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打草惊蛇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夜色中,两人站了许久,一个满怀愧疚,一个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唐云落开口,打破沉默,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声音大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想要说什么,被唐云落抢先道:“不早了,你明日还要上朝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落!”玉如妍叫住转身想要回府的唐云落,说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站在那里,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,轻轻地,温柔地抱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突然一震,不知如何是好。虽然玉如妍心里对唐云落是有一些动情,可是如此亲昵的接触,除了在北广府那次,这是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云……云落……”玉如妍声音微颤,本能地想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唐云落没有抱紧她,而是更加轻柔温和地搂着玉如妍,说:“如妍,若你不是朝廷中人,该有多好?我可以带着你云游四海,或者安居世外,不好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,她却确定了两件事。自己是爱着唐云落的,唐云落也是爱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玉如妍此时是迷茫的,更是幸福的。爱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。让人有些措手不及,又十分甜蜜。

    玉如妍缓缓地,用胳膊揽住了唐云落的腰,唐云落欣喜,轻柔地爱抚玉如妍的头发。

    唐云落问柔声:“如妍,你还记得那日梅园雪夜,我跟你说的那个灯谜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玉如妍说,“那日,我也告诉你另一个灯谜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唐云落有些激动,这才双臂用力,环住玉如妍,说:“记得,我明白你的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一木一目心上称,人去也是旧相识。伊人被锁深宫里,一树梅枝雪底埋。谜底是:想做君妻。

    当时只是戏语,现在确是真心。

    唐云落放开玉如妍,轻轻抚开她有些凌乱的青丝,在她饱满的额头上,轻轻地落下一个轻吻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落在暗处角落中,萧飞卿的眼里。萧飞卿双手紧握,几乎要攥出血一样。滴血的,是他的内心。自己对玉如妍的感情,虽然从未提起,但是桩桩件件,自己对她的维护,难道她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?

    情之所钟,无法勉强。

    萧飞卿收起眼底隐隐的泪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边,唐云落靠在玉如妍耳边,低沉地说:“不早了,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磁性的声音让玉如妍不自主地颤抖起来,唐云落轻笑一声,说:“你再不走,我就要把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推开唐云落,嗔怪地看了她一眼,这一眼,柔情万种。

    赵文政喝道:“大学士,你一向不是鲁莽之人,为何这次这么莽撞?朕是让你们几个查找灵蝉,可是没说让你一个人去探虎穴啊!若不是楚扬,你知道你会怎样吗?”

    “是臣鲁莽了。”玉如妍跪在那里低着头说。

    萧飞卿在一旁,有些不忍心,跪下辩解道:“皇上,大学士纵有不是,但是幸亏时候安排得当,也没有打草惊蛇。臣已经安排了眼线,紧盯林府,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哼道:“这次你打草惊蛇,灵蝉如果真的在那里,有所防备,我们岂不是更难查到?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,臣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赵文政喝道,“只会说罪该万死,你能死一万次吗?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,玉如妍第一次见赵文政生这么大的气。即使是坐上皇位以后,对自己也是恭敬有加,可是这次,也怪自己真的是欠缺考虑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有罪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忙道:“皇上,臣也有罪,不该将林府一事莽撞地告诉大学士。大学士为皇上分忧心切,才会如此行事的。请皇上先治臣的罪吧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怒道:“大学士玉如妍,为政不勤,辜负朕望,罚俸三个月。今日起,闭门思过,禁足大学士府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谢恩。”玉如妍叩头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还想再说什么,赵文政递给了他一个眼神,喝道:“大学士,你出去吧!这段时间,你好好在家中静思己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玉如妍退身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离开,赵文政叹道:“大学士这次也太鲁莽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您是否有别的安排?”萧飞卿问。

    赵文政看了萧飞卿一眼,说:“是的。这次的事就算了,既然打草惊蛇,那就干脆引蛇出洞吧。李石已经给朕出了一个主意,把蛇引出来。你去找李石,好好配合他。另外,这里有一封朕的口谕,合适的时候,宣旨给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训得灰头土脸,刚到家就看见唐云落温暖的眼神。玉如妍的心立刻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唐云落细心地发现玉如妍脸色有些不太好,忙问道,“今天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反而笑着说:“没有啊,接下来的时日,我可以一直陪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云落问,“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,皇上他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道:“唉,太聪明的人,真的是骗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知道自己猜中了,虽然玉如妍被皇上责备,但是能在家里安心地休息几日,不也是很好的事吗?

    当晚,城北大宅中,衣老者十分愤怒,喝道:“你们是怎么暴露的?居然让人都盯到咱们林府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该死!一定是何罗衣那娘们儿办事不小心,才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老者怒道:“哼,那个娘们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这次阻止质子回陈国计划受阻,我被主公大加斥责,都是她害的!要不是想着她在杨楚亭身边还有些用处,我早就处置了她!”

    “主子,赵文政那边已经怀疑上咱们了,现在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者想了想,道:“必要的时候,弃车保帅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鱼雅那贱妇泄露行踪,才暴露了我们,大不了留下何罗衣,让鱼雅去当替死鬼。另外,你再找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虽然何罗衣所给的路线图是正确的,却没有想到李石在城外献计弄了个真假质子一事,导致楚国阻止质子回国失败。昨日鱼雅去林府,让主子狠狠地训斥了一顿,何罗衣知道,若不是因为自己在杨楚亭身边尚有用处,主子一定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鱼雅和何罗衣则完全不知行踪暴露一事。也不知道,其实杨楚亭已经隐隐怀疑上自己。

    这次营救质子,幸得李石妙计,但是杨俊那边仍然在沿途和潼关两次受阻。可见,这次行踪一定提前暴露。

    知道行踪之人,并且有可能泄密给楚国的就是自己和萧飞卿。但是这次行动,自己泄密的可能性最大。那晚,自己已经睡下,却突然想起路线图还在房,这才会进入房,烧掉路线图。

    怀疑何罗衣也是在那个时候。房中,杨楚亭闻到了何罗衣身上的脂粉香气,他当时断定,何罗衣肯定来过房,或者就在房!

    为了验证自己的怀疑,杨楚亭突然转向孩子的房间,到那里后看见何罗衣面色微白,有些喘气,杨楚亭的怀疑更加深了。后来,自己又故意抓住她的胳膊,她脉搏较快,像是紧张加上刚刚奔跑的缘故。

    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何罗衣借口孩子不舒服,实则偷偷到了房,偷看了自己的路线图。然后自己来到后,她就藏在房或者刚刚离开。预感到自己可能回去顺道看孩子,便飞速跑向孩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杨楚亭回来后,查问了一下府中的下人,据说那日自己出发后,何罗衣虽然没有出门,但是鱼雅借口买东西,出去了很长时间。鱼雅是何罗衣带来的陪嫁奶娘,这也让杨楚亭更加怀疑鱼雅,并觉得,她们两人,本身就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何罗衣和鱼雅,很可能就是楚国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细作。而去年,赵文政曾命自己和玉如妍、萧飞卿二人暗中查探灵蝉一事。那她们两人,会和灵蝉有关吗?

    杨楚亭回来后,也没有表现出异常,何罗衣觉得,他可能是没有怀疑什么。但是杨楚亭却因为另一件事,而心中疑团重重。

    玉如妍不知为何,被赵文政斥责,在大学士府静思己过。虽然赵文政表面上是说,玉如妍为政不勤,办事不利,但是杨楚亭总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切,会和何罗衣有关吗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