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引蛇出洞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何罗衣的声音打断了杨楚亭的思路。

    杨楚亭接过何罗衣端上的参茶,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只是感叹伴君如伴虎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何出此言?”何罗衣问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叹了一声,说:“玉大学士被皇上罚俸,关在府中静思己过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惊讶地问:“真的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杨楚亭喝了一口参茶,摇头道:“具体为什么,我也不十分清楚,听说是为政不勤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你可要好好为大学士在皇上面前说句好话啊。”何罗衣劝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打破:“如果真的是为政不勤,皇上斥责两句,关几天也就没事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何罗衣问道,“妾身明日去看看大学士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。”杨楚亭说,“皇上下令让她静思己过,你怎么好去呢?过两天再看吧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遵照赵文政的指示,来到李石家中。李石提出,既然玉如妍打草惊蛇,虽有楚扬事后处理,但也不免惊动敌人,不如干脆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按照李石的计划,鱼雅是最值得怀疑的,那么就一不做二不休,抓走鱼雅,将她背后之人逼出来。

    李石这一计,有可能抓不住灵蝉,不过倘若鱼雅真的是灵蝉的人,起码也能抓住她的同伙。同样,李石也算到,灵蝉可能会弃车保帅,但只要抓住鱼雅和她的同伙,口子一撕开,后面灵蝉的狐狸尾巴就藏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灵蝉心思缜密,定会转移林府,现在就算派人监视也是人去楼空。灵蝉是个厉害的对手,所以要出其不意,也只能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石计划,让赵文政暂时忍耐几日,让灵蝉那边以为赵文政并不知情,放松警惕之下,才能一举行动,打击他们,让他们没有反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一连过了十几日,忠亲王还在侦办赈灾粮款贪腐案,赵文政在朝上朝下也商讨的是赈灾粮款一事,其他事绝口不提。并且,在朝臣们为玉如妍求情时,赵文政还是怒气未消,指责玉如妍辜负他的信任,在各地开办免费讲学一事上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看见赵文政还是余怒不减,朝臣们也都不敢再劝。原本因为赈灾粮款一事,赵文政天天雷霆之怒,在朝堂上大家斥责,再加上玉如妍一事,谁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十来日玉如妍倒是难得清闲,每日和唐云落写字下棋,谈天说地。偶尔何罗衣回来这边,但是玉如妍不能见她,她只能托唐云落带些东西,玉如妍心中感激。感激之余,又不免担心。不过这么多日,何罗衣依旧如故,难道一切都是一场误会?鱼雅之事根本就是巧合,还是没有连累到她?

    直到自己被皇上“禁足”的第十三日,萧飞卿才来探望自己。进门口,看见玉如妍和唐云落正在柔情蜜意地拆字猜谜,心中难免酸楚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,你怎么来了?”玉如妍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正色问:“玉如妍,你这么多日在家,可有静思己过?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说:“我……我知道自己鲁莽,确实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笑道:“大学士既然已经知错,那我也可以宣读皇上圣旨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只听萧飞卿突然严肃地说:“玉如妍接旨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接旨。”玉如妍忙在院中跪下,一旁的唐云落也跟着跪下。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传皇上口谕,玉如妍明日去杨府,配合萧飞卿捉拿人贩鱼雅,钦此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。”玉如妍起身,问道,“萧大人,皇上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大学士冰雪聪明,还用我来解释么?大学士若不是心有疑惑,又怎么会在城北查探,还险些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立刻明白了:“难道皇上真的怀疑鱼雅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萧飞卿道,“李石献计,直接捉拿鱼雅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然后顺藤摸瓜,即使查不到灵蝉,也能查到他手下之人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只是,皇上为何让我配合,不直接下令呢?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你刚被关起来时,杨夫人就想要来看你,被杨大人拦住了。后来,皇上授意杨大人,杨大人才同意她来找你。这正好是一个你去杨府拜会的借口。至于为什么不派人捉拿,因为皇上害怕消息走漏,敌人有所防备,才让你以感谢杨夫人之名,去杨府做客。然后突然发难,让他们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问:“那萧大人你会配合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萧飞卿道,“我会带人埋伏在杨府周围,明日我会跟你一起去,他们以我摔杯为号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柔声道:“如儿,明日我也陪你去,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头,笑着点头道:“好,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目光闪躲,不自然地转过头去,谁都没有看到他背过去的手,紧紧地攥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边,萧飞卿小心调动人马,所去捉拿之人,都是楚扬的御林军精锐。带领他们的人,也是楚扬。

