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当街受辱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时,玉如妍头上包着纱布,侧头看去,只见萧飞卿正一脸责怪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,真的打算为唐云落殉情么?”萧飞卿见玉如妍醒来,心痛又舍不得责怪地说。

    泪水瞬间就从玉如妍已经红肿的眼角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萧飞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忙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了。如妍啊,你真是……太鲁莽了。你从宫里逃跑,还骑着马强闯宫门,你知道皇上有多么震怒么?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。”玉如妍不带任何语气地说,“他最好杀了我,我就可以去找云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萧飞卿喝止道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挣扎着坐起来,问道:“云落呢?云落在哪里?”

    萧飞卿叹道:“你昏迷了一整天,他的尸身昨日就已经运回锦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锦城了?”玉如妍惊呼,“你是说,已经走了一天多了?”

    萧飞卿点头道:“是,如妍,你现在要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慌忙起床,却因为没有站住摔下床来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还好吧?”萧飞卿忙扶起她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。”玉如妍看着他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萧飞卿似乎有些不信,看着玉如妍问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出去啊!”玉如妍突然大喊道,让萧飞卿吓了一跳。看着玉如妍通红的双眼,萧飞卿只要转身退出房内。

    萧飞卿出去后,玉如妍迅速换上衣服,一把拿过几天前收拾好的行装就冲出门去,被门外的萧飞卿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去哪儿?”萧飞卿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甩开萧飞卿道:“放开我,我要去找云落!”

    萧飞卿用力拽住玉如妍的胳膊,喝问道:“玉如妍,你真的疯了么?你要命了!”

    玉如妍红着眼睛盯着他道:“是,我疯了,我不想要命了!我要去找云落,我要和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死了!”萧飞卿怒道,“他死了,不在人世了,你懂吗?”

    泪水盈盈,瞬间滑落到玉如妍的嘴边,“那又怎样?”玉如妍问。

    萧飞卿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,道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可是唐云落已经不在了。如妍,他能给你的,我也一样能给你,甚至更多!”

    玉如妍呆呆地看着萧飞卿,似乎有些明白他这句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萧飞卿见她有些晃神,忙说:“如妍,你相信我,我去跟皇上求情,他一定会从宽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大人,多谢你的美意,只是我无福消受。”玉如妍道,“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,我玉如妍今生今世,心只属唐云落一人。不离不弃,一生相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抽回自己的手,转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如妍!”萧飞卿看着玉如妍远去的背影,痛心叫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一路飞奔,只希望快些赶到锦城。

    终于,在次日辰时末,赶到了锦城城门。玉如妍凭借记忆中的路线,很快找到了唐府。

    唐府门前,刺眼的白色丧幡挂在那里,玉如妍突然感觉双脚发软,头晕目眩,跌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云落,云落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跑上去,大力地拍着门,叫道:“开门,开门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一会儿,门开了,一个小厮打扮的人,穿着孝服出来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忙说:“我是玉如妍,请你让我渐渐云落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玉如妍?!”小厮惊呼了一声,“嘭”地一声关上门,把玉如妍关在门外。

    玉如妍愣了一下,又继续怕打着门喊道:“求求你开开门吧,让我见云落最后一面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哭喊了一阵儿,里面传来的开门的声音。玉如妍脸上挂着泪,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只见唐娆和唐娇身穿白色丧服,红着眼睛出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刚叫了一声:“大姐,二姐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唐娇冷笑一声,道:“别这么叫,我们怎么敢当呢?你可是朝廷的一品大员啊,我们这些民女当不起你一声姐姐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抹了一把眼泪,哽咽道:“唐小姐,我……”

    唐娆冷冷地问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让我见云落最后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唐娆压着怒火打断道:“休想!你害云落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哭道:“我知道,我罪大恶极,可是云落……大小姐,我和云落曾有婚约,还望大小姐让我见他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无媒苟合,算哪门子的婚约?”唐娆叫喊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头解释道:“不是……我们有媒有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唐娆道,“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一下跪在唐娆面前,拉着她的裙摆哭着说:“大小姐,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求求你让我进去,我想见……”

    唐娆压制半天的火突然爆发,喊道:“滚!你这贱人,害死我弟弟,还有脸跑过来见他最后一面?”

    这一会儿,街边上已经围满了人,大家都在悄悄议论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唐娆哭着说:“自从云落认识了你,他可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?陪你东奔西跑,穷尽满门之力助你。偌大的一个唐门,他说放下就放下,你知道他承受了多少门中之人的不满吗?我唐门百年,险些毁在了你这个贱人手里,你还有脸跑来要见云落?滚,再也别让我看见你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玉如妍已经哭得声音嘶哑,只是紧紧拉着唐娆的裙摆。

    “滚!”唐娆抬起脚,一脚踢在玉如妍的胸前,转身喊道,“关门!”

    玉如妍慌忙从地上爬起来,再次被无情地关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云落……云落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玉如妍不顾周围人的指指点点,哭着跪在门前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玉如妍膝盖已经酸痛不已,天也渐渐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人还跪在门口呢。”

    唐娆怒道:“随她去,跪死最好,给落儿偿命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是朝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她呢!”唐娆道,“朝廷若真要发难,让他们尽管来,我等着!”

    唐娇怒着站起来道:“这个贱人简直不知羞耻!我去打发了她!”

    “娇儿,不要理她!”唐娆喝止住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已经摇摇欲坠,强行撑着,天又蒙蒙发亮了。街边渐渐开始人声鼎沸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啊?听说昨天就跪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好像唐门的少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。啧啧,真是可怜啊!”

    大约日头快到中午时,玉如妍几乎快要支撑不住了,这时唐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刚抬起头,看着唐娇满脸怒气地出来,从小厮手边拿过一个盆,“哗啦”一下泼了玉如妍一身水。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们记住,她要是不走,每隔半个时辰泼她一次,泼到走为止!”唐娇吩咐道,转身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天呐,真是泼妇啊!”

    “这女的是谁啊?一直跪在这里,那样羞辱她她都不走?”

    玉如妍脑袋嗡嗡作响,几乎听不见人们在议论什么。她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,依然坚持跪在那里。半个时辰后,家丁又是一盆水泼在了她身上,又过了半个时辰,又是一盆水……

    不知身上被泼了几盆水,玉如妍眼前一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谁知道这个蠢女人真吃啊!”

    “在京城有座宅院,到时候全家来京城,总有个落脚的地方嘛。”

    “要疯一起疯,要死一起死!”

    “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”

    “等芙蓉花开时,我们还像现在这样,你弹我唱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以月为证,以花为媒,我唐云落今生今世,惟愿携手玉如妍一人,得妻如此,不再奢求。”

    和唐云落的过往一点一滴在玉如妍脑海中闪过,“云落,云落……”玉如妍喃喃地叫着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