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身败名裂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赵文政马上就要年满十五岁,根据陈国皇室规定,皇子年满十四周岁就可以成婚。

    由于去年的宫变,加之后来陈国上下的各种事宜,赵文政的婚事就被耽搁了。现在最大的内鬼灵蝉已除,选妃立后之事,也该提上了议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微臣恭喜皇上。”玉如妍浅笑着说。

    赵文政轻叹道:“没什么好恭喜的,例行公事罢了。大学士先回去吧,朕大婚的时候,你一定要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玉如妍退出了东暖。

    望着玉如妍离开的背影,赵文政眼底闪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小木子端茶进来,赵文政冷冷地吩咐道:“小木子,那件事现在可以去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才这就去办。”小木子应声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你可千万不要恨朕。”赵文政喃喃地说,“朕这么做,都是为了陈国。”

    陈国皇帝选妃,陈国三品以上官员子女、亲眷中,年满十四周岁,未曾婚配,品貌端庄的女子皆可参选。各地州府也可推荐女子参选,但赵文政不想劳民伤财,所以民间没有选取,只在官家女子中择优选妃。

    礼部经过将近十天的初选和复选后,有三十位女子符合参选标准。

    赵文政初登基不久,大肆选妃已经不妥,若是后宫一下多了这么多人,财政的开支也会增加。赵文政思索再三,还是从三十个女子中,选出了六位更加优秀的作为后妃人选。

    可是皇后的宝座,赵文政却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朝中多数人的意见,希望立护国公的外孙女林青青为后。林青青品貌端庄,知达理,家世显赫,正是皇后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此外,户部尚的女儿杜妙音也是皇后之位的有利竞争者。杜妙音天姿国色,精通诗画琴艺,在京城名媛中十分出名。

    可是京中,却渐渐流传出一个让人咋舌的谣言。

    关于皇后人选,赵文政并为属意林青青,也未属意杜妙音,而是希望立内大学士玉如妍为后!

    谣言先是在民间流传,渐渐又流入朝中。因为赵文政迟迟不确立皇后人选,原本三分信的事,现在大多数人也信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流言在朝堂引起了不小的风波,甚至有御史当堂弹劾玉如妍:“大学士读圣贤,也应知礼义廉耻。于公,大学士是朝臣,皇上是天子,君为臣纲。于私,大学士是皇上老师,师徒纲常犹在,怎能做此等妄想?”

    玉如妍毫不留情地反驳道:“流丸止于瓯臾,流言止于智者。轻信谣言,无凭无据,御史大人为何要弹劾我?”

    “哼,大学士身为女子,女子为官本已经于礼法不合,现在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怎样?”玉如妍打断他的话怒道,“还不知廉耻,痴心妄想是么?这个官,我原本就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赵文政喊道,“女子名节最为重要,无凭无据说这样的话,传出去让人笑话!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御史弹劾道:“皇上,大学士德行有歪,实在不配立于朝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玉如妍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你与唐公子的关系,京城皆知。”御史道,“男未婚女未嫁,两人天天共处一室,真是不知礼义廉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柳眉倒竖,本想发作,但抬头看见赵文政阴沉着脸,当下冷笑了一声,哼道:“张大人还真是看得见别人,看不见自己呢。你前几天逛青楼,被尊夫人逮了个正着,传得街知巷闻,到底是谁不知礼义廉耻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说这句话都不觉得脸红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挑眉问道:“吴大人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哼,当年你一个年幼女子竟然成为我陈国太傅,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鬼魅妖术,几年前京城就有传言,说你与先帝不清不楚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提高声音喝道:“大胆!你竟敢辱没先帝?”

    萧飞卿也维护玉如妍道:“两位大人,先帝励精图治,选拔良才不拘一格。大学士身为女子,可是却为我陈国立下汗马功劳。你们如此说,不禁是对先帝的不尊重,更是对皇上的大不敬!”

    赵文政有些不耐烦了,喊了句:“住口!退朝!”

