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惊人消息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端午沐休过后,一封神秘来信让玉如妍内心不安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这封信是从后门的门缝中偷偷塞进来的,管厨房的张妈早起买菜的时候,看见地上有一封信,恰逢玉如妍已经上朝,只好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下朝回来后,张妈才将信递给她看。

    信中希望玉如妍明日亥时前往城北百姓亭,有要事相商。从字迹上,玉如妍看不出是何人所写。唐云落江湖经验丰富,看到信后也信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呢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皱眉道:“不好说,我先派手下的人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玉如妍道,“明日我准时赴约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阻止道:“不好,万一是个陷阱呢?而且我现在除了阴山派的巫若雨,也想不出有谁想要害你。若是巫若雨还好,若是别人呢?我们毫无防备,只怕你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这样吧,我去找杨将军,让他暗中跟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唐云落道,“杨将军去太过张扬了,而且不知道什么事,杨将军贸然知道反而不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唐云落是有些私心的,自己的女人当然由自己护她周全,为什么要借别人的手?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吧。”唐云落说,“再叫上我手下的人,既不张扬,也能随时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如妍浅笑道。

    对于唐云落的“私心”,玉如妍心知肚明,但也不愿意点破。这是唐云落爱自己的表现,为什么要拒绝呢?

    次日亥时,唐云落挑好了几个得力的家丁,暗中跟随自己。唐云落一路小心谨慎,护着玉如妍到了城北的百姓亭。

    时间还未到,玉如妍坐在亭中,唐云落坐在她身边,仔细留意着一旁的动静。唐门的人也在四周埋伏,以布谷叫声为号,小心保护。

    “玉大人!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头看去,只见前方一个影正在靠近。唐云落手上提着灯笼,玉如妍看不清她的样子,只是觉得声音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玉如妍不确信地问,“嫂子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柳穗跑上前来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这才看清她的脸,忙迎了上去,只见她一副乞丐打扮,问道:“嫂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玉大人,我终于见到你了。”柳穗说,“我留了信给你,还怕你不会来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拉着柳穗坐在亭中,问道:“嫂子,你不是回乡了吗?怎么这副打扮来了这里?”

    柳穗抬头看了看唐云落,唐云落会意,直接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,我是玉如妍的未婚夫,有话你就说吧。若是不方便,我可以先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未婚夫”三个字让柳穗愣了一下,说:“玉大人,既然这样,我可以说,这位公子也不用回避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问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柳穗眼睛一红,道:“玉大人,此次我回乡,发现了一件事情,害我家破人亡的两个人,王吉已经被腰斩,可是那个曾因为贪腐被皇上判了诛灭三族的余翔县知县蒋平,居然没有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柳穗的话让玉如妍惊愕无比,一旁的唐云落也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玉如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死?你见过他?”

    柳穗点点头,说:“这次科举中的冤案,已经传遍了陈国,包括传到了余翔县。我才回家不久,有一天半夜就有人翻墙进来,想要杀我!幸好隔壁的福伯一家还未休息,听见了动静过来救我,我才捡回一条命。那个要杀我的人,就是以前余翔县的知县蒋平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他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柳穗点头道:“确定。那个贪官,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!而且不光是我看见了他的脸,福伯一家也看见了。我知道事态严重,所以才让福伯一家先不要声张。我乔装乞丐进京,一是为了避开蒋平的追杀,二是为了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皇上下旨判了灭三族的人,居然罪魁祸首没有死?!这是何等惊人的消息!

    玉如妍心里想的,已经不是余翔县的蒋平一人,而是年初贪腐案中,被赵文政下令抄家灭族的那些贪官们。如果仅仅是蒋平一人逃脱法网也就罢了,若是还有人也逃脱了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如妍不禁浑身打冷战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除了你和你的邻居,没有人知道了吧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柳穗摇摇头,说:“没有,福伯一家忠厚正直,不会乱说的。而且那晚虽然惊动四邻,但是后来我传出话去,说是有强盗得知皇上抚恤了纹银给我,所以半夜入室抢劫,暂时也不会有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。”玉如妍道,“想必蒋平听说了你进京告状一事,并且知道了王吉被斩,所以来报复你。”

    柳穗点头道:“玉大人说的对,王吉是我们那一带的恶霸,自从蒋平被皇上判了灭三族之刑后,王吉躲了起来。后来被抓紧京城受审,并且被腰斩,这件事传回余翔县,乡民们拍手称快。所以,那贪官也一定是知道了这个消息,才会来杀我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安慰柳穗道:“嫂子,你也别担心。这样吧,你先跟我回去,暂时住在云落那里。这件事我自然会和萧大人商议,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住在唐公子家中,不太好吧?”柳穗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说:“夫人放心,我会安排你住在我们唐门的分舵,由唐门中人保护你。那贪官知道你在京中和玉如妍有旧交,你住在大学士府中就太扎眼了,难免会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柳穗感激地说:“多谢大学士、唐公子费心安排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一声口哨声,四周唐门的人突然出现,柳穗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嫂子别怕。”玉如妍安慰道,“他们都是云落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上前悄悄嘱咐一个人,那人便带着柳穗去了唐门在京城的分舵安置,玉如妍送别了柳穗,在唐云落的陪伴下,回了家中。一路上,玉如妍发眉头就没有伸展过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一定能查到蛛丝马迹的。”唐云落安慰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喃喃地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次的事不那么简单。云落,你有没有想过?”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其实回来的路上我也想了,可能的情况只有两个,就看我们能不能真的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唐云落道:“一是蒋平一事只是个例,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法侥幸逃脱。二是这整件事都是一场大的阴谋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混乱的思绪渐渐有些明晰,还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唐云落的眼睛,问道:“这么说,有可能这次贪腐案的所有被斩官员,或者说其中很多人都和蒋平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唐云落点头道,“是有这个可能。不过我们没有证据,这也只是其中一个可能罢了。我也希望蒋平一事只是个案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心中,也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诡异,甚至隐隐觉得不是只有蒋平一人逃脱法网这么简单。或许,或者说唐云落心中已经隐隐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。

    往楚国巫若雨的方向查去,或许会有收获。唐云落心中不知不觉地腾起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玉如妍没有张扬,而是私下告诉了萧飞卿,萧飞卿听后的反应和玉如妍一样惊讶。但是萧飞卿更加沉着,心中也觉得此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会派人暗查的。”萧飞卿道,“这件事万不可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头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。云落那晚也听说了,也再派人暗查。相信两方合力,一定能查到些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知道此事涉及朝廷机密,本不愿意江湖上的势力插手,却也知道有些事情还是江湖中人去查更方便些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们要不要告诉皇上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想了一会儿,才摇摇头道:“暂时不要,我们先顺着蒋平的线往下查,能不能查到还是未知数,这件事先不要惊动皇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头道:“其实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当做没有这回事,一如往常就好。”萧飞卿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深知此事的关巧,若是真的有阴谋在,那将会比年初的贪腐案更加震动朝野。年初之时,贪腐一案已经几乎让陈国血流成河,这次蒋平之事若不是个案,那将是一场更大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似乎这一场风波,已经无法避免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