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章 疑云重重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萧飞卿暗查的思路非常明显,第一步是派人去了余翔县。

    蒋平已经漏了行踪,肯定不会停留在余翔县,而是在附近徘徊。萧飞卿根据这个思路,在余翔县周围进行拉网式的暗查。

    萧飞卿希望,这件事只是蒋平个人所为,买通了行刑或者监狱之人,自己免过了死刑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萧飞卿看着夜空喃喃地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的思路则明显不同,他派人去了楚国,调查阴山派巫若雨的行踪。他隐隐觉得,这件事和楚国有逃不了了干系。唐云落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曾收回了上次追杀巫若雨的“歃血令”,责令手下暗查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日的暗访,萧飞卿和唐云落同时带回来了暗查的结果。

    蒋平自那日杀害柳穗不成,躲到了余翔县偏远山村中,过了几日,又假扮成乞丐在余翔县周围乞讨。恰巧被萧飞卿的眼线发现。

    蒋平逃脱法网已经确定,萧飞卿就按照这个线索,在年初所杀了一大批贪官的名单上寻找漏洞,进而派出第二批暗查人员。

    根据年初所杀贪官的名单,从他们的籍贯或者任职地继续暗查,看看还是否有“漏网之鱼”。

    唐云落带回的消息则更加扑朔迷离,因为楚国皇帝奢靡****,曾导致国库空虚。但今年年初,楚国国库突然丰盈起来,甚至整修了淮水的工事。楚国民间传言,因为陈国黄河河套地区去年的洪灾,今年楚国皇帝励精图治,兴修水利,在民间得到赞颂。

    更加奇怪的是,经过唐云落的暗查,楚国曾从西域巫族购买了大批的西域水果及珍宝,中间交易的人竟然是阴山派的余孽假扮商人所为!

    种种消息汇总过来,令玉如妍有些摸不着头脑,这桩桩件件似乎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幕后推手在策划,可是突破点在哪里呢?

    玉如妍和唐云落的意思,都是先不要着急抓捕蒋平,只要暗中派人监视。或许蒋平就是一个口子,等待合适的时机撕开。

    唐娆对唐云落的做法十分不满。自从去年认识了玉如妍后,被迫和朝廷之人有了联系,唐云落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在京城住了大半年不回家,还中途参与了洪灾的救助。中间曾下“歃血令”追杀巫若雨,现在又取消了歃血令,命全唐门的人在楚国及巫族暗查。

    快一年的时间,唐云落只回过家中一次,还是在玉如妍参加科考阅卷,不能出翰林院的情况下。回家后,唐云落提出想要娶玉如妍为妻的想法,遭到了唐娆和唐娇的反对。唐云落任性离开锦城,又回了京城,唐娆十分愤怒,心里也对玉如妍更加不满。只因她朝廷大员的身份,不好发作,但对玉如妍成为唐门掌门夫人一事极其反对。唐娆心中隐隐觉得,唐云落会被玉如妍的身份或者这份感情所连累。

    在萧飞卿将网渐渐张开,暗查当时一大批被斩官员时,玉如妍按照唐云落的思路,将注意力的重点放在了巫族和楚国身上。

    玉如妍在家中,整理了一下楚国这两年的情况。

    楚国皇帝是中原诸国中出名的荒淫昏君,只是楚国近百年来国力强盛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才没有被其他国家吞并。

    近几年来,楚国皇族奢靡之风盛行,导致国库空虚,勉强支撑。今年楚国能拿出银子休整河工,这是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这个破绽暗含三个疑点,一是整修河工的银子从何而来,这是最显而易见的。二是楚国既然国库空虚,何来大批银两从巫族购买物品?而且购买的这些物品又有何用处?三是楚国和巫族交易后,竟然有银子修葺河工,不像是楚国出钱去“买”,更像是巫族送钱给楚国一样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梳理出疑点后,玉如妍又将灵蝉的名字再次写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根据回朝之后,楚国细作灵蝉的各种疑点来看,此人的大致情况也能够知晓。一是灵蝉在楚国位居高位,因此才能从朝中破坏陈国。二是灵蝉在楚国威望甚高,甚至权势滔天,因此才能在将门世家的杨家安插何罗衣作为眼线。