    朝堂上的不欢而散,流传到民间更是如狼似虎的恶言。

    这几日京城里的人像是中了瘟疫一般,将玉如妍与皇上、先帝、唐云落的事描述得不堪入耳,短短几日,玉如妍的名声已被损毁大半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在大学士府前面扔鸡蛋、扔菜叶,在墙上写恶言攻击玉如妍。连带着隔壁的云府也一并受到牵连,玉如妍只好告假,没有上朝。

    唐云落的表现让玉如妍很是惊讶,一天嘻嘻哈哈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外面人怎么说、怎么闹似的。

    “云落,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怀疑么?”玉如妍按捺不住,借着和唐云落下棋的机会问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盯着棋盘,问:“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纠结了一会儿,才说:“京城里最近一直有关于我德行有歪的流言,只怕众口烁黄金,使君生别离……”

    唐云落打断道:“你都说了是流言,那还理它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害得你也被我连累。”玉如妍有些愧疚地说。

    唐云落叹了一声,放下棋子,不太高兴地看着玉如妍,直到她红着脸低下头去,才说:“什么叫连累啊?我巴不得你连累我呢!秋老虎正厉害的时候,我也懒得出门,也不愿意你顶着大太阳出去上朝。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,谁能比我们悠闲?”

    “遇事不钻牛角尖,人也舒坦,心也舒坦;自古万事难得圆,好也随缘,赖也随缘。”唐云落笑道,“与妻共勉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逗笑了,瞬间压在心里那块阴云也消散而去。自己成为女官时,就被外界诟病。现在又何必在意那些流言呢?

    萧飞卿和杨楚亭、楚扬等人想尽各种办法在赵文政面前陈情上奏,希望赵文政尽快选妃立后,并且为玉如妍洗清恶名。赵文政压了几天,才决定里林青青为后,杜妙音为贤妃,其余四个人按照母家地位的高低分别为昭仪、昭容、婕妤、美人。即使赵文政封后立妃,还是没有压制住京中的流言,反而甚嚣尘上,事情越来越发酵,此时京中玉如妍可以说是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不少大臣已经上弹劾,希望赵文政严惩玉如妍。赵文政则用大婚在即,不宜严惩功臣为由驳回。

    陈国皇帝娶后纳妃,全国上下沉浸在皇上大婚的喜悦中。赵文政的大婚虽然仓促,却也隆重。可惜玉如妍没有按照约定去宫中喝杯喜酒,而是在家中和唐云落弹琴下棋。

    “如儿,今日皇上大婚,也算是大喜日子,我们何不借借这个喜气?”唐云落提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歪着头问:“怎样借喜气?”

    唐云落拉起玉如妍的手,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问道:“如儿,我问你,你可愿意嫁给我唐云落为妻?”

    玉如妍怔了一下,还是红着脸,侧过头去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云落笑着说:“既然如此,我们今夜就定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定亲?”玉如妍问道,“如何定亲?”

    唐云落朝窗外看了看,说:“快到中秋了,月如银盘,院中有一盆芙蓉花也快开花了。不如这样,我们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,定下我们的婚事。等你辞了官,我们就回锦城,我一定三六礼,八抬大轿把你娶回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心中感动,攥了攥唐云落的手,说:“好,云落,我们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拉着玉如妍的手,来到院中,对着月光跪下道:“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,我唐云落今生今世,惟愿携手玉如妍一人,得妻如此,不再奢求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对着月亮跪下来盟誓:“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,我玉如妍今生今世,心只属唐云落一人。不离不弃,一生相依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摸了摸玉如妍手腕上的镯子,说:“这是唐门的宝贝,也是我当初送你的,就当是我给你下的定礼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如妍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如儿。”唐云落扶着玉如妍站起来,握了握玉如妍的手,柔声说,“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深深地看了玉如妍一眼,轻咬了一下嘴唇,才说:“如儿,相信我,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。就算我暂时离开了,也请你等我。我一定会回来,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