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以牙还牙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一时语塞,转念一想,冷笑了一声:“调戏良家妇女这种事,在唐掌门眼中可不是触犯陈国律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不甘心地问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什么时候调戏良家妇女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哼了一声,说:“我们第一见面,在那个酒楼里,你调戏卖花的女子,又对我出言轻狂,你还想抵赖么?”

    唐云落吃瘪,只好用李石岔开话题:“行了,算你有理,大不了我告诉你怎么能留住李大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留住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叹了一声,心中不免有些小失落,原以为玉如妍因为二人酒楼相识的事,心中多少有些小“吃醋”,起码证明她心中还是在乎自己的。可是一听见李石的事情,马上就把酒楼的事忘了,在她心中,皇上和陈国的分量还是多过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发现一件事,李石酷爱喝酒。”唐云落有气无力地说,“陈国京城盛产名酒‘清风’,何不以品酒为名,叫他去京城一游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头道:“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,先把李大叔骗到京城,说不定那时就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如妍不禁狡黠地一笑。

    正说着,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吵嚷声,玉如妍和唐云落出门来看。只见不远处救助点那边,一群人围在那里不知在争执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玉如妍拨开围观的人群问道。

    知府大人没好气地捂着鼻子说:“大学士,你快来看看,朝廷每天发米发粮的,他们这些人非要吃死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问道了一股腥臭的味道,不禁用袖子遮住鼻子说:“死猫身上说不定有什么病变,所以绝对不能吃!如果大家觉得赈灾粮食还不够,我可以上奏皇上,再调粮来赈灾。”

    有些灾民开始不满起来:“眼看着就入冬了,我们家被毁了,每天只能靠朝廷的赈灾粮食过活,我们不过是想自己存些吃食。最起码让崽子们过年能吃上顿肉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听后不禁心酸,冬日本就缺粮少菜,加上这长突如其来的大水,灾民们即使有粮食吃,也难免抱怨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有什么难的?”李石的声音突然传来,“明日我们分好人,一队上山去打猎,一队下河去捉鱼,再有一队各处找找有没有别的吃的。这个时间,山上的动物要么不出来,出来的也都被冻死了,我们做些陷阱,肯定能抓到的。现在并非汛期,上游的水还能小一些,我们找几个人去捉大鲤子,肯定能捉到。你们就别再为难大学士了,也别再吃这些死猫死狗的,说不定真的染上瘟疫,那就神仙也难救了。”

    吵嚷的人群逐渐平息下来,有些灾民不太好意思地看着玉如妍。这段时间,玉如妍的所作所为,出了李石的可以渲染外,大家都是看在眼中,不禁都有些羞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我们不是要为难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道:“我明白,我没有怪大家。这样吧,这件事我也会跟皇上上奏的,这些死猫还是交给知府,让他派人把它们埋起来,以免发生病变。”

    灾民们才渐渐散去,玉如妍有些头痛地抚了抚额头,偶然一句话飘进了耳中:“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附近几个村子多了好些野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并未留心这句话,只是交代了知府将附近动物的尸体都掩埋好。

    下午,一个噩耗传来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不好了,附近几个村落的灾民不知为何突然开始上吐下泻,情况很不好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”知府慌张来报。

    玉如妍忙问:“几个村子都是这样吗?太医们呢?”

    知府道:“附近的四五个村子都是这样,太医们已经在救治了。大学士,会不会是瘟疫暴发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脸色苍白,若真是瘟疫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带我出去看看。”玉如妍刚走,就被唐云落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瘟疫,还是小心为妙。如妍,你先拿块布子蒙住口鼻吧。”

    知府找来干净的布条,三人蒙住口鼻,赶往现场。

    “张太医,怎么样了?”玉如妍赶到现场,见已经有不少灾民呕吐,太医们正在抓紧诊治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情况突然,微臣诊脉之后发现并不像是瘟疫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中毒。”唐云落为一位灾民诊脉后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跺脚愤恨地说:“怎么又是中毒?!查到毒源没有?”

    张太医叹着气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唐云落突然问道:“那些死猫埋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本官已经下了令,让他们尽快去埋。”知府回身问道,“你们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禀大人,买了一部分,其他村子的还有没埋的,最近不知为何,突然多了很多野猫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你去抓一些野猫来,抓不到的就把埋了的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知府小声吩咐道:“速速去办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又问:“最近除了野猫变多,还有什么特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一个灾民道:“这些猫都活不长,很快就死了,而且死的时候叫声很惨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看着唐云落忽明忽暗的表情,知道此事定有文章,难道是出在那些猫上面吗?

    不一会儿,兵丁用布袋子装来了几具野猫的尸体,交给唐云落。唐云落打开仔细看了看,冷冷地说:“果然是这些猫!”

    玉如妍伸头看去,只见那些野猫全身已经开始溃烂。时值冬日,即使野猫死了,身体也不会像夏日那样腐烂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这些猫身上怎么会沾着毒呢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眼中闪过一丝狠毒,握了握拳头,哼道:“你不觉得,这种下毒手法似曾相识吗?”

    “阴山派!”玉如妍瞬间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唐云落冷笑着,自言自语般说:“好你个阴山派,这是以牙还牙,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上次,你用鸟作为下毒之器,现在阴山派的巫若雨照猫画虎,居然在灾区用这么卑劣的手段,报朝廷剿灭阴山派之仇。不过现在要紧的是,这种毒难解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哼了一声,说:“在我唐门面前,天下还没有解不了的毒。张太医,其实此毒并不难解,你一定知道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解毒药方不难,只是不再让毒蔓延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太医只要负责帮灾民解毒即可,还要麻烦知府大人,费心将这附近的野猫都捉回来埋掉。注意,让大家带着布条遮住口鼻。至于江湖上的事,我自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自从来到灾区,危机重重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炸毁大堤之人尚未找到,阴山派又用阴毒的手段残害人性命,实在可恨。

    “你预备怎么处理?”玉如妍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了一下,神秘地说:“自然是江湖上的处理方法了,这个你不用管了,我自有办法。即使杀不了阴山派的余孽,也能狠狠地给他们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其实,玉如妍事后并不知道唐云落是怎么处理的,而唐云落却动用了唐门的“歃血令”。“歃血令”类似于江湖的“追杀令”,唐门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这么做。歃血令一旦发出,所有唐门中人皆需接令,追杀目标。换句话说,就是全部唐门中人统一追杀一个目标,要动用整个唐门,实非小事。

    原本,唐娆也不愿意唐云落和朝廷中人来往,但是上次两位老带着皇上圣旨前来,唐娆不想惹事只能勉强同意。可是唐云落自从进京后,所作所为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。先是救完人并不回唐门,后来又在京城安家落户,然后灭了阴山派,紧接着又去了北广府赈灾,现在又下了门中的“歃血令”。唐娆没办法,只好命家将带了几次家,希望唐云落尽快回家。可是唐云落都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这次唐云落出此举措,唐娆虽然心里反对,但也知掌门指令,必须服从的唐门铁则。

    “大姐,现在怎么办?”唐娇问道。

    唐娆没好气地哼了一声:“唐门铁则,还能怎么办?落儿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!真不知道京城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大姐,难道是因为那个女官?”唐娇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唐娆脸色阴沉,沉默了一会儿才说:“这次过后,我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落儿!至于那个女官……终究是朝廷中人,还是少惹为妙。”

    唐娇再三思索,还是忍不住问出口:“大姐,落儿会不会对那个女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唐娆断然喝止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