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危机四伏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何罗衣坐在那里开始细细思忖起来,如果杨楚亭对自己是昨晚开始起疑心的,那么倘若他这次接质子回国受阻,自己就是家中最大的嫌疑人。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,杨楚亭对自己顶多是起疑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若是杨楚亭对自己早就起疑了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何罗衣不禁头冒虚汗。不可能,何罗衣安慰着自己,杨楚亭不会对自己起疑的。嫁进杨家这么多年,她一直恪守本分,几乎做得滴水不漏。更何况有鱼雅掩护,自己即使出去见“主子”,杨楚亭也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怎么了?”鱼雅为何罗衣倒了一杯茶,问道,“昨晚开始您就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抚了抚额头,四周看了看,见没有人经过,这才小声道:“因为昨晚的事,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,我总觉得杨楚亭有些起疑了。”

    鱼雅一惊,问道:“不会吧?老爷怎么会突然起疑呢?”

    何罗衣叹道:“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。如果这次质子回国不顺,杨楚亭极有可能怀疑我。昨晚他的表现就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鱼雅道:“夫人,我觉得您是多心了。退一万步讲,即使老爷怀疑,但他并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长叹一声:“也许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鱼雅劝道:“夫人,您先别多想,这么多年您一直滴水不漏,老爷怀疑也无从查起。而且,您一直蛰伏,除了昨晚的事,没有做过什么窃取军事秘密的事,想必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想了想,点头道:“言之有理,若不是我们楚国和陈国交战,想必主子也不会让我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您暂时放心吧。”鱼雅道,“夫人,其实有件事奴婢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问。”何罗衣道。

    鱼雅叹道:“夫人,您嫁给老爷这么多年,孩子都生了,难道您对老爷真的一点都没有动情吗?”

    何罗衣看了看鱼雅,冷笑了一声,道:“鱼雅,你不要忘了,我们全家都是死在姓杨的手中,若不是他那个死鬼老爹,若不是当年那场陈楚梁国之战,我们全家也不会死。嫁给杨楚亭,本就是为了颠覆陈国,报仇雪恨而来,我怎么会对他生情?三年前,本想利用他对玉如妍的私情大做文章,结果玉如妍却突然销声匿迹了。生了孩子又怎样?姓杨的是姓杨的,孩子们是孩子们,如不是为了爹爹娘亲,还有我那可怜的小侄儿,我怎么忍辱负重委身仇人之子?一想到每次和杨楚亭接触,我都觉得恶心,还好,现在那个玉如妍回来了,他对我淡了许多,哼,这样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那个玉如妍回来了,我们不是正好……”鱼雅道。

    何罗衣冷笑道:“那件事主子自有安排。听说,似乎已经有所行动了。只要玉如妍一出事,杨楚亭和赵文政必定大乱,陈国又是一场危机,那时说不定就是我们楚国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边,暗害玉如妍的毒计正在酝酿,那边,玉如妍已经手捧国,出发前往三国,名义上是要和三国相互通商。

    因为要配合质子回国的时间,玉如妍一阵快马先去了较远的宋国,然后绕回来,再去的梁国和卫国。宋、梁两国国君均答应了和陈国的结盟。

    最后一站卫国,玉如妍递交国后,在驿馆休息,准备次日起行回陈国。算时间,杨元帅那边差不多也接到了质子。如果楚国要发难的话,四国联盟之势已经形成,只怕也不会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当晚在驿站,玉如妍刚刚睡下,就听见窗户被什么东西刺破的声音。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惊醒,只听见“当”的一声,一支镖钉在了床头。还未及反应,一个身影就破窗而入。一把明晃晃的剑就要朝着玉如妍次来,这时,另一个影破门而入,和他厮打起来。

    唐云落?玉如妍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,疑惑地想,他不是会锦城了吗?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另一个影的武功显然不及唐云落,两人打到屋外,惊动了驿站的驿馆,影一看形势不妙,扔下一颗烟雾弹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唐云落,你没事吧?”玉如妍赶到屋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唐云落问,“你伤到没有?”

