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冷眼排挤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萧飞卿,杨楚亭,楚扬站在城门外,满面愁容地看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走上前去,低头道:“三位大人,这是来送我的么?”

    萧飞卿刚张开嘴,又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杨楚亭叹道:“马上要入冬了,潼关那么远,你身体怎么行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淡淡地说:“你们应该跟我说,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这才对呀。”

    楚扬道:“你先别急着走,我回去劝劝皇上,让你在京城过了冬再走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也附和:“是啊,你任职的地方在山里,现在眼瞧着就入冬了,你这阵子因为……身体又一直不好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旨岂可朝令夕改?”玉如妍道,“不要紧的,我没有关系,谢谢诸位来送我。满朝文武都怕沾了我的边儿,被我连累,还好你们还能来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咬着下唇,哽咽道:“我们多希望不能来,多希望送的人不是你?早知如此,我宁愿……当初不把你接回来,待在绣房,起码还能一生平安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低下头,过了一会儿才抹掉眼角的泪水说:“谢谢你们,我……真的要走了。诸位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保重。”楚扬洒脱地笑道,“我已经吩咐了沿路的哨所,你放心上路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”

    “山水有相逢,你保重。”杨楚亭道。

    萧飞卿长叹一声,眼睛望着半空,杨楚亭知道他是在极力忍耐泪水。“一路多加小心。”萧飞卿说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单薄的背影渐渐远去,三人心中各有各的滋味。

    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    玉如妍,愿你一路平安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

    天气渐渐冷了,玉如妍身体不适,一直低烧,走走停停,走了半个月才到了潼关。任职的地方在潼关的山上,主要职责就是负责潼关驻守军的相关资料记录和整理。

    玉如妍拖着病体,好不容易到了潼关守备军宣威将军明海处报到,休息了一晚,在兵丁的陪同下上了山。

    山上已经下过第一场雪,气候寒冷,玉如妍办公及住的地方又潮湿阴暗,还有一股霉味儿。

    山上的一些驻守官兵看来了这么一个娇弱女子,加之京城前段时间的种种流言,玉如妍的名声在潼关这边也十分不好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要整理保管的资料,你自己看吧。”一个士兵搬来一大堆登记本,丢在玉如房中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咳嗽了几声,说:“多谢大哥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那人厌恶地看了玉如妍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一声,将资料都堆放在桌子上,点好油灯。大概翻看了一下,上一任典簿的整理还是比较全面的,只是有的地方因为换防的原因,一些资料还没有来得及更新,填写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资料整理的工作,本就是翰林院基本的日常工作之一,作为翰林院的大学士,玉如妍处理这样的工作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玉如妍对照新换防的兵丁名册,一个一个地填写进去。填好十个后就会复查一遍,保证不要出错。

    整理了大半天,玉如妍觉得浑身有些酸痛,这才抬起头来,发现外面天已经了。腹中有些饥饿的玉如妍来到院中,想着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山上驻守的官兵们已经排着队在打饭了。玉如妍这才拿出自己的碗,想去打一碗热汤面吃。

    玉如妍站在队尾,前面不停地有人插队,玉如妍不想和他们争抢,只是在后面慢慢排着。等轮到自己的时候,热汤面只剩下了汤。

    “大叔,还有汤面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打饭的人白了玉如妍一眼,冷冷地说:“没有了,在这里你不抢饭,谁会给你剩饭啊?”

    玉如妍再次问道:“那请问,还有别的可以吃的吗?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不耐烦了,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:“没有了,就剩面汤了,你爱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,给我打一碗面汤吧。”玉如妍忙道。

    那人拿着大勺子,给玉如妍舀了一碗汤,端着装面的桶就走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摇头轻叹一声,小心翼翼与地端着热汤准备回屋,有两个士兵走了过来,一脚踢翻了玉如妍的碗。

    “唉哟,对不起啊,典簿大人,我走路没看清,不小心碰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!”

    旁边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咬了咬嘴唇,捡起地上的碗的碎片,自己回了屋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一阵讥笑的声音:“典簿大人,不吃饭就走啊!”

    “老王,我看典簿大人模样挺俊的,你家二小子不是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嘛!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!老李头,你找死啊!我家儿子相貌堂堂,怎么能找失了节的女人?倒是你,你老婆死了两年了,怎么你不找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老李头,都是二锅头,谁也别嫌弃谁呗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!那可是和两任皇上都有一腿的女人,皇帝的女人,谁敢碰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自己在京城的流言一定也传到了这里,刚开始几句话,玉如妍一直没有放在心上,后面他们越说越离谱,连先帝也牵扯进来。玉如妍一时没有忍住,回过头去喊道:“住口!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辱没先帝,这可是抄家灭族之罪!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别给脸不要脸,你的名声诸国都传遍了!少在这里拿什么律法先帝吓唬我们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先帝都死了,你拿他吓唬我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玉如妍辩驳道:“我的名声怎样我知道,你们尽管说我的不是就好了,为什么要扯上先帝?”

    “扯上又怎么样?你这贱人不要脸,勾引先帝还勾引皇上,现在还想脏了我们这块儿地?”

    玉如妍含着泪喊道:“休要胡言!我和先帝是君臣关系,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酸腐的文人,满口假仁义,实际背地里都是些龌龊事情!”

    “女人学问那么好干什么,就应该在家里绣绣花,学学料理家事。”

    “女子无才便是德!太有才的女子下场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将来我女儿要是读识字,我一定打断她的腿!不好好学针线女工,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能不臭名远扬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一声,说:“女人怎样?以周文王之妻太姒勤勉谨慎、崇尚节俭;战国时期齐国名相田稷之母刚正不阿;长孙皇后辅佐唐太宗开邦定国,强过你们这些不作为的男人千百倍!”

    “真是歪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有本事你也去当什么什么姒,什么长孙皇后去啊!”

    玉如妍这次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干脆也就不争辩了。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哭着回屋,这些人以为她输了,气哭了,更加开心起来,叫嚷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被一个低沉的嗓音喝止:“够了,你们有完没完?这么多男人联合起来欺负一个女流之辈,你们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这一吼,吵嚷的声音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了看天,已经晚了,没有吃饭腹中饥饿,而且手脚冰凉。本来想出去烧点热水烫一下手脚,转念一想,又不想撞见刚才那帮人,只好忍着没有去。

    正准备休息时,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玉如妍下地开门,只见一个大胡子壮汉站在门外,见她开了门,马上挤进了小屋。在玉如妍还没有开口问话的时候,从怀中掏出一碗热汤面和两个杂粮馒头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玉典簿,你晚上没有吃饭,一定饿了,赶紧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仔细听去,这个大胡子的声音和刚才喝止那帮人吵嚷的似乎是一个人,看来这个大胡子是有些来头和威望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叔费心了。我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,是何官阶?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那人淡淡地道:“先吃饭吧,一会儿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了点头,她确实是饿了,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胃里有了热饭,身上就暖和多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间隙,大胡子出去了。玉如妍吃完后,大胡子拿了一壶热水来,说:“山上阴冷,湿气又重。我听着你的声音好像是生病了,用热水洗洗吧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