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夜半巨响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脚步沉重地走回去,想不到看似天灾的大难,居然是人祸!究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,让无数百姓家园被毁,流离失所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“大学士,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正愁眉不展时,一个兵丁突然来报:“大学士,萧大人有信让属下转呈给您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眼皮跳了一下,难道又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事?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玉如妍接过密函,拆开来看。萧飞卿在信中写道,民间不知怎么开始流传谣言,说这次黄河水患是上天对陈国的惩罚。原因是皇上诛杀功臣,囚禁嫡母亲弟,登基之时又因宫变伤亡上千条人命,任用奸佞,导致上天震怒。

    看完信,玉如妍愤怒地将信仍在地上,怒道:“究竟是谁乱造这样的谣言?”

    唐云落捡起信,大概浏览了一下,问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这前前后后可能都是同一个人操纵的?”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唐云落的眼睛,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你是说,炸毁黄河大堤和制造谣言的幕后之人,是同一个?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点头,道:“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不清楚,但肯定是同样的人,他们或许是几个,甚至几十个,但目的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第一反应还是“灵蝉”,这个不知道藏身何处的神秘之人,数十年前潜伏陈国,一直暗中破坏陈国秩序。倘若怀疑是真的,那么从文帝驾崩到现在黄河水患,谣言四起,灵蝉的疯狂报复正在一步一步想要摧垮陈国。

    “他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玉如妍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挑了挑眉,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发现自己失言了,但也没有极力掩饰,接触了这几个月,唐云落的绝顶聪明她是领教过的。所以也不完全隐瞒,只是说:“是个大恶人,一直和我们陈国作对的大恶人,我也想知道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虽然玉如妍话说的有些隐晦,不过唐云落绝对是江湖少有的智商担当。乱世各国互相派细作、派恶人故意捣乱挑唆也是经常的事,玉如妍说的只怕就是这种恶意破坏陈国的人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现在谣言已经存在,与其去想怎么揪出那个造谣的人,不如想想怎么应对。”唐云落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赞同地说:“看来,别有用心之人不仅想用黄河水患,伤害我陈国子民,更想借此机会在民间造势,意图对皇上不利。这件事要解决,只有皇上亲自出马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心领神会,马上研磨铺纸,玉如妍惊讶地看着他,问:“唐公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不是想给皇上写奏章,让他出京微服一趟,挽回声誉吗?”唐云落浅笑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原本心情沉重,被他这么一来,倒是轻松了许多。昨日之日不可留,水患谣言已经发生,生气是没有用的,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补救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。”玉如妍接过笔,在等下写起了奏章。

    唐云落一手托腮在旁边看着她,她认真写东西的样子真美,烛火映得她的脸红红的,更显得可爱。腹有诗气自华,一篇奏章一气呵成,字迹俊秀飘逸,唐云落这才真的对玉如妍的才学敬佩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日,忙完赈灾的事情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将那晚告诉自己大堤被炸毁的人请来,虽然只是短短数语,玉如妍觉得此人绝非池中之物。皇上正在用人之际,此人说不定能为皇上所用。

    “大叔,请坐。”玉如妍笑着让座,亲自为他端上一杯茶。

    那个人惊讶地看着玉如妍,然后有插着手摇头说:“大学士亲自斟茶,我这等蚁民怎么受得起啊?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大叔,我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尊姓,我这种人,免贵姓李,贱名一个石,石头的石。”李石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大叔,其实我也听说了,虽然朝廷已经尽力调粮赈灾,但灾民们还是经常吃不饱。所以,你带了很多年轻力壮之人,趁着下雪去山里捕捉鸡兔等动物,给大家充饥。我还要代表朝廷感谢您呢。”

    李石满不在乎地说:“谢倒是不必,都是乡里乡亲的,都受了灾,有能力的出手帮一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大叔,你愿不愿意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!”李石突然高声拒绝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笑着说:“大叔,您还没听完我说什么呢,为何要这么急着否定?”

    李石唉了一声,说:“小丫头,你一抬屁股……不是,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。你是不是想问我,愿不愿意赈灾结束后,跟你回京城做官啊?”

    “大叔,您真神,猜的真准!”玉如妍夸赞道。

    李石道:“猜的准也没有用,我不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玉如妍问,“大叔机智急才,若是能为朝廷所用,对陈国,对您自己也……”

    李石打断玉如妍的话,说:“小丫头,我只是个穷酸农民,什么国家大事,什么朝廷的什么,我压根都不懂。去做官也只剩下掉脑袋了,朝廷科举照样选拔人才,何必一定要我这么山野村夫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大叔此言差异。《孟子》有云: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间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英雄不问出处,我也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。”

    李石有些不耐烦了,说:“小姑娘,哦不,大学士,我就是个种地的农民,不想当什么大官。你那套说辞我都明白,可我真的无心仕途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,自己这么说,一时间也说不通,正想办法时,只听见“轰隆”一声,划破原本沉静的夜空。

    外面有兵丁慌张地跑了进来,说:“大学士,那个……这个……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兵丁还是话都说不利索,玉如妍和唐云落对视一眼,同时惊呼:“大坝!”

    两人慌忙跑了出去,只见外面已经有人开始跑动了。

    “快派人去查看大坝那边有没有事!”玉如妍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学士!”

    唐云落和玉如妍骑马飞奔赶往大坝的方向。

    还未赶到时,就看见兵丁飞奔过来,喊道:“大学士,不好了,刚修好的大坝突然被炸毁了!”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“现在情形怎样?”玉如妍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大学士,大坝被毁,洪水冲出来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当机立断:“快,把府衙所有的人都叫上,年轻力壮的难民也叫上,拿上泥土和石灰,火速赶往大坝方向,快!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不好了,有一个赈灾点就在大坝附近!”

    玉如妍大惊失色,马上说:“快去派人,掩护他们撤离,快!”

    “那边危险,笨女人!”唐云落喝住想要跑向大坝的玉如妍喊道,“要去应该是我去,你赶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甩开他,喊道:“不行!大坝炸毁我怎么能不管?”

    说着就一阵策马飞奔,边唐云落跺了一下脚,紧紧跟去。边跑边见到一些官兵护送着惊慌的灾民往安全地带跑去,玉如妍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玉如妍到大坝附近,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情况不好,洪水泛滥止不住啊!”

    玉如妍首先稳定军心:“不要惊慌!我已经派人去拿泥土了,很快就赶来填补大坝,现在不能再让洪水冲下来!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如妍问:“被炸开的地方在哪里?有多长?”

    “大约三四丈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双拳紧攥,喊道:“情况危急,跳下去,堵住缺口!等泥土运来,我们再修补大坝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疯女人,你疯了?”唐云落喊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现在情况危机,顾不上那么多了!赈灾的地方快被淹了,我们要暂时挡住才能阻止洪水继续泛滥,快啊!”

    唐云落一个闪神,玉如妍已经冲向大坝,唐云落喊道:“喂,你回来啊!”

    远远地,只见玉如妍奋不顾身,“噗通”一下跳进河里,抓住堤坝的缺口,用身体挡住流水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!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都跳进黄河中,用单薄的身体阻挡洪水,士兵们见到,也都奋不顾身,跟着她一起跳进水中,互相挽住胳膊,用身体组成一面“人墙”,挡住洪水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