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摧枯拉朽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言毕,乾元宫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所有大臣屏气凝神,周围的气氛微妙地紧张。

    刚才玉如妍的一番陈词,让殿上不明所以的一些官员渐渐明晰。忠亲王赵玄方,本是楚国派往陈国多年的细作“灵蝉”,在陈国破坏内政,残害百姓,搅乱朝局。

    许多大臣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赵玄方,也有人低下头,不知道事态将会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你说什么?”赵玄方挑着眉问她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道:“别再装了,一年多前皇上还未登基时,你曾经派人入宫行刺,结果在刺客身上发现的西域罕见的山玉。这个可是楚国皇室专用的,想必你家里也一定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又怎样?没有又怎样?”赵玄方笑道,“有就能证明我是楚国细作么?没有就证明我不是细作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说: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巧舌诡辩,不过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,都没有关系。何罗衣和鱼雅虽死,总还有活着的人。你在京城的几座大宅早已经让御林军包围了,里面抓到的人和你有没有关系,审问一下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严刑逼供吗?”赵玄方质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说:“忠亲王,你手下的人就算个个都是好汉,还有你忠亲王府的人,还有静姑姑,还有你私下偷梁换柱放走的那些贪官,也正在来京城的路上。不仅如此,巫族向楚国出售货物的那几个商人也在我们的控制之中,多管齐下,忠亲王,我相信总能撕开一个口子的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一言不发,静静地听着玉如妍的诉说和赵玄方的辩驳,听着听着,突然冷笑了一声。堂堂陈国亲王,也是别国之人,传到诸国岂非贻笑天下?

    “皇上,赵玄方此人作恶多端,万万不能姑息……”萧飞卿说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话音未落,赵玄方从袖子中掏出一把匕首,直直就朝玉如妍刺去。

    萧飞卿眼疾手快,一把扯过玉如妍的胳膊,此时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乾元宫外一支剑射了过来,直穿赵玄方的手掌。

    楚扬带着御林军冲了进来喊道:“护驾!”

    朝臣们惊慌起来,都跪在了地上。御林军的人已经冲进了乾元宫大殿,有的人直接从后堂和侧门出来,让所有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竟敢携刀进宫意图谋害皇上!”楚扬制服制服,怒道。

    大殿上的骚乱很快平息下来,赵文政淡淡地说了句: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退朝。”

    赵玄方被楚扬带走,关进天牢,忠亲王府上的所有人,京城大宅中的人也都一起被逮捕,在天牢中分别关押。

    赵玄方被关押,萧飞卿成为主审官,连同刑部、大理寺共同审理此案。

    玉如妍脸上带着笑,回到了家中,她知道,这扇门的背后,永远有一个温暖的笑容等着自己。灵蝉已落网,以后的日子就只有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云落……”玉如妍双手推开门,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快步上前,抱住玉如妍,欣喜地说: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却成了以后的奢望。

    萧飞卿以摧枯拉朽之势,十天之内将灵蝉一案审结完毕。

    最开始,灵蝉手下的人都不肯吐露事实,刑部大刑过后,忠亲王府的一些家丁将赵玄方可疑的行迹吐得一干二净。一旦撕开了一个口子,后面的事就盖不住了。

    赵玄方在审讯过程中一直一言不发,到了这个地步,楚国不可能救他,陈国也不会饶过他。正因为深知这一点,赵玄方才默认一切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甘心,自己经营了几十年的心血,就毁在了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!

    当时,陈国安和郡主所生的男婴被人掉包,掉包过来的就是赵玄方。楚国派了奶娘和师父一直以家仆的身份陪在赵玄方身边,从小就告诉他自己是楚国人,为了楚国的千秋霸业而来。经过多年的悉心培养,赵玄方在陈国经营多年,私下笼络不少势力,表面上是忠臣良将,暗地里却蝇营狗苟。

    赵文政看着萧飞卿的结案奏章,沉默了许久才问:“他什么都没有说么?”

