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贬谪潼关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如妍,如妍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昏昏沉沉中,似乎听见唐云落在叫自己。玉如妍头痛欲裂,挣扎着睁开眼睛,模模糊糊中看见两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不是唐云落,好像是萧飞卿。

    “玉如妍,你真是不要命了你!”杨楚亭道,“皇上知道你私自出京的事有多震怒吗?”

    “你在唐府门口受尽折辱,你真是……”萧飞卿说到一半,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压着嗓子问道:“我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在大学士府。”杨楚亭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把头转了过去,小声说:“你们出去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和杨楚亭对视一眼,互相使了个颜色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照顾你们大学士,一会儿把药热好了,给她送过去。”萧飞卿嘱咐道,“叮嘱她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勉强喝完药,昏睡了一天,这才下地。

    脚刚挨地,就觉得膝盖无力,支撑不住摔倒在床边。玉如妍卷起裤子看去,双膝包着纱布,隐约可以看见边缘的地方肿得发紫。

    玉如妍坚持披上衣服出门,大学士府景色依旧,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凉亭中,芙蓉花已开,绚烂夺目。

    “等芙蓉花开时,我们还像现在这样,你弹我唱,如何?”

    云落,现在芙蓉花开了,你在哪里呢?

    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

    玉如妍苦笑一声,我这相思,隔了阴阳两界。一条黄泉路,一座奈何桥,我望不到你,你也碰不到我。滚滚的忘川河水,也淹没不了我对你的思念。

    云落,你可会喝下那晚孟婆汤,忘了我,从此只剩陌路?

    这两日,大学士府上的下人都说玉如妍可能是疯了。一会儿盯着一个地方发呆,一会儿突然就哭了,哭着哭着又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。”玉如妍坐在院中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淡淡地说:“去买一些白蜡烛,果品来,再拿一身丧服,今日是云落头七,我要祭奠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香案摆在凉亭中,白色的蜡烛被点上,香炉放在中间,案桌上放着唐云落喜欢吃的桂花糕、芙蓉饼、小香梨。玉如妍一身白衣,站在亭中,颤抖着手点燃了三支香。

    世上万般哀苦事,无非死别与生离。

    “夫君,妾身无能,连累夫君。”玉如妍滚下泪来,“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夫君,我会守着你直到我白发苍苍。今生欠你的,以后生生世世,我都会还你。”

    一杯清酒洒下,和着玉如妍的泪水。这些日子,玉如妍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泪。或许,已经流干了吧。

    玉如妍摸着手腕上的镯子——唐云落送她的定礼,哽咽道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云落,今生我们只怕不能偕老了。”

    泣尽继以血,心摧两无声。

    “可怜双白鹄,双双绝尘氛。”玉如妍喃喃地念道,“步步一零泪,千里犹待君。乐哉新相知,悲来生别离。持此百年命,共逐寸阴移。譬如空山草,零落心自知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窃窃私语道:“我看大学士思念唐公子,只怕是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真是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五里一返顾,六里一徘徊。可惜今生,再也无法相随。

    “如儿,相信我,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。就算我暂时离开了,也请你等我。我一定会回来,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云落,你曾答应我的,我那么相信你,可是你还是失信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坐在凉亭的琴前,抚着琴弦苦笑道:“云落,你曾经说,《雉朝飞》太过悲伤了,可我和《雉朝飞》中的牧犊子何其相似?他无妻我丧夫,现在我为你弹来,可好?”

    玉如妍的手指轻轻波动琴弦,《雉朝飞》的悲凉久久回响在夜空。

    “麦陇青青三月时,白雉朝飞挟两雌。锦衣绮翼何离褷,犊牧采薪感之悲。春天和,白日暖。啄食饮泉勇气满,争雄斗死绣颈断。《雉子斑》奏急管弦,倾心美酒尽玉碗。枯杨枯杨尔生稊,我独七十而孤栖。弹弦写恨意不尽,瞑目归黄泥。”玉如妍淌着泪,撕心裂肺地念着。

    次日近午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玉如妍惊醒。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来得及梳洗,一身白衣出门来看,小木子手捧明黄色的圣旨走进院中。

    “玉如妍接旨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一声,跪在地上道:“民女接旨。”

    小木子高声念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罪臣玉如妍不尊朕命,私逃出京,深负朕恩。现将玉如妍贬为九品典簿,发配潼关,钦此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,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小木子走上前,将圣旨递到玉如妍的手中,叹道:“玉大人,您这是何苦呢?今日早朝,皇上雷霆之怒,要重重惩罚您。萧大人舍弃官位保您,杨大人和楚大人也几乎豁出命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家好意,只是我心已死,到哪里都是一样的。”玉如妍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萧飞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:“你觉得一样吗?”

    小木子回头看见萧飞卿一脸沉痛地站在门外,想他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萧飞卿缓步进来,叹道:“玉如妍,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着头,没有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萧飞卿哽咽道:“今日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你可知道?我们几个为了保你,险些和皇上吵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保我,我根本就不想留在这里。”玉如妍冷声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气急,怒道:“玉如妍,你真是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木子也有些看不过眼,插嘴道:“玉大人,您可千万别这么说。早朝的时候,萧大人以两朝宰辅之后的身份,愿意革去官职保您,杨大人和楚大人甚至连性命都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吸了吸鼻子,苦笑一下,看着萧飞卿说:“结果有用吗,萧大人?咱们的皇上办事一向狠辣,你们越是保我,皇上就越恨我,说不定还会连累你们,这又何苦呢?杨将军是三代忠良之后,你是两朝宰辅之后,没必要为了我,舍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气得眉毛倒立,瞪了玉如妍一眼,怒道:“罢了罢了,就当我白费心机!”

    说完,萧飞卿一甩袖走了,小木子也叹着气回了宫。

    京城怎样,潼关怎样,没有唐云落的地方,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有唐云落的地方,在哪里也都是一样的。只是这两种心境,则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大学士府也要散了,玉如妍被贬官,身边原本伺候的人都领了玉如妍的遣散费,自行谋生。萧飞卿和杨楚亭等人将大部分的人都接受到府里。

    “大学士,我们舍不得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真是狠心,赐死了萧大人,还要把您贬官到那么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唐公子走后,您身子一直弱,这一路可要小心身体啊!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:“谢谢你们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现在要去潼关了,也照应不上你们。不过好在萧大人和杨大人那里也是好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……”府中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玉如妍笑着说:“你们不要这样,这样我怎么能安心上路呢?大家都散了吧,我明日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我们……我们今日再为您做最后一天的活儿,您明天安安心心去潼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们给您做最后一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盛情,玉如妍只好接受道:“也好,今晚我们最后相聚一次,明日就各安天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士,您保重身体啊!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机会,记得回来看我们啊!”

    晚上,厨娘们做了丰盛的一餐,全府的人和玉如妍一桌吃饭,彼此道着珍重。

    次日,玉如妍送走了他们,自己也拿好包袱,准备上路。

    城外,几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