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赖定不走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杨慕辰杨慕雨两个小娃儿,跟唐云落混熟了,觉得这个大大咧咧的叔叔,总是喜欢说些逗人的话。相比之下,玉如妍跟他们说话一直文绉绉的,当然还是“帅叔叔”更有趣。

    “帅叔叔”是唐云落教两个小孩子这么叫的,杨楚亭和何罗衣都没有意见,玉如妍只能暗中鄙视他的“无耻”。

    听见两个小娃儿的发问,唐云落说:“大学士是皇上的老师,又是你们的启蒙之师,你们应该请教她呀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缓缓地、缓缓地侧过头瞪着唐云落,唐云落只觉得左半边身子嗖嗖地发凉。

    杨楚亭干笑着说:“大学士的府邸离这里也不远,闲暇时可经常过来坐坐。慕辰慕雨,过来,不要缠着玉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娃儿虽然还是对唐云落的话有些好奇,但是爹爹叫了,也都笑嘻嘻地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看向两个单纯的孩子,想着宫中那个也就大他们几岁的“孩子”,已经要挑起一国的重担了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,温情欢乐。

    玉如妍的大学士府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——后庭街,从府里到皇宫也就两柱香的时间。玉如妍为了避嫌,提前说了只要两进的院落,未免朝中御史的参奏。赵文政等人均觉得不合适,以她的尊位可以用五进院落,双方商量之下,才改成了三进院落。

    赵文政特意命人修缮学士府,淡雅幽静,符合了玉如妍文人的气质,又不奢华,避免了小人的闲言闲语。玉如妍搬家时,朝中不少人前来恭贺,都被她一一婉谢。

    搬家后的第一天,恰逢十日一次的沐休日,玉如妍能在家里好好休息一日了。

    早晨醒来,用过早饭,玉如妍正在院中散步,活动身体,就听见隔壁一阵讨厌的声音传来:“初秋的天气真是好啊,尤其是早晨不冷也不热,要是能从隔壁抛过来一只绣球,或者是一方手帕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玉如妍冲着与隔壁相连的墙瞪了一眼,暗道: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突然猛一想,不对啊,他怎么跑到我隔壁了?!

    玉如妍忙出门看去,只见唐云落正在隔壁大门前练五禽戏呢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玉如妍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满不在乎地说:“这是我家啊,我住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抬起头,只见“云府”两个大字赫然写在牌匾之上。这个地方怎么会成了他家?

    “在京城有座宅院,到时候全家来京城,总有个落脚的地方嘛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瞪了他一眼,质问道:“你在哪儿买宅院不好,非要买到我家隔壁?”

    “房东答应卖给我的,还要经过你同意么?”唐云落无赖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回唐门去?”玉如妍再次质问,“你不是掌门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哈,那是我家,我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咯!”

    看情形,这家伙是要在这儿赖定不走了?他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?玉如妍瞪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回府,被唐云落拉住。

    玉如妍慌忙甩开他的手,惊慌地看了看周围,生气地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不想来我府上做客吗?”唐云落笑道,“都是好邻居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管玉如妍同意与否,拉着她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进了府,玉如妍又是狠狠地剜了唐云落一眼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大学士,人的眼睛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啊。盲人想看还看不见呢,你却用这么宝贵的眼睛左瞪我一眼,又瞪我一眼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这个唐云落,每次都被他顶得没话说,玉如妍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诗“会当凌绝顶”,这个唐云落真的是“绝顶”中的高手啊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来到底要干嘛?”玉如妍不悦地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左邻右舍的,总要和睦相处嘛,今日请大学士来寒舍品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转身就要走,只听身后唐云落的声音响起:“大学士难道不想知道杨夫人中毒一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不是早就了结……”玉如妍不耐烦地说,转念一想,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那件事还另有隐情吗?

    玉如妍转身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云落则转身回屋,边走边说:“大学士不是没有空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这次没有追上前拦住,而是冷笑了一声,说:“我看你根本就是故弄玄虚,其实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头也不回就走。

    快要出门时,唐云落的声音响起,玉如妍露出一丝“奸诈”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事,我们坐下来慢慢谈。”唐云落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这才回过身来,被唐云落请到凉亭之中。

    这座宅院也算很大,但是布置雅致精巧,倒是有些江南宅院的风格。看来,倘若不是这家房主原来的布置,就是这段时间唐云落的“杰作”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一早就买下了这个宅院,还故意不让我知道?他究竟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唐云落亲自端来茶具,为玉如妍沏好了一壶上等的铁观音,笑着说:“我听人说,大学士喜欢喝铁观音,这是我珍藏的极品铁观音,大学士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又见下人摆好了几盘糕点,都是清淡的小方糕、绿豆糕、桂花糕等,玉如妍诧异地看了唐云落一眼,这等小事,他是从哪里打听出来的?

    “请吧,大学士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还未尝到,一阵清香的茶味儿就已经扑面而来。白玉做的茶具,里面淡黄色的茶汤,光是看着就是一番享受。

    玉如妍端起茶杯,品了一口,果然是极品好茶。即使是在宫里,也很难尝到这样香甜的茶。

    “春共山中采,香宜竹里煎。果然好茶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大学士果然是会品滋味儿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接话,而是问道:“言归正传,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云落放下茶杯,正色说道:“大学士,你们和阴山派曾有过节么?”

    “阴山派?”玉如妍问道,“巫若雨和慕容玖,自然有过节。于党篡位一案,阴山派牵扯其中。他们曾经绑架过我,逼我和他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居然绑架你?”唐云落问道,语气中透着阴冷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头叹道:“为了得到天下,绑架一个我又算什么?卑鄙的是,他们竟然抓住了我的仇人,利诱我就范。我原本想以死明志,紧要关头,萧大人他们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瞪了玉如妍一眼,小声嘀咕了一句“笨女人”,玉如妍歪着头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唐云落道,“下次你再敢乱喝药乱自尽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玉如妍微微皱眉,心道: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阴山派和这次的中毒事件有关吗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我上次说了,这次杨夫人和静姑姑中的毒,乃是产自西域的一种罕见麻药,曼陀罗。阴山派又地处陈国边界,离西域较近,所以我就顺着这个思路追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据手下来报,阴山派的确曾前往西域,购买大量的曼陀罗花回来。曼陀罗本是草本植物,毒性有限,而杨夫人和静姑姑被麻醉至此,可见此药是经过大量的提纯。而且那个死了的宫女小冉,服用了过量的药,如此之量,需要购买大量的花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了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,难道是于党尾大不掉?”

    唐云落又品了一口茶,悠悠地说:“可能是于党的余孽,也可能是别人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脑海中马上想起了“灵蝉”这个名字。如果说,当初对染春的怀疑是对的,那么染春和灵蝉有关,阴山派也和灵蝉有关了?灵蝉如果不是于炜,会是什么人呢?难道阴山派同时投靠了两个主子?还是,于炜等人只是被人当枪使了,那次篡位一事幕后另有主谋?

    “多思费神儿,这件事也不是你在这里干坐着就能想出来的。”唐云落用手在发呆的玉如妍面前晃了晃,说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多谢唐掌门,让我们调查幕后之人又进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满不在乎地说:“我这可不是帮你。普天之下,胆敢有人在我唐门面前用毒害人,我怎么可能不查个水落石出呢?况且阴山派行事阴损,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了笑,唐云落则撇了撇嘴,心道:笨女人,要不是为了你,我才懒得查阴山派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