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大开杀戒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短短十数日,杨楚亭从享有爵位的一品兵马大元帅,降为辅国大将军,又降为云麾将军,现在第三次降为定远将军。

    赵文政宣旨过后,瞪了玉如妍一眼,甩袖回了寝宫。

    次日,杨楚亭三番遭贬的事就传遍了行宫,让朝臣们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赵文政盛怒之下,同样惩罚了玉如妍。将她由一品内大学士,降为从二品翰林院掌院学士。

    赵文政对两人接二连三的降职,震动陈国朝野。

    玉如妍此番目的,只是为了让杨楚亭再次振作起来,对于官位高低心中并不在乎。只是,玉如妍怕这样会弄巧成拙,杨楚亭以后见到孩子就更加难了。

    宣读完二人贬官的圣旨后,赵文政外出狩猎,累了一天,晚上在寝宫休息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,对不起,都是我事先没有安排好。”玉如妍找了个空,见到了杨楚亭,一脸愧疚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安排的不好,而是皇上早就设好了圈套。”李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夜幕中,李石背着走走来,看着满怀愧疚的玉如妍笑道:“玉学士,你的聪明只是在诗之上,却一点也不懂皇上的心思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问:“李大人,你的意思是,昨晚是皇上有意安排的?”

    李石笑道:“玉学士,皇上狩猎,带两个小孩子出来干什么?静姑姑能带出来,自然是皇上默许的。而且,若无皇上默许,杨大人能见到孩子们吗?”

    杨楚亭点点头,说:“原来,皇上是想借这个机会,再次打压我们杨家。所以故意安排孩子顺利和我想见,自己再早些休息让我们放松警惕,然后抓我一个现行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人也不要过分忧心,皇上是赏罚分明的。”李石道,“不论这次是不是皇上故意安排,三番对你的处罚自有皇上的目的。至于皇上为何要这样做,我现在还猜不透。所以你还是稍安勿躁吧。”

    李石的话让玉如妍浑身冒起了冷汗,一个十四岁的少年,怎么会有如此的心智?或者真的如李石所言,自己只是精通诗,只是一个“教先生”,而真的不适合做朝臣。作为臣子,猜不透皇上的心思,说不定哪天就激怒了皇上,就如这次一样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教大的孩子,想着那年在永城无助恐惧的孩子,玉如妍才发现,他已经真的高高在上,成为那把龙椅的主人。

    他喜欢玩弄权术,喜欢制约平衡,喜欢让人捉摸不透他,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政儿了。想到这里,玉如妍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杨楚亭见过孩子后,也相通了很多,不管皇上的目的是什么,只要有孩子在,自己就会重新振作。为了孩子,为何杨两家,不论是什么官位,都要勤勉做事。孩子们虽然暂时不能想见,但是在宫中还能衣食无忧,有静姑姑照顾,又有太傅教授功课,何尝不是因祸得福?

    玉如妍得知他的想法,欣慰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石打趣道:“用自己的锦绣前程换来的,玉学士,值得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值得就值得。”玉如妍笑道,“我不在乎什么官位的。”

    京城一座精致院落中,老人坐在太师椅上,听衣人禀报道:“主子,这下赵文政可是帮了咱们大忙。两个他所谓的肱骨大臣接连被贬,还真是兔死狗烹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小子还是年轻,沉不住气。”老者冷笑道,“如此也好,虽然何罗衣和鱼雅死了,可是陈国也没有占多大的便宜。损了一个何家,又败落了一个杨家,还有那个女人也没有了往日的辉煌。这一仗,我们算是扳回一局。”

    衣人笑道:“主子说的是,谁让陈国总是处处和我们楚国作对呢。主子,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老者阴狠地笑道:“下一步,我要让陈国官场彻底腐败到底,要让陈国百姓知道,那些当官的有多么龌龊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深谋远虑,属下不及万一。”

    两位辅政大臣接连遭贬的风波还未过去,由忠亲王审理的赈灾粮款贪腐一案又风波再起。

    此番忠亲王审理贪腐一案,不仅将这次赈灾粮款贪腐的官员揪了出来,甚至撕开了一道口子,将几年前,乃至十几年前的贪腐案都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据说在审案之时,有些官员为了自保,将以前的种种行为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,有的见自己被抓,也把上线下线连带的官员也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网的一个接点断裂,整个网就像中邪了一般,层层断裂。

