笑道:“夫人您没事就好。这位就是唐门的掌门唐云落公子,是他用药救的您。杨大人还在宫中勤政殿办公,让我告诉夫人今日可能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萧大人辛苦了,请受妾身一拜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忙说:“杨夫人不必客气。在下不打扰杨夫人休息了,大学士,你也好好休息。在下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目送萧飞卿走后,何罗衣还是对唐云落恭敬地致谢:“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,夫人客气了。”唐云落笑道,转身好奇地看着玉如妍,问,“大学士怎么不问问宫中的静姑姑怎么样了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看他,只是淡淡地说:“不用问,唐掌门声如洪钟地回来,定是进行得很顺利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大学士真是一叶知秋啊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看看玉如妍,又看看唐云落,虽然不知道这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何罗衣感觉得到,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情绪在他们中间慢慢滋生。

    夜晚,白天的暑气褪尽,清凉的微风柔和地袭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睡不着,索性坐在院中,思忖着杨夫人和静姑姑中毒一事。此事看似蹊跷,但冥冥之中似乎有着某种联系。难道萧飞卿的猜测是对的,这件事真的和灵蝉有关吗?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呢?情郎吗?”身后一个让人抓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抚了抚额头,这个人每次都要用这么招人讨厌的开场白吗?

    “你赶了一天多路,又宫里宫外的忙,怎么还不去休息啊?”玉如妍问道,语气中明显透出不耐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唐云落不是没有听出她话中的厌烦情绪,还是舔着脸说:“我身体强壮,能撑得住。倒是大学士你,不仅吐了血,还连带赶路,又担惊受怕的,你去休息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。”玉如妍不再搭腔,而是把精力又转向这次的中毒事件。

    唐云落见她眉头深锁,坐在旁边问道:“你这会儿又在想什么?中毒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你总算说对了,玉如妍心里想,点了点头,嘴上却没有回应他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跟我讲一遍,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分析出来呢。”唐云落高傲地抬着头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斜了他一眼,唐云落笑着问:“怎么,不相信?我再笨也比大学士你聪明吧,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笨的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如妍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冲动喝毒药的事情,但当时情势所迫,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想要辩解,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跟我说说吧,说不定我真的能帮你呢,毕竟精通天下之毒的人就在你眼前,不是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想,这家伙虽然有些不正经,但是说的话也有道理,或许他真的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地方。于是把事情的起因经过都告诉了唐云落,唯独没有提到灵蝉一事。这是朝廷的机密,她不可能随意透露。

    唐云落听完后,知道玉如妍还有些关键的事情没有说出来,但是涉及朝政,有些事情也不可能让自己知道,所以并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“曼陀罗这种迷药的确无色无味,很难辨认。”唐云落说,“若非专门研究毒物的,或许对这个并不了解。这也就是宫中太医们无法施救的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。”玉如妍道,“毕竟这件事情牵扯到皇上的奶娘和二品诰命夫人,太医们也是投鼠忌器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宫中事情倒是不难推断,宫中守卫森严,不可能有外面的刺客进去下毒而未被发觉,所以宫中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诧异地听着唐云落的话,这个看起来不正经的公子哥儿,说起话来倒是条理清晰,有理有据,不禁有些对他刮目相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。”玉如妍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突然有种被肯定的自豪感,侃侃而谈:“我看这个下毒之人一定是别国安插在宫中的细作,潜伏宫中多时,才能不被人察觉。而且这种曼陀罗很稀有,一个普通的宫女怎么可能有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赞同地点点头,说:“没错,越是稀有的药,拥有它的人身份就越可疑。那杨夫人这边呢,和宫中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杨夫人这边情况复杂一些,一是元帅府的守卫并没有那么森严,不排除外人作案的可能性,当然,熟人作案也有可能。宫中都有细作潜伏,不排除杨府上也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件事更难查了?”玉如妍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说难其实也不难,找到一个突破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突破口?”玉如妍问,看着唐云落骄傲的笑容,莫非他已经心里有数了?

    唐云落倒是会吊人胃口,玉如妍问的时候,他倒是不急了。慢慢地剥了几颗葡萄,又剥开一个橘子,玉如妍在一旁急得直瞪眼。

    余光看到玉如妍阴沉的脸,唐云落突然很想笑,他就是要玉如妍着急,就是想逗她看到她生气。以前唐云落经常去烟花之地,不过他绝不会和那些女子有染,只是吟诗听曲子。看见略有姿色的女子也会嘴上吃些豆腐,对那些女子通常都是捡好听的说,可是面对玉如妍,他总想气她,欺负她。唐云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别的女人面前温柔多情的唐家少爷,变成了现在厚脸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吃够了没有?”玉如妍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更加大声地吃起桌上的水果,好像没吃过一样美滋滋地享受着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说:“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,在我面前故弄玄虚罢了。就算你知道我也不稀罕听,我自己也能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玉如妍瞪了他一眼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凭借大学士的聪敏才智,当然能查出来。”唐云落笑着说,“不过不知道是十年后还是八年后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瞪了唐云落一眼,转身就往房中走。

    唐云落在后面说道: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玉如妍听出他这句话似乎有所指,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翘起二郎腿,笑道:“我说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玉如妍走过来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引的就是玉如妍发问,也不正面回答,只是笑问道:“宫中和杨府,唯一明显的联系是什么?大学士绝顶聪敏,还用我再说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头思忖起来,唐云落笑道:“唉,朝廷的大学士,在我眼中依然是笨女人,我都提示得如此明显了,要是再想不通那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想不到?”玉如妍反问了一句,不悦地看着唐云落嬉笑的脸,突然那种刮目相看的情绪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厌恶。

    唐云落阴险地笑了两声,问道:“那说来听听啊,让我鉴定一下,你究竟是不是笨女人?”

    玉如妍骂了一声:“凭什么告诉你?无聊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不知道吧?”唐云落笑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不就想说染春么?”

    唐云落长大了嘴巴,睁着眼睛看着玉如妍,惊讶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很笨,没想到还有点脑子啊!嗯,依我看,你的才学绝对是陈国的翘楚,不然也不可能进翰林院。不过才智嘛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智怎样?”玉如妍生气地说,“我喝毒药的事吗?这件事你打算要损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唐云落随口而出:“当然是一辈子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冷笑了一声:“唐掌门真会开玩笑,你救好了人明后天也就该走了,哪儿还有什么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回去了?”唐云落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冷地说:“唐门一向不和江湖朝廷有过多的来往,这次令姐答应你进京救人,也是碍于皇上的圣旨不能违抗。所以你救完人,自然该回唐门去,以后大家桥归桥,路归路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有些无赖地说:“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留,那是我自己的事,咱们都是借住在人家杨府上,杨大人和杨夫人都没有下逐客令,你倒是替他们赶人了?”

    “随你便。”玉如妍撇了唐云落一眼,不再理他的无理纠缠,转身回房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虽然言语轻浮,惹人不快,但是他分析的很有道理。宫中和杨府唯一的共同点,就是染春是宫中出来,陪同自己住在杨府的。偏偏就在她来的时候,宫中和府中出了一样的事,染春的确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难道,她会和灵蝉有关?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