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肝肠寸断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连就连,你我相约订百年。哪个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边等三年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云落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轻靠着唐云落的肩,唐云落嘴角带着温和的微笑。以后,我们还能如此闲逸么?唐云落的手不禁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不论你在哪里,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。

    日子平淡如水,玉如妍却充满幸福。决定辞官归隐的她,慢慢地开始收拾东西,等风声过了就进宫面圣。

    两人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微笑,唐云落的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玉如妍,让玉如妍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云落,你看够了没有啊!”玉如妍有些抱怨道。

    唐云落微微一笑,道:“我的如儿,我一辈子都看不够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瞪了唐云落一眼。

    闲时看花落,玉如妍依偎着唐云落,等待这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却,更加远去。

    赵文政成婚三日后,第四日早上,玉如妍就被小木子宣召进宫。玉如妍已经做好准备,说服皇上,放自己的唐云落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“如儿,一切小心。”唐云落担心地看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点点头道:“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刚要走出门,唐云落突然冲上来,一把从背后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云……云落,你怎么了?”玉如妍疑惑地问,“你不要担心,我一定没事。”

    唐云落的胳膊收得越发紧:“如儿,记得我的话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如妍语气平和,让唐云落安心。

    “如儿……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唐云落许下誓言,深情无限。

    玉如妍用头轻轻碰了一下唐云落的下巴,笑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离去的背影,唐云落眼睛不禁湿润了许多。

    自从遇见了这个奇异的女子,唐云落什么都忘了。忘了自己还是掌门之尊,忘了自己肩上还有责任,忘了唐门历代先祖的期望,心甘情愿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,唐云落也什么都记得。记得她们相遇时的情景,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,记得她的喜好,记得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世人谓我恋长安,其实只恋长安某。

    可惜,可惜……

    你我,终将暂时分离。但如儿,请你相信我,无论怎样,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。

    玉如妍缓步进入乾元宫,没有了以前的威仪和备受瞩目,取而代之的是两旁不少人鄙夷的目光和轻嗤的声音。以前自己身居高位,没有人说自己不好,当初回朝时的风光和此时的被人唾弃放在一起,显得多么讽刺。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一下,这些根本都不重要了。周围人的拜高踩低,她已经见怪不乖。

    “微臣参加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赵文政淡淡地说:“平身吧,大学士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长叹一声,道:“你的确有罪。大学士,不要说流言可恶,但是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也不想争辩,只是说:“臣有罪,请皇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冷冷地说:“倘若朕真的要责罚你,只怕你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镇静了一下,开口道:“皇上,臣令皇上蒙羞,令先皇蒙羞,罪该万死。还望皇上准臣辞官,从此远离朝堂。”

    “辞官?”赵文政挑了挑眉,笑道,“大学士,先皇亲笔写的遗愿,难道你忘记了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臣……没有忘记,只是臣令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赵文政打断道:“行了,出了这种事,朕自然是要处罚你。不过,因为你令朕和先帝蒙羞,弄得满城风雨,大学士,你可认罚?”

    “臣认罚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“小木子,宣旨。”

    小木子拿着一卷明黄色的圣旨宣读起来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大学士玉如妍德行有亏,令皇室蒙羞,令先帝受辱,实为不该。朕左右为难,辗转良久,故痛心下此旨。玉如妍剥夺现有爵位官位,等待发落。唐云落赐毒酒,尸首可以回归本家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玉如妍惊呼,“不要啊,皇上!唐云落没有错,皇上为何要赐死他?”

    “大胆玉如妍,竟敢对皇上口出狂言!”

    玉如妍从地上爬起来,跑到赵文政龙椅下面喊道:“皇上,请您收回成命。唐云落是无辜的,更是我的未婚夫,为什么要赐死他?”

    御前侍卫已经冲了进来,抓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杨楚亭慌忙下跪求情:“皇上,流言止于智者。你不能因为几句流言蜚语就治大学士的罪,也不能冤杀唐云落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!”萧飞卿有人求情道,“皇上三思,臣以为此事甚是蹊跷,说不定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。皇上还是查清楚了再治大学士的罪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楚扬也道:“皇上,大学士为陈国忠心耿耿,纵然有错,也不宜牵涉无辜。”

    赵文政怒道:“够了!说什么都没有用,我们陈国皇室的脸面差点都丢到其余诸国了!来人,把玉如妍关到侍卫班房,严加看守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发疯似的挣扎大喊:“皇上,皇上,求你饶过唐云落吧!您可以将我千刀万剐,但千万不要伤害云落!皇上,皇上我求你了,皇上开恩。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声音渐渐远去,赵文政知道有几个人还想为她辩驳,当下一点机会都不留,直接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御前侍卫在玉如妍背后推了一把,从外面锁上门。

    玉如妍冲上去,大力地用手拍着们喊道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我要见皇上,我要见皇上!云落是无辜的,他不能死,他不能死!”

    无论玉如妍怎么呼喊,嗓子都喊哑了,外面始终没有动静。此时玉如妍的心像是被火烧一样焦急。云落,是我连累了你。

    玉如妍哭着跪在门口,用拳头不停地砸向地面,渐渐地,手上出现了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,玉如妍抬起头,看见一个眼生的侍卫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我来救你出去!”侍卫道,“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把拉住玉如妍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玉如妍边跑边问。

    侍卫道:“我是北广府人,多谢大学士赈灾救民,救我家人。我给你准备了一匹马,你赶紧出宫去救人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怎么办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侍卫匆忙把玉如妍抬上马道:“我能够应付,你赶紧走吧!”说完拿马鞭一抽,马立刻飞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快到宫门口时,被侍卫拦住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能骑马强闯宫门?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玉如妍丝毫不放慢速度,径直冲出宫门。

    云府离皇宫不远,玉如妍快马一会儿就到了。云府门前,已经聚集了皇宫的侍卫和内监。

    玉如妍飞身下马,重重地摔了一跤,隐隐地,里面已经能听到哭声。玉如妍只觉得双腿发软,几乎要站不起来。她跌跌撞撞爬了起来,喊道:“闪开,都闪开!”

    唐云落面色紫,躺在地上,嘴角带着血迹,胸前的衣服上染了一片血。身旁,躺着一个打翻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只觉得头嗡嗡作响,不可能,唐云落不可能死!

    “云落,云落!”玉如妍冲到唐云落身边,抱着他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唐云落已死,皇上仁厚,准许他的尸身可以回归本家。”

    府上的下人都跪在地上痛哭流涕,嘴里还要说着:“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,玉如妍如此憎恨自己。

    恨自己害死了唐云落,甚至恨自己就不该认识他。

   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愿景,瞬间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云落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玉如妍从撕心裂肺的哭喊,到后来无声的啜泣。

    也罢,欠你的,我用生命来还。

    但愿死后的你,不要喝下孟婆汤,能在奈何桥边等着我,我很快就来陪你,很快就来。

    只求相守莫相负,奈何桥边三生路。

    玉如妍双眼放空,缓缓站起身来,朝着一边的石墙上撞了过去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