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补给疏漏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见到一壶烧的滚烫的热水,心中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大叔。”玉如妍抹着眼泪说。

    那人收拾了碗筷,叹道:“这里都是些粗人,没有文化,所以排斥你们这些文人,何况你还是女人。加上你又是女的,被皇帝贬官到这里,自然排挤你一些,你也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摇摇头,说:“没关系,我不在乎他们说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一个女人做了那么高的官,天下闻名,他们心里有些不平衡,所以言语冲撞了你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玉如妍忙道:“不要紧,我尽量不和他们正面起冲突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要记住,这里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照顾你。”大胡子男人拿着碗筷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锁好了门,用热水好好洗了一下,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梦中,仍是那个俊秀的男子,可惜千里孤坟,何处话凄凉?

    玉如妍总是笑着睡过去,因为每次梦中都能见到唐云落,可也总是哭着醒过来,因为梦中的唐云落,到底还是只在梦中。

    玉如妍眼睛红肿地从梦中哭醒,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投入到资料整理的过程中。中午的时候,昨晚发饭的士兵一阵猛敲玉如妍的房门,玉如妍开门后,他不耐烦地把一个馒头和一盘青菜仍在玉如妍的桌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玉如妍叫住他。

    那人回过头来,没好气地问道:“干啥子?”

    玉如妍冷声道:“你那样大力地拍门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,一般来说,只有报丧的时候才会那样敲门。其次,粮食何等珍贵,民以食为天,你那样轻慢地扔饭扔菜,本身就是对天的不尊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如妍收拾了一下桌,把饭菜端到桌上。那人回过头去,不满地瞪着玉如妍。

    玉如妍咬了一口馒头,才说:“你是不入流的兵丁,我是朝廷九品官员,依然有品级在身,你这样瞪着我合适吗?”

    那人哼道:“拿着鸡毛当令箭,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酸腐文人,浑身一股子臭气!”

    “皇上也读识字,难道也是一身的臭气吗?”玉如妍反驳道。

    那人吃瘪了,低下头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我是天子帝师,难道你敢说皇上是酸腐文人?治国理政,若无才学而单凭一身的蛮劲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长舌妇!”那人暗骂了一句,重重地关上门便走。

    玉如妍也不想再和他争吵,安静地吃完饭,又埋头到一堆资料中。

    下午,玉如妍的屋外又开始了一阵子吵嚷声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当了个九品芝麻小官儿,还摆起一品大员的架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这么说,人家又不是没当过,官架子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,也敢义正言辞地教训我们?”

    “嘴尖手长的婆娘,回头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玉如妍长叹一声,没有理会,外面的声音更加大了,什么难听的话都有。玉如妍知道,他们就是想要逼着自己出去和他们理论,自己若不搭理,一会儿他们累了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声音渐渐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都没事干啊!围在人家姑娘家门前干什么!都回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认得这个声音,是昨天一直照顾自己的大胡子。大胡子一声令下,所有挑事的人都做鸟兽装散去。

    玉如妍这才开开门,说了声: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淡淡地说了一句,转身要走,被玉如妍叫住问道:“还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,是何官阶?”

    “我叫韩卫,是正八品宣节校尉,也是这山上最高的军官。”大胡子淡淡地答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行礼道:“原来是韩校尉,多谢这两天您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韩卫别过头去,说了句:“不用谢,我只是很敬佩你们这些读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韩卫的威慑下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玉如妍没有再受到恶意的攻击。虽然有时大家还是言语上有些冷嘲热讽,不过也是暗中流露的一种情绪,当面的辱骂几乎没有了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天的整理,在下第二场雪之前,已经将潼关辖区内不完善的资料整理好了,并且发现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在军队的补给上,今年赵文政下达惠民政策时,除了继续兴办的免费学堂外,还特意在军中加大了补给的力度。可是在玉如妍整理资料时发现,因为换防调配等问题,很多人的补给并没有即使下发,加之档案没有更新,有些官兵的补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将此事告诉了韩卫,韩卫在下雪前,带着玉如妍下山找潼关守备的忠武将军管威。

    管威翻了翻玉如妍整理的典簿档案,赞叹道:“条理清晰,字迹娟秀,一目了然,不愧是翰林院的翘楚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……咳咳……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。”玉如妍说,“将军,为了避免军中……咳咳……因为补给问题出现懈怠和怨言,还望将军早作决断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管威问道:“玉典簿怎么了,身体有什么不适吗?”

    玉如妍还未来得及回答,韩卫就抢着说:“玉典簿来之前,身体就一直不好。加上山上寒气又重,那些人又暗中排挤,怎能不生病呢?”

    管威有些愤怒,说:“这些大老粗们,一天闲着,不好好练练杀敌的本事,就会欺负弱女子。玉典簿,这些档案也不是急着就要你整理完,你又何必不顾身体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的。”玉如妍知道,这些档案整理并没有规定期限,但她只有让自己忙起来,才不会总是想着唐云落。

    管威道:“这样吧,玉典簿暂时不要上山了,就在军中休息养病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韩卫打断玉如妍的话道:“我看行,管将军这里条件不错,又有好大夫,你还是留在这里养好身体吧。”

    管威赞同道:“是啊,近期的工作你也提前完成了,下面又没什么事,还是留下来好好养病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见推脱不过,只好同意道:“多谢二位大人的关照。”

    管威按照玉如妍整理的档案,向兵部呈报,兵部又跟户部进行沟通。萧飞卿代管户部,看到潼关那边呈报过来的奏章,止不住地叹气。

    玉如妍出发前的身体状况他是知道的,这一路的辛苦,加上那边的天气,这样的工作量她怎么可能不病倒?还是她宁愿这样病倒呢?

    最近他一直在留意潼关那边的动静,听回报说她在山上受到欺负,自己恨不得飞过去替她解围。无奈只好动用杨楚亭的关系,派韩卫照顾她。现在知道她下了山,在潼关管威将军处养病,心里又急又欣慰。着急的是她的病情,欣慰的是她总算肯听话好好养病了。

    萧飞卿办事雷厉风行,很快和兵部协调好,将欠大家的补给银两发到了手中。潼关守备军一片欢呼声。

    管威召集大家的时候,特意说明了补给的快速派发,是因为玉如妍发现了档案中的疏漏。拿到了实实在在的银子,原本对她有些看法的官兵听到这个消息,大部分人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,有些人并不是你对他好,他也会对你好。所以,她不是为了让大家肯定或者回报自己,这只是本职工作而已。唐云落不在了,玉如妍曾想过为他殉情,但是她知道,如果唐云落泉下有知,一定希望自己好好地活下去。换成是自己先不在,自己也会这样期望的。

    萧飞卿利用这个情况向赵文政做了汇报,说玉如妍虽然贬官潼关,但是仍然克勤克俭,为朝廷殚精竭虑,稳定军心。言外之意是希望赵文政能够将玉如妍调回京城,赵文政岂会听不出来?只是赵文政并没有接话,而是冷处理,让萧飞卿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好就好在,萧飞卿知道,玉如妍现在在潼关安心养病,自己也能稍微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管威请了潼关最好的大夫来玉如妍看诊,大夫诊脉过后只说了句:“心病还须心药医。”开了补气养身的方子,管威派人跟着去抓了药。

    “玉典簿,大夫的话你都听到了?”管威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眼睛却不由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管威道:“玉典簿,人死不能复生,我劝你还是保重自己,替他好好地活着吧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