    “自始至终一言不发。”萧飞卿据实回答。

    赵文政长叹一声:“罢了,说不说都不要紧,怎么处理你和刑部、大理寺共同商议吧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则提议道:“臣还有一建议,不知当讲否?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赵文政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说:“这次楚国细作灵蝉一案,已经轰动诸国,我们何不借着这个风声,从楚国谋取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说具体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楚国昏君派灵蝉危害陈国,伤我国本,害我百姓,这样的大奸大恶之人坑害我陈国那么多年,难道不应该问楚国要些索赔吗?”

    赵文政冷笑一声:“要说索赔,我陈国十数万百姓如果赔得起?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,你预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萧飞卿道:“我们可以大军逼近楚国边境,用灵蝉为质,逼迫楚国就范。如若不答应我们陈国开出的条件,就大军攻打楚国。楚国现在的皇帝昏庸无道,想必被我们这一吓唬,也会乖乖认输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点点头道:“有道理,这次派杨楚亭领兵五万,逼往楚国边境。剩下灵蝉的那些余孽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萧飞卿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这次特意派杨楚亭去领兵,自然有他的深意。萧飞卿知道这个少年心机颇深,随便的一句话可以让一个人上天,也可以让一个人下地狱。

    杨楚亭的妻子是楚国的人,这次最大的头目灵蝉落网,赵文政借机派杨楚亭前去,是想试探他是否和楚国有藕断丝连的关系。

    杨楚亭心里也清楚,虽然赵文政赏罚分明,三次将自己贬官,又因为科举之功提拔自己,但是心里自何罗衣一事后,对自己更加不信任。这次柳穗一个惊人的消息,抓住了潜伏在朝的灵蝉,又抓捕回了当日逃脱法网的贪官。宫中、朝中一场清肃朝纲,铲除奸细的序幕也渐渐拉开。

    只是今年第二次,陈国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民间怨言四起,说皇上嗜杀,登基之后几次对陈国进行“大屠杀”,也有人认为这些蚕食国家的细作若是不杀,陈国会面临亡国之危。

    对于民间传言,赵文政虽然知道,但并不做辩驳。

    李石和杨楚亭押着赵玄方到了楚国边境,楚国知道灵蝉落网一事后,只是觉得愤怒,但没想到陈国会借机发难。并且和陈国有盟约在先的宋、梁、卫三国也集结大军,势要出发逼楚。

    楚国皇帝见到这样的阵势,早已经乱了阵脚。最后几番商议下,李石巧舌如簧,要了楚国三州十五县作为赔偿。灵蝉悲痛自尽。

    这一仗,陈国可悲地赢了。三州十五县是陈国数十万受害百姓所换来的,赵文政赢了,却赢得并不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灵蝉的事,陈楚两国都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赵文政尽管心里不痛快,赏罚分明的他,还是对这次的功臣进行了封赏。萧飞卿已经是右丞相,廉正侯爵位,赵文政加封了他忠勇公爵位。李石此番功不可没,赵文政破格提拔他为中令,加太子太傅衔。楚扬提拔为从一品骠骑大将军,杨楚亭提拔为从一品骠骑大将军,均加太子太尉衔。

    玉如妍抓住了灵蝉,本是立功受赏的时候,此时玉如妍的心,早已经不在朝堂。

    一封请辞的奏本,递到了赵文政的案头上。

    赵文政见到奏本,没有多言,回朝了一年多,玉如妍又有了退隐的想法。或许琴棋画诗酒茶,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东暖中,赵文政单独召见玉如妍,从背后的柜子中,取出了一份手信,提给玉如妍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父皇留下来的,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好奇地接过来,打开看去,原来是文帝临终前写给自己的。信中写道,倘若自己有朝一日能重返朝堂,请念在过往之恩,再辅助赵文政七年。七年过后,随君之意。

    七年?文帝要自己再辅助赵文政七年?玉如妍不禁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在朝堂一天,唐云落就会一直被自己拖累。可是文帝生前遗愿嘱托,玉如妍又不忍回绝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先帝的亲笔你不会认不出来吧?”赵文政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左右为难,只说:“微臣才疏学浅,只怕当不起先帝的嘱托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再次追问:“大学士,先帝遗愿,你也要抗旨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正左右为难,不知如何回答,赵文政突然话锋一转道:“不久朕就要选妃了,大学士就是再为难,总要喝杯喜酒吧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