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梅园雪夜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萧飞卿心里突然沉了一下,刚才喝下去的桂花酿在胃里咕嘟咕嘟冒起了酸泡,心像火一样烧烧的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到巷口吧。”杨楚亭打破微妙的尴尬气氛,说,“众位请。”

    巷子口,众人告别,萧飞卿一袭灰色长袍,落寞地走在雪中。雪上爆竹碎片散落不均,红色的纸屑映在白雪上,鲜艳夺目。

    萧飞卿回过头去,看着远处,玉如妍的背影渐渐模糊,笑声渐行渐远,自己还是驻足原地,久久不愿离去。

    杨楚亭对她隐忍的感情,唐云落对她炽热的举动,萧飞卿都看在眼里。可是她的心里,又是怎么想的呢?

    天空又开始下雪了,雪花飘落在萧飞卿的肩头,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。不远处,杨楚亭已经陪着妻儿进屋安寝了,玉如妍也跟着唐家姐弟回了家。唯有自己,在空旷的街上,温柔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,仿佛下一刻,她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回家后,稍微合了一下眼,就忙起身梳洗。丫鬟伺候她换好冕服,出门看去,只见唐云落搓着手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唐云落,你怎么……”玉如妍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回过头,只见玉如妍一身崭新的冕服,雪夜中更加映衬得她面如芙蓉,不禁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进宫啊!”唐云落说,“朝廷官员自家都有轿夫,就你嫌人多不要。现在天色尚早,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走路进宫呢?”

    一阵暖意浮上心头,玉如妍笑着说:“唐公子还真是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唐云落陪着玉如妍,一路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雪上,脚下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,玉如妍不禁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我很喜欢下雪,不过锦城气候温润,没怎么下过罢了。小时候,我和父亲去过一次塞北,遇到一场大雪。那时我还小,没有见过,看到白花花的雪片,兴奋极了。在外面玩了许久,玩到浑身都湿了,冻得不行时才回家。结果回去后就伤风了,被父亲教训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玉如妍听唐云落饶有兴趣地讲小时候的故事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尽管病了一场,又被父亲数落一顿,但我还是忘不了雪天的美景。只要我认定的,就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侧过头,唐云落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另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来得这么早啊!”此时,两人已经到了宫门口,不少官员已经聚集在此了。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已经到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慢点。”玉如妍微笑着目送唐云落离开,一回头,看见萧飞卿正走来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没有休息好吧?”玉如妍笑问道,“看你一脸的倦容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笑着说:“是啊,没有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“玉大学士,萧相国,过年好啊!”

    “过年好,李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杨元帅,过年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众位同僚过年好!”

    寅时三刻,文武百官排队进宫,给皇上拜年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赵文政祭天祭祖,宴请文武百官,直忙到下午申时才陆续散去。接下来就是三日的沐休时间,皇上不上朝,百官们无紧急公务也不会奏请,全国上下都是休养生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赵文政也没有忘记受灾的州府,已经命人将又一批赈灾粮款和急需药品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也到了正月十四。正月十五上元佳节是沐休之日,梅园早已有人挂上了灯谜,街市上也十分热闹。猜灯谜,放花炮,和乐融融。

    上元节晚上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去梅园赏梅花、猜灯谜。

    “玉妹妹,你也在啊!”何罗衣笑着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只见杨楚亭一家都来了梅园,和唐云落高兴地迎了上去,“何姐姐,你们也来了。慕辰慕雨,你们猜出了几个灯谜啊?”

    “我猜出了一个。”杨慕雨笑着说。

    杨慕辰也说:“我比妹妹多猜对了一个!”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什么,让我听听。”萧飞卿的声音传来,众人回头,他挂着温和的笑容正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怎么大家像是约好了似的,都来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景色,岂能辜负啊!”

    众人吓了一跳,忙要行礼参拜,被赵文政制止道:“我今日微服出宫,周围都是百姓,叫我赵公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梅园雪夜,映着簇簇红梅,各种彩纸写的灯谜飘在枝头,欢声笑语响彻梅园。

    “赵哥哥带你们去猜灯谜好不好?”赵文政蹲下来,笑着对慕辰慕雨说。

    杨楚亭和何罗衣都慌张不已,忙说:“这怎么能行呢?我这两个孩子顽皮得紧,怕会给皇……赵公子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调皮好啊!”赵文政笑道,“我就喜欢调皮的孩子。你们两个要是能猜出灯谜来,猜对一个,哥哥就奖励你们一块糖糕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娃拍着手笑道:“好啊好啊,有糖糖糕糕吃了!”

    萧飞卿还是谨慎一些,对杨楚亭道:“杨元帅,此地人多眼杂,还是小心一点好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放心,我会在后面一直跟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妍,我们去那边看看吧,听说那边的灯谜好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一起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近前看到,梅花树枝上挂着彩纸上写道:金簪划银河,隔岸对相望。不忍两分离,喜鹊把忙帮(打一节日)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这谜底不是七夕吗?”

    又见一张纸上写道:树儿睁开眼,小子屋下眠,良心缺一点,日落残兔边(打一成语)。

    “你猜这个谜底是什么?”唐云落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哼了一声,说:“这么简单的谜面能难倒我吗?答案是相见恨晚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大笑,轻声说道:“果然是一品大学士,才学名不虚传啊!不过我有一个谜面,大学士未必猜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勾起的好奇心,问道:“说来听听啊!”

    唐云落摇头晃脑地念道:“飞蛾扑火虫已逝,学友无子留撇须,偶尔留得一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谜面啊!”玉如妍笑着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你先猜猜啊!”

    玉如妍仔细思忖了一下他的谜面,登时脸羞得通红。

    唐云落打趣道:“大学士可曾猜出来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他一眼,脸又红了一圈,唐云落也不再追问,笑着说:“猜不出来没有关系,心里明白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唐云落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玉如妍心里竟然有些许失落,难道他只是跟我逗着玩?为什么会有这种怪怪的感觉,玉如妍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既然他是闹着玩的,我也不能输了。玉如妍当即笑着说:“你的灯谜我猜不出来,我的灯谜你也不一定猜的到!”

    “什么灯谜?”唐云落笑问道,“念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一木一目心上称,人去也是旧相识。伊人被锁深宫里,一树梅枝雪底埋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正在思索谜底,突然目光瞬间变得犀利,一把抱过玉如妍,飞身闪到一边。刚才二人站的梅花树上,一个暗绿色的梅花镖钉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”玉如妍喃喃地说,“不好,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唐云落紧紧抱住玉如妍不肯放手,说:“来人不是冲着皇上,是冲着你!”

    玉如妍惊讶地看着唐云落,唐云落道:“放心,咱们已经发现,他不会再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要杀我?”玉如妍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再次抱紧玉如妍,冷冷地说:“不论是谁,他死定了!”

    京城大宅中,衣老者看着跪在面前的人,话语中掩饰不住的怒气:“蠢货,谁让你擅自行动的?”

    “主子,那个女人要是不除,迟早坏了我们的大事!”

    老者哼道:“那个女人是要杀,但不是现在。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你不知道?若是因为你的鲁莽耽误的正事,我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属下该死!”

    老者压着怒气,道:“这件事办好了,对我们大大有利。对了,那个暗桩现在可以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