    衣老者换了一个大宅作为联络的地点,当日清晨,老者被吵醒,突然听到手下来报:“主子,我们宫中的探子回报,御林军精锐昨夜突然调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者一愣,问道,“御林军调动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现在御林军只是暂时集结在宫中,还不清楚去向。”

    老者疑惑地说:“赵文政这小子突然抽什么疯?”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清楚,最近他不是一直在督办赈灾粮款一事么?难道是因为这件事才抽调御林军的?”

    老者摇摇头,沙哑着嗓子说:“不会,这件案子就算要抓人,也是当地官府,御林军只负责防卫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京城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者想了想,惊呼道:“不好!鱼雅!”

    “主子,您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说:“我就说么,赵文政这小子还真是心机够深,想要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!”

    “主子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你速去杨府,告诉何罗衣,鱼雅已经暴露了,让她弃车保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衣老者的手下赶到时,御林军已经秘密在周围埋伏,他根本进不去,无法通知鱼雅。焦急时,想了一个办法,在纸团上写好了:主子有令,速杀鱼雅。在纸团中包了一块石头,用弹弓扔进了何罗衣的院子。

    今日正好是沐休之日,杨楚亭没有上朝,而是早起在院中锻炼。衣人十分着急,不知道何罗衣有没有看到纸团。此时下人们也陆陆续续活动起来,周围御林军防守严密,根本无法进去报信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玉如妍和唐云落提着东西来到了杨府,衣人一见形势不对,慌忙离开。

    何罗衣见玉如妍来,自然是欢喜,将二人迎进内院。这时,萧飞卿也如约而来。原是杨楚亭约了他,要商谈军饷一事。

    鱼雅将慕辰慕雨抱了出来,两个孩子见了玉如妍,高兴地跑过去,围着她直闹腾。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西席的师父正在等你们呢,快把孩子们带下去吧,我们还有正事要商讨。”

    何罗衣笑道:“妾身知道了。鱼雅,你把少爷小姐送到西席后,把我房间里的极品燕窝炖了,端一碗给大学士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何姐姐,不必了,我身体挺好的。”玉如妍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还客气什么。”何罗衣笑着,就命人去沏茶,摆好果品。

    萧飞卿递给了玉如妍一个眼神,玉如妍知道,燕窝端来的时候,就是他们行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几人还没有谈到正事,正在寒暄的时候,何罗衣见鱼雅端着燕窝来了。这时,慕雨突然跑进来,跳着脚说:“爹爹娘亲,慕雨刚才在娘亲院中捡到一个纸团,里面包着石头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疑惑时,慕雨开心地打开来看,大声在大听中念道:“爹爹娘亲,上面写着,主子有令,速杀鱼雅。”

    一语毕,瞬间屋内安静了下来,一触即发!

    鱼雅手一抖,燕窝的碗掉在了地上。萧飞卿迅速反应,假装惊讶地将茶杯摔碎,御林军听到号令,楚扬一声令下,数十名御林军精锐突然冲进杨府,将众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一眨眼的工夫,楚扬的剑已经抵在了鱼雅的脖子上。萧飞卿的短匕首也突然指向何罗衣。

    唐云落手快,一把抓住杨慕雨,抱在怀中,用手捂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