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佳话流传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黄河水流湍急,冬日的河水更加刺骨,玉如妍刚跳下去不久,就觉得双腿刺痛,有些抽搐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身后抱住自己,玉如妍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唐云落,别管我,你快去帮灾民撤离!”玉如妍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“要疯一起疯,要死一起死!”唐云落紧紧护住玉如妍,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这时,更多人赶来,见大学士和士兵们都跳进黄河,用自己的身体护着灾民,无论是士兵还是灾民,都受了感染,一个个纷纷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玉如妍强撑着精神,喊道:“岸上的人听着,先护送老弱妇孺撤离,赶紧运泥土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玉如妍渐渐体力不支,刺骨的河水让她渐渐失去意识,“如妍,笨女人,你撑住啊!”唐云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这时突然有人喊道:“大树来了,大树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只见李石带着十来个人,扛着两颗被砍断的粗壮的大树朝这边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上来,让大树横在中间!”李石喊道。

    岸上的人将河中之人拉了上来,共同协作,将两颗粗壮的大树横在中间,暂时堵住了缺口。

    玉如妍喘着粗气,眼前一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如妍,如妍!”唐云落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!”

    唐云落一把抱起玉如妍,边跑边喊:“快,把马牵来!”

    一个士兵慌忙拉过马来,唐云落把玉如妍抱上马,自己一脚跨坐上去,将玉如妍抱在怀里,朝义庄玉如妍的房间里飞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,烧一盆热水来!”唐云落抱着昏迷不醒的玉如妍,知府见状早就吓得面无血色了。

    刚好义庄那边为了消毒,正烧好了两大锅的热水,知府慌忙下令把那两大锅水给玉如妍用。唐云落把玉如妍放进木桶里,又命人加了生姜进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张药方,速给大学士熬药。”唐云落哆嗦着说,“要快!”

    即使是练过武的强壮青年,冬日泡在河水里,唐云落也觉得支撑不住。但是玉如妍已经昏迷,脸色发紫,刚才情况危及,若是自己晚一会儿将她救上岸,她可能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泡过热水,喝过药,玉如妍脸色渐渐舒缓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已经昏迷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唐云落寸步不离地守着玉如妍,尽管自己身体也已经有些坚持不住,但任凭别人怎么劝,都一直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笨女人,你以后要是再敢如此,我就十倍加诸自己身上。唐云落紧握着玉如妍的手,狠狠地想。

    “玉如妍,你这个笨女人,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?”

    “玉如妍,你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,你知道跳进河里是什么后果吗?你知道稍不注意,就会被洪水冲走吗?”

    “玉如妍,要不是我救你,你都死了几次了?”

    “玉如妍,你醒来啊!不要再睡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,求求你,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唐云落在玉如妍床前絮絮叨叨,说了又说,从开始的“训斥”,到最后的“求饶”,语气越来越温柔,越来越哽咽。到最后,唐云落握着玉如妍的手,紧紧贴在脸上,向天祈祷着,眼前的人能尽快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,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。唐云落默默地想。

    玉如妍再次睁开眼睛,已经是次日的中午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已经体力不支,累得趴在玉如妍床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低头看去,唐云落紧紧抓着自己的手,头靠在床边,睫毛轻轻抖动。他一定是为了我才这么守着的,想到这里,玉如妍脸不自觉地红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只觉得浑身酸痛,头疼难忍,还是强打起精神坐起来,沙哑着嗓子叫道:“唐云落,唐云落……”

    唐云落只觉得梦中似乎有人在叫自己,似乎是玉如妍的声音。“玉如妍”三个字划过脑海,梦中的唐云落猛然惊醒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!”唐云落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如妍问道:“唐云落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看到玉如妍坐在那里盯着自己,呆愣了一会儿,忙抓着玉如妍的胳膊叫道:“你醒了?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“唐云落,你不要紧吧?”玉如妍看着他变化不定的脸色,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的表情由惊喜又变成愤怒,喊道:“你说我要不要紧?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,那种情况你居然跳下去……要不是我,你都过了两次奈何桥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还是笑道:“我过奈何桥,都是遇见你以后的事,对么?”

    唐云落思索了一下她这句话,不对,这女人什么意思?难道她多灾多难是我克的?

    在唐云落暴跳之前,玉如妍抱着见好就收的心态,岔开话题,问道:“外面的情形怎样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,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,玉如妍还未说什么,唐云落一把将自己捞入怀中,死死扣住。

    “玉如妍,你发誓,以后不再做这样危险的事了!”唐云落喊道,“你下次要是再伤害自己,我就十倍加诸在我自己身上!”

    “唐云落,不要……”玉如妍惊得想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门口一个声音传来:“哎呦娘啊,我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慌忙推开唐云落,回头看去,原来是李石在门口,捂着眼睛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进来吧。”玉如妍说,“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石试探着从指缝中回头看了一下,这才放下手,暧昧地笑着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叔,黄河的缺口……”玉如妍话未说完,嗓子已经如火在烧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缺口已经堵住了。知府大人也下了令,昼夜巡逻看守。”李石有些怒气地指着玉如妍说,“倒是你……你是朝廷大官我也要说,那么冷的天你跳进河里是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下了头,看得出来,他们虽然都很生气,但也都是为了自己好。

    李石又说:“不过,福祸相依,你是差点儿没命,可大学士奋不顾身,跳河堵住缺口,掩护百姓撤离已经在北广府传为佳话了,照这个速度,不出十天就传遍全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该不会是你……”玉如妍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李石笑了两声,答道:“没错,这个话是我传出去的,不过这又不是什么坏事!而且大学士那天的英雄壮举,很多人都看见了。我不过是把大家想说的话总结了一下,再告诉别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大叔。”玉如妍笑着说。

    李石慌忙摆手,摇头道:“我哪儿敢当大学士一声谢啊?”不知道嘴里咕哝着什么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李石离开的背影,玉如妍哑着嗓子问:“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留在京城,留在皇上身边?”

    唐云落斜了玉如妍一眼,嘀咕道:“你又不是吏部的人,还管这些事干嘛?”

    玉如妍刚要开口,就被唐云落止住,说: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皇上举贤任能,对吧?让我告诉你办法,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你要先把身子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啊!”玉如妍哼道。

    下午,玉如妍硬逼着唐云落回去休息,自己也按照太医的叮嘱吃了药,次日,两人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事有知府他们协助,太医们也都在,你就不要管了。”唐云落按住想要出门的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不自然地拂开唐云落的手,说:“你要是能想办法帮我留住李大叔,我就听你的。而且,我现在身体也恢复了,你也要履行诺言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心里暗笑一下,转身想要出去,玉如妍一把拦住他,说:“你昨天不是说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但我没说什么时候告诉你啊。”唐云落无赖地说,将头暧昧地靠向玉如妍。

    这一幕恰恰落在刚巧经过的李石眼中,李石假装咳嗽,玉如妍脸“腾”地一下红了,一把推开无赖的唐云落,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路过,你们继续,继续……”李石大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唐云落,你要再这样,就是以下犯上,调戏朝廷命官!”玉如妍吓唬唐云落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大笑了两声,说:“我只记得陈国律法是不许调戏良家妇女的,没有说不能调戏朝廷命官啊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