    驿官慌忙跑过来询问:“大学士,您……您没伤到吧?”身为驿官,很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。****两国一向交好,倘若陈国使节在卫国驿馆出了什么差错,他这个驿官只怕也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,大家不要紧张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驿官这才放心地说:“大家晚上不要睡了,加强警戒,保护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这才拉着唐云落进屋仔细询问:“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有些恼怒地说:“我本来是回锦城的,刚到家就接到了手下的奏报,说是在卫国境内发现了巫若雨的踪迹。我想到你会来卫国,就急忙赶来了。也幸亏我赶得及,再晚一步,只怕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巫若雨?”玉如妍道,“她来卫国干什么?是要刺杀我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于私来说,她自然恨你,想要杀你,但是这件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。你想,倘若巫若雨要报私仇,什么时候都可以,为什么偏偏选在你出使卫国的时候?”

    玉如妍眉头紧皱,说:“你的意思是,巫若雨杀我,出了阴山派的事,还有别的事?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点头,道:“在我看来是这样。上次我告诉过你,在北广府下毒之事后,我曾命门中之人追杀她,可是她逃亡楚国境内后便消失不见。这次却出现在卫国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!巫若雨一定是和楚国有什么联系,所以上次北广府后她逃往楚国才能得到庇佑。而这次我们决定偷运质子回国,为了未雨绸缪,我又来其余三国递交国,她选择在这里杀我,就是想挑起陈、卫两国的争端,破坏结盟,那么楚国就可以借陈国偷运质子一事对陈国发难的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微笑着点点头,说:“你分析得对,但又不止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你想想啊,那么这次偷运质子之事,明明是暗中行事,而你递交国,表面上也是说想与三国互相通商。怎么楚国的人这么快就知道了你们的目的,派人来刺杀你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会儿,才缓缓地说:“难道是……有人泄漏了风声?”

    唐云落冷笑道:“依我看没这么简单,说不定陈国朝中,就有楚国的细作呢。”

    灵蝉这个名字再次闪进玉如妍的脑海中,莫非这一切都是灵蝉暗中破坏?他怎么会知道偷运质子和递交国的内幕,难道他是朝廷中人?而且还是朝廷最核心的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如妍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如妍,怎么了?”唐云落看着她忽明忽暗的表情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长叹一声,说:“难道又是那个楚国安插在陈国的细作吗?想来想去,也只有这个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这个人在你们陈国潜伏很深,不容易找到,而且你们多次的遇险,说不定都是这个人搞的鬼。上次在梅园你遇刺一事,虽然没有声张,但是我已经暗中派人去查了。倘若查到的结果,证明那个刺客和阴山派或者楚国有什么联系,那么有一点可以肯定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接着唐云落的话说:“证明这个楚国的细作就在我们周围,并且还是朝廷的核心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唐云落点点头。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惊呼一声:“糟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唐云落忙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既然我们行动的计划暴露了,那杨大人那边岂非也很危险?我都遇刺了,那杨大人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唐云落压着激动的玉如妍坐下来,说,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唐门的人已经悄悄前往楚国,和杨大人他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又道:“可是,你们也并不知道杨大人他们行走的路线啊!”

    唐云落笑道:“你放心,我已经想过了,不管他们走那条路离开楚国,但是进入陈国的路就只有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潼关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点头道:“没错,除非他们不怕远,从齐国绕道,否则潼关一定是必经之路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还是不免担心,道:“就算他们不会借道齐国,那么潼关就是一个关隘,我们能这样想,陈国也会这样想。说不定陈楚两国都会把重心放在潼关,那么那里一定有场硬仗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浅笑着安慰道:“杨大人身经百战,又有唐门的人配合,一定会没事的。倒是你,还是想想怎么安然无恙地回陈国才是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