    符合上面条件中的人,在陈国人数也不算少,朝中大臣们有的也很有势力,宗亲们有的也极有背景。但是同时符合两个条件的,玉如妍又排除了一批人,锁定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“累了就歇会儿吧。”唐云落劝慰道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这些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中,查找线索,唐云落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不是累,就是很多事情还想不通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躲过玉如妍手中的笔,嗔怪道:“想不通就不要想,过几天再想说不定就能柳暗花明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唐云落,玉如妍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云落,上次杨夫人……就是何罗衣中毒一事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!”唐云落说,“还有宫里的静姑姑,因为这件事,我才认识了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脸不禁有些泛红,还是言归正传道:“有一件事我们似乎遗漏了,就是上次的中毒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和现在我们正在查的事,有什么关联吗?”唐云落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有,这个关联的关键点就是何罗衣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问道:“何罗衣?她中毒不是跟你出宫的丫鬟,赵文政身边的宫女所为吗?这件事过去了快一年,还有什么疑点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我以前从未想过,何罗衣中毒一事还有可以推敲的地方。染春是下毒之人,何罗衣真正的身份是楚国的细作。那么给楚国细作下毒的人,她究竟是谁呢?曾经,我误以为染春是楚国之人,但是何罗衣身份揭开后,染春楚国细作的身份就被排除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点头,说:“也就是说,染春不是楚国人,是别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玉如妍道,“如果染春不是楚国人,那么她害的人就是楚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忙道:“你是说除了何罗衣,楚国的细作还有静姑姑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。”玉如妍道,“能把细作安排在宫中和杨府的人,就有可能是灵蝉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点头道:“有道理,或许,我们也可以从静姑姑身上找到灵蝉的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不止如此,静姑姑若是楚国人,那么暗害她的就是别国人。宫中或者朝中,除了楚国,定有别国细作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也是关键点,就是楚国和巫族的交易。”玉如妍说,“顺着这条线查,也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。这些蛛丝马迹可能就是我们想不通又极为关键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点头道:“我会吩咐唐门的人,现在我们要从三条线开始查,一是宫中,二是蒋平那些被斩贪官,三是宫中的静姑姑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有些为难:“前两条线还好说,或许只是时间问题。只是静姑姑那里要查只怕不易。首先他是皇上乳母,一直陪在他身边,在宫中地位举足轻重。其次是静姑姑的来历,过了这么久只怕也找不到查她的头绪。三是若是在宫中展开调查,就一定会惊动皇上。而且宫中之事,除了皇上,只怕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将暗查的事做得滴水不漏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问道:“而且这件事一旦皇上参与,难免不会打草惊蛇。现在是让皇上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了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具体的要等你和萧大人那边有确切的消息传来,才能决定要不要告诉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,静姑姑这条线只能暂时放下了?”唐云落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目前来看只能如此,等前两条线查清楚了,再禀告皇上,由皇上下令暗查,一定会势如破竹。”

    经过新一轮的暗查,结果让玉如妍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萧飞卿这边,在暗查蒋平过后,将当时涉案官员都进行了暗中跟踪,目前为止发现了十余个涉案官员及家属的行踪。

    当时赵文政铁腕手段惩治贪腐案,陈国上下近三百余位官员被牵连,其中判斩首、灭族的官员就有一百多位,当时陈国可以说是血流成河。难道这些涉案官员都逃脱了法网的处置?那么那些死了的人都是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玉如妍不禁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唐云落那边的消息让人更加疑惑,楚国前段时间有一些死囚或者重病囚犯接二连三暴毙,时间也和当时陈国处置贪官案时间吻合。

    唯一合理的解释是,陈国贪腐案的涉案官员,有很多人通过不明手段逃避了死刑,那些暴毙的囚犯就是他们的替死鬼。那么楚国今年财政突然充裕也可以解释得通,陈国涉案官员将贪腐款项悉数拿出,买死囚做自己的替身。钱财就由陈国转向了楚国,中间运作这一切的人就是楚国的灵蝉。

    阴山派从巫族那么远的地方买大批的东西回楚国,这本就不合理,而所买的东西不过是个幌子。只是灵蝉将钱财转移道巫族,再由阴山派的人假意从巫族购买东西,实则运送钱财回楚国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