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疑心暗鬼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何罗衣走后,老者负着手站在窗边。

    一个衣人走了进来,说:“主子,那个娘们儿能成事儿吗?要不要属下再去打探?”

    老者摇摇头,道:“不必了,上次染春一事,她的身份险些暴露。这次若不能将功折罪,她清楚自己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觉得,这次的事可以大做文章。”衣人道。

    老者回过头来,饶有兴趣地问:“怎么个大做文章?”

    衣人说:“属下听说,玉如妍那女人这次会出使其他国家,递交国,我们何不趁这个机会了解了她,再把罪名加在别国身上。挑拨陈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,对我们大楚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老者冷笑了几声,问道:“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了解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衣人咬牙道:“上次梅园中属下失手,没有杀了那女人。不过想想也对,留着派上个大用场也好。”

    老者冷笑了几声,说:“若是这个女子能为我楚国所用多好,可惜她受文帝之恩,怎么都不会背叛陈国。要杀她,老夫还真是下不去手呢。”

    衣人道:“主子莫急,这只是其一。出了利用玉如妍挑拨陈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外,还有一个人可以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老者问。

    衣人冷冷地说:“就是陈国的小皇帝,赵文政。”

    老者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是什么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衣人道:“陈国小皇帝赵文政,经过宫变夺位之事后,对几个皇子甚是忌惮。除了已经被软禁的三皇子,大皇子、二皇子、五皇子他都暗中派人监视,并且在朝中也给已经成年的大皇子、二皇子都安排了礼部的闲职,可见赵文政为人多疑。”

    老者挑了挑眉,说道:“有点意思,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衣人笑着道:“臣以为,六皇子在我楚国为质一事,赵文政表面上急切地想要接弟弟回国,难道内心对这个弟弟就一点忌惮都没有吗?我们何不借赵文政多疑的性格,挑拨他将六皇子再送到其他国家为质,在陈国朝廷民间挑起怨言,削弱赵文政的威信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失为一个妙计,你去安排吧。”老者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正在家收拾行装,唐云落笑着进来道:“看着架势,是要出门啊!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玉如妍笑着说,“我本想一会儿去告诉你的,我要去卫、梁、宋三国递交国,明日一早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哦?这可是使臣啊,大学士好不威风!可惜我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要出远门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大笑两声,说:“是啊,半年多没回家了,前几天家中事忙,姐姐就先回去了。不过总把家里的事丢给姐姐也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原来你要回家啊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凑近前去问道:“怎么,我要回家一趟,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脸一红,往后退了一步,嘟囔道:“不是说了嘛,让你路上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见她羞红了脸,心里还是美滋滋的,笑着说:“你递交国回来,那会儿我也差不多就回京了,很快能见面的,别想我哦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瞪了他一眼,喊道:“谁会想你啊!”说完,自己的脸又红了。不管怎么说,玉如妍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小的不舍。

    杨楚亭和萧飞卿负责安排偷运六皇子回国的路线及方法,商量半天,决定先派细作潜伏楚国驿馆,与六皇子母子商议。再趁夜找一些精兵假扮盗匪,抢劫驿馆周围的商户,惊动驿馆的官员,趁乱将六皇子母子透出。

    这些细节,何罗衣并不清楚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六皇子回国的路上下手。质子回国路线,杨楚亭已经定了下来,就放在房中。

    明日一早,杨楚亭就要出发了,今晚是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夫君早些休息吧。”何罗衣柔声为杨楚亭更衣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坐在床沿儿边,问道:“夫人不一起休息吗?”

    何罗衣说:“傍晚奶娘跟我说,慕辰慕雨今天下午有些不舒服,我想过去陪陪他们。夫君明日还要出远门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一听便紧张起来了:“孩子们不舒服,是怎么了?请大夫来了吗?”

    何罗衣点点头,说:“请了,说是有些积食,不要紧的。夫君早些休息吧,我去陪陪孩子们就来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点点头道: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出房门后,在门外稍微待了一会儿,确定杨楚亭已经睡下了,这才来到两个孩子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慕辰慕雨怎么样?”何罗衣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的鱼雅低声答道:“回禀夫人,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人问起你来,你知道该怎么说吗?”何罗衣问。

    鱼雅点头道: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何罗衣满意地朝房走去了。鱼雅和何罗衣一样,都是楚国来的细作,当时作为陪嫁嬷嬷,跟着何罗衣来到杨府。

    在鱼雅的掩护下,何罗衣悄悄来到房中。在案几上,一本下面压着一张纸,何罗衣抽出来看去,像是路线图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何罗衣借着月光仔细看,几个地名引起了何罗衣的注意,这几个地方都是楚国和陈国的要道,难道这个就是质子回国的路线?

    应该没错!想到这里,何罗衣悄悄地取了一张白纸,照着原样画了下来,又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纸重新压在的底下。

    正要走时,听见门外有动静,何罗衣慌忙在柜子后面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杨楚亭披着睡衣进来了,走到桌前,看了看,将那张图纸拿了出来,又点上蜡烛。待纸烧掉后,才吹灭蜡烛出去了。

    何罗衣悄悄地从窗户翻了出去,心想,杨楚亭半夜来房烧掉那张纸,难道是发觉了什么?不好!他去完房,说不定要去孩子的房间。何罗衣来不及多想,迅速跑向两个孩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到孩子们院外,只见杨楚亭正往里面走,何罗衣慌张地飞奔到后面,从窗户里跳了进去,吓了鱼雅一跳。

    “夫人,怎么了?”鱼雅见何罗衣有些惊慌地跳窗进来,忙问道。

    何罗衣摇摇头,将食指放在嘴边,示意鱼雅不要说话,坐在床边喘着粗气。何罗衣刚坐下来没多久,杨楚亭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来了。”鱼雅行礼道。

    何罗衣佯装惊讶地回头看去,问道:“夫君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心里放心不下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杨楚亭见何罗衣面色有些白,好像还在喘着粗气,问道,“夫人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何罗衣不自然地笑了一下,说:“没什么,孩子们好像没有大碍,我也准备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那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何罗衣转头吩咐鱼雅,“好好照顾少爷和小姐。”

    鱼雅恭送夫妇二人出门,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楚亭问:“夫人,你刚才怎么了?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直在喘粗气,是不是身子不适?”

    何罗衣笑着说:“没有啊,夫君多虑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杨楚亭抓起何罗衣的手腕,将手指搭在她的脉搏处,盯着何罗衣。何罗衣有些心慌,她不知道杨楚亭这个奇怪的行为代表什么,是否已经对自己起疑了?

    “不早了,回去睡吧。”杨楚亭放下何罗衣的手,笑笑说。

    何罗衣也笑着点了点头,跟着上前,心中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暗夜中,杨楚亭道:“夫人,我明日出门,可能需要些几日,你好好照顾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何罗衣答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也要递交国,所以暂时不在京中。”杨楚亭道,“有什么事,你就去找岳父岳母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道:“妾身明白,夫君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杨楚亭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何罗衣等了一会儿,确定杨楚亭不会返回,这才以买东西为借口,让鱼雅将自己画的路线图带去给“主子”。

    鱼雅回来后,说东西已经亲手交给主子,何罗衣才稍微放心些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令她心有顾忌的,就是昨晚杨楚亭是不是发现了什么,怀疑了什么。

    倘若是,他发觉不对劲后立即去房,烧掉了路线图,又来到孩子的房间,查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。有抓住自己的胳膊,摸脉搏来看看自己是不是经过奔跑。那么这一切,就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杨楚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呢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