    整个陈国朝中,近半数的官员都牵扯其内。事件蔓延甚广,牵扯无数官员,连赵文政也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!”赵文政在朝堂上撕碎了奏章,怒道,“朕原本以为你们都是两袖清风的,没想到居然背地里这么龌龊。每天在朝堂上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,当朕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“臣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一脚踹翻了案桌,骂道:“对,这次你们说对了!所有涉案官员,全部处斩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皇上万万不可!”萧飞卿急忙劝道。

    赵玄方也慌张地说:“皇上,请您收回成命。若是我陈国一半官员被斩,皇上您拿什么治理国家?”

    萧飞卿忙道:“是啊,皇上,大贪首贪可以严惩,其他人皇上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怒道:“给他们机会?他们都是国之蛀虫,窃国大贼,难道要等他们把我陈国掏空了,再处置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虽然此事牵扯官员甚广,但是不能真的全都斩了啊!”萧飞卿道,“若这些官员都被处斩,空出来的位置谁来填补?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所言极是,我们陈国正常的运转都会困难。”赵玄方劝道,“皇上三思啊!”

    赵文政一语不发,看着朝堂上跪了一地的大臣,眼睛气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玉学士,你怎么不说话?”过了一会儿,赵文政才问,“这次幸好你没有牵扯其中,你不是应该像忠亲王和萧爱卿一样劝朕的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皇上盛怒之下,臣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冷笑一声,道:“玉学士何时也这么谨小慎微了,你以前做事可胆大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赵文政是指上次春猎一事,低声道: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朕要你说,你必须说!”赵文政吼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这才缓缓开口:“皇上,贪官污吏固然可恨,但是全部杀了,我们陈国也会濒临亡国的危险。皇上曾说,乱世宜用重典,但臣以为,治大国若烹小鲜,重典犹如重盐。一道菜若盐放多了,就会苦涩变味。皇上,请您看在他们也曾效忠陈国,效忠先帝,对您的顺利登基也出过力的份儿上,网开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,朕要如何网开一面?”赵文政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答道:“首贪必办,悔过从宽。望皇上依萧大人的意思,从轻发落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沉默了一会儿,下旨道:“好,朕就准卿所奏,但是此番贪腐一案牵连太广,包括现在朝堂上的不少官员。朕以为,必须要用此事给所有人一个警钟,看以后谁敢贪污!”

    底下跪着的人面面相觑,等着赵文政的最后决定。

    “玉学士说的对,朕不能真的把一半的官员都送到断头台,但是朕也要用鲜血告诉各位,在朕执政期间,谁若起了邪念,朕决不轻饶!”赵文政怒道。

    “臣谨遵皇上教诲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叹道:“所有涉案官员,贪污银两全部上交国库。凡贪污达到一万两以上者,一律抄家灭九族!一万两以下,一千两以上者,斩首示众,灭三族,其余亲眷发配边疆,后代不得进京为官。贪污千两以下百两以上者,革职罢官,全家发配边疆奴役二十年!贪污百两以下者,留职查看!”

    萧飞卿刚要说什么,就被赵文政掐断了话头:“这已经是朕三思过的结果了!若有空缺,先由后补之人顶上,后期考察再行留用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想劝说,就被身旁的李石拉了一把,示意她不要再说。

    赵文政道:“朕知道,你们一定觉得朕处罚过于狠辣,但是朕告诉你们,朕平生最恨一个贪字!以后陈国律法也要修改,若有贪腐,都这么处理。否则贪腐之风再起,就还会像今天一样,这是动摇我陈国国本!谁若胆敢再有异议,与首贪同罪!另外,还有一件事。”赵文政道,“朕去年招贤纳士的那些人,吏部的人斟酌一下,若是有能用的就立刻启用。李石,这件事你负责一下。还有,今年恰逢科考,这件事萧爱卿和玉爱卿联合礼部共同去办,为朕选拔良才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新的律法及这次处置一经公告,诸国震动。人人都说陈国皇帝心狠手辣,寡恩寡情。

    陈国上下大开杀戒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