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拨开云雾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铺开一张干净的白纸,将所有的事情及串联人物写在上面,渐渐的,思路已经明晰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回朝后所发生的所有事,可能和楚国有关的都罗列在旁,灵蝉的影子已经逐渐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陈文帝在位时,灵蝉已经开始了自己在陈国的间谍活动。文帝驾崩,赵文政即位,灵蝉以为小皇帝年幼可欺,因此经常暗中破坏陈国内政,在陈国上下散步对赵文政不利的谣言。

    后来,也许是灵蝉发现了赵文政并非想象中那么好控制的人,便对陈国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。比如去年的黄河水灾,比如楚国六皇子归国一事,乃至现在在贪腐案上做了巨大的手脚,让贪官污吏逃脱法网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灵蝉所为。

    现在,玉如妍和萧飞卿觉得时机已经成熟,可以让赵文政在宫中暗查,萧飞卿借口何罗衣一事,暗示赵文政宫中尚有细作潜伏。

    其实,在静姑姑中毒一事后,赵文政就已经开始留心宫中的人。这段时间一直暗中查访,发现了一些有问题的内监宫女。

    赵文政和萧飞卿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萧飞卿问道:“敢问皇上,宫中查出的人可有什么疑点?”

    赵文政说:“最近朕一直派人在宫中留心着,御林军中的安慰发现了十几个内监宫女行为诡异,朕已经秘密将他们找来问话。有一些是齐国的,有一些是楚国的。有问题的人,朕已经下令处死了。宫里死个人本就是常事,所以应该也没有打草惊蛇。但是静姑姑一事,朕一直还没有查。若不是你跟朕提起,朕都不会怀疑静姑姑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静姑姑是皇上乳母,与皇上感情深厚,皇上自然而然会避开自己身边亲近的人,这也是常理。”

    “常理?”赵文政冷笑一声,“连从小照顾朕长大的乳母都是楚国的细作,朕还能信任谁?”

    萧飞卿也跟着沉默了一阵儿,道:“皇上,关于静姑姑,还请皇上严查。”

    “法度面前,朕从不姑息。”赵文政坚定地说,“朕也要多谢萧爱卿,你一直在查灵蝉的事情,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样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点头道:“是,而且最近贪腐案一事,已经显而易见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眉头深锁:“朕真是没有想到,朝廷判了死刑的囚犯,居然能在上断头台的时候偷梁换柱!这个灵蝉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灵蝉自然可恶,皇上放心,臣一定严查,让这个恶人无所遁形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朕交个底,灵蝉是谁,你心里有没有数?”赵文政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怔了一下,才道:“皇上,臣心中是有几个人选的,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,臣也不便说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点点头,道:“朕也不是要追问你灵蝉是谁,朕也清楚,没有证据的怀疑无异于打草惊蛇。只要你心中有数就好。至于静姑姑一事,朕会让小木子留意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赵文政早就开始在宫中暗查细作后,并没有显得惊讶。只要是威胁到陈国以及皇位的事,赵文政历来都是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“关于灵蝉本人,你有没有最怀疑的人?”萧飞卿问道。按照目前查案的情况来看,萧飞卿也能猜到几个人,但是具体是谁,他并不确定。

    玉如妍反问道:“萧大人呢?”

    萧飞卿摇了摇头,盯着玉如妍道:“不是很确定。我只能锁定一个范围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,此事就算萧飞卿心里有数,只怕也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进门,看萧飞卿和玉如妍四目相对,不免有些吃醋,咳嗽了一声道:“如妍,该……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回头看了唐云落泛酸的表情,撇了撇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玉如妍失笑,刚吃完晚饭,怎么会该吃饭呢?唐云落自己也觉得这个借口太过可笑,自己说完都有些想抽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玉如妍还是没有点破,笑着说:“我想吃荷叶粥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正囧得不知该怎么办,幸好玉如妍即使维护了自己的面子,听说玉如妍想吃荷叶粥,唐云落高兴地以这个为借口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脸尴尬的唐云落走后,玉如妍提起笔,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,然后看着萧飞卿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飞卿没有表现出惊讶,玉如妍猜,或许这个人也在他的名单中。但他微蹙的眉头还是表现出,他并不愿意相信真的是此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会是……他吗?”尽管萧飞卿也怀疑过,但是还是把这个人从名单上划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萧大人,一件事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因素,最后的那个即使再不合理,再匪夷所思,也是事实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沉默了,玉如妍问道:“大人是不愿意相信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证据。”萧飞卿没有回答,只是摆出了事实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道:“萧大人,其实很多事情不需要证据,所有的矛盾点都指向一个人时,还用证据么?”

    “玉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证据或许很快就有了,皇上不是正在查静姑姑么?”

    萧飞卿长叹一声,说:“天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。”玉如妍知道,萧飞卿不愿意相信那个人,那个他以为可以信任的人是楚国的奸细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玉如妍何曾没有经历过?

    何罗衣,原本玉如妍以为的好姐妹,最终在监狱里用那样恶毒的语言伤害自己。那一刻,她似乎看清了何罗衣温婉贤淑的表面下,隐藏的阴毒狠辣。

    说她被心中的仇恨燃烧得丧失理智也好,说她真的憎恨玉如妍也罢,那个曾给了自己信任的人,却亲手毁了自己的信任。

    杨楚亭的结发妻子,皇上的奶娘,皇上身边的宫女都是最近身的人,却因为国家的斗争开始害人。

    “信任”二字在此时,显得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唐云落端着一碗荷叶粥推门进来,见玉如妍坐在桌子前面发呆。

    “萧大人走了?”

    唐云落的声音打断了玉如妍的思绪,玉如妍换上温和的笑容说:“走了,我都该吃饭了,他自然也要回去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鼻子轻哼一声,知道玉如妍在拿刚才自己吃醋的“拙劣”借口打趣。

    玉如妍见唐云落面色有些尴尬,知道适可而止,也没有故意再刁难,而是问道:“荷叶粥没有加糖吧?”

    见玉如妍将刚才的事轻轻揭了过去,心中有些小窃喜,说:“没有,我知道你不喜欢吃太甜腻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你也吃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看着你吃就好。”唐云落笑着说。

    最平淡的幸福,往往也是最奢侈,最遥不可及的。乱世中若能寻求这一刻的安稳,唐云落也觉得幸福。

    无论以后还有多少风雨,只要心里还留着这一瞬的美好,足矣。

    “云落,你觉得灵蝉会是谁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想了想,叹道:“我们唐门一向不掺和朝廷的事,不过从我开始似乎是个另类的。这句话也就是你问,别人问我也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唐云落为自己做出的牺牲,唐门一再为自己的朝廷的事情奔波,唐门中人定是对唐云落这个掌门不满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有些愧疚的样子,唐云落知道自己那句话似乎有些不该说,忙岔了过去,道:“其实我也是猜测而已,也不知道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没关系,现在我们都没有证据。而且你不在朝廷,所以可以大胆地说,反而萧大人身在庙堂,自然有些顾忌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提笔,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们想的是一样的。”玉如妍看到后,笑着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叹道:“这个人确实有些不可思议,但往往最不可能的事,就是事情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玉如妍笑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纠正道:“应该是夫唱妇随才对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满含爱意地看了唐云落一眼,唐云落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问道:“灵蝉快要落网了,我们也快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唐云落没有说,但是玉如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。真的找到灵蝉,并且揪出他以后,玉如妍也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“也快更隔蓬山一万重了。”玉如妍抛出承诺,灵蝉一事解决后,愿意和唐云落归隐江湖,从此远去天涯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