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六十章 渐渐改观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玉如妍知道自己得的是心病,可是这有怎么能是一时之间治得好的呢?忘记他,或许一生的时间都不够用。而玉如妍,也根本就不愿意忘记他。

    从来经历可忘却,情已灭,只是相思未曾绝。

    云落,若是可以选择,我宁愿选择与你生离,而不是死别。起码让我知道,你还好好地活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朝朝暮暮弄横笛,哀哀怨怨无处依。一处相聚?几多别离,为谁白发髻?

    心病还须心药医,虽有良药调养玉如妍心病难除,身体一直不好不坏。修养了半个月,玉如妍想到回到山上去。

    管威极力挽留:“山上下了两场雪,温度极低,你的身体这样回到山上,和送死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住在这里,给将军添了不少麻烦,底下的人也有些微词。”玉如妍解释道,“我还是回到山上吧。我会尽力保重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管威叹道:“杨将军托我好好照看你,可是你身体未痊愈,就要回山上,我怎么和杨将军交代呢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道:“大夫那天不是也说了嘛,我这是心病。未婚夫刚刚过世,我不可能不伤心。时间长了就好了,将军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管威想了想,终究是同意了:“你自己多加保重,我会和杨将军他们商议,尽快把你调到县里做个典簿什么的,不要在山上吃那种苦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浅笑:“多谢将军费心,其实对于我来说,山上还是县城,待在那里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管威反驳道:“怎么能一样呢?你在县城带着,物资齐全,总好过在山上吧。你暂且上山,养好身体,调到县里的事,我尽量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!”玉如妍打断管威的话道,“皇上将我发配到山上,若是你们再为我活动,一是对你们不好,万一激怒皇上只怕前程堪忧。二是也对我不好,既然皇上不想再见到我,我也不想再回京城去,又何必让我名字再出现在皇上面前呢?”

    管威沉默了一会儿,方说:“言之有理,这样吧,你先好好在山上修养,勿要劳累过多。过几天,我想办法把你办公的地方移到山下来。这点小事我能做主,也不会惊动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费心。”玉如妍道谢道。

    回到山上,那些不喜欢她的官兵依旧对她存有偏见。只是补给一事拿了她的“好处”,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明显,扔是一种暗中的不屑情绪。

    时间闲了下来,玉如妍也用默写经、作画的方法打发时光。

    一日中午,玉如妍来到院中打饭。打好了正要回屋,听见背后几个人争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快去说呀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再说了,说了有什么用?她能帮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怎么知道?再说,她终究是在朝廷做过大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老李头还有些骨气,怎么能低三下四地求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过头去,冷冷地说:“我在京中为官五年,右丞相是我多年好友,杨将军是我至交。既然你觉得我帮不上忙,可以不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那人抬头,惊异地看了看玉如妍,玉如妍回过头去便要走。旁边的人按捺不住了,使劲鼓动道:“她要走了,你还不赶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脸重要还是你儿子的命重要?”

    “玉典簿,你等等!”

    玉如妍转过身去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李叹了口气,才将事情原委告诉了玉如妍。

    老李头的二儿子李俊,在老家那边,因为逛花楼和当地一个富商的儿子起了冲突,被人家叫的人打了个半死。老李一家将行凶之人告上县衙,县官却迟迟不肯受理。

    玉如妍听后,淡淡地说:“我知道了,一会儿我会给萧大人写一封信,让他督促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……”

    老李支吾了半天,玉如妍知道他想说个“谢”字,但怎么也说不出口。玉如妍转身回了屋,留下老李在背后尴尬地跺着脚。

    玉如妍也算说到做到,一封信递到了萧飞卿的案头上,萧飞卿马上派人处理。潼关这边也迅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萧飞卿对玉如妍极是不满,不好好休息养病,还要管别人的闲事。于是写了一封回信,劝她安心调养身体,闲事莫理。

    玉如妍看到萧飞卿的回信,虽然语气严厉,但是句句透着关心和无奈。笑了笑,扔进火里烧了。

    “玉典簿,玉典簿!”老李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开开门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李头有些不好意思,纠结了一会儿,才从怀里掏出一包糕点和一包酱肉道:“那个……我儿子的事真是……多谢你了。听说你最近身体不舒服,这些你补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放下东西逃似的走了,玉如妍都来不及叫住。

    自从老李头儿子的事情解决以后,老李头和他的几个铁哥们,对玉如妍的印象也在渐渐好转。

    每次打饭时,老李头几个人总会提前去叫玉如妍,或者干脆打好一份给她送去。天气渐渐转冷,几个人也经常会烧些热水给她,老李头还专门拿了些炭送给玉如妍。

    转眼已经到了冬天,山上更是大雪不断,今年冬天似乎格外冷些。

    玉如妍披着衣服出门,在山上散步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事事休。欲语泪先流。

    又是大雪纷飞日,可惜物是人非了。去年的时候,自己还和杨楚亭一家、唐云落、赵文政在京城,今年,只剩下自己形单影只地在这山上熬日子。

    银河划断两情痴。盟鸾心在常相忆。繁花待剪,疏钟催晓,几度寄相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玉如妍深切地感受到了剜心噬骨的滋味。可这种入骨相思,又无法与人诉说。

    欲把相思说似谁,浅情人不知。

    来到山顶上,凛冽的寒风像刀一样割裂着肌肤。玉如妍顶着风站在山上,不知为何,泪水又滑落脸颊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的流泪,到之后的小声哭泣,到最后的嚎啕大哭。唐云落的身影一次次浮现在眼前,让她撕心裂肺地痛。

    不知道哭了多久,一样红肿着眼睛慢慢下了山。回到院中,又招来了一顿嘲讽。

    “哟,典簿大人这是哭了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想男人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玉如妍头也不抬,冷冷地对挑衅自己的几个人说。

    那人哼道:“哟,脾气不小啊!你别仗着自己和朝中的人有来往就在我们面前托大,谁认识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二蛋,你拿了人家的好处,怎么能这么说呢?五两银子的补给,都是典簿为你……”有人见玉如妍受辱,觉得过意不去,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稀罕!”那人打断道,“她自己愿意管闲事儿呗。这种贱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眼前的人便被人一脚踹飞在地,滚了几丈远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如妍吓了一跳,回过头去,一个熟悉的身影护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他妈是谁?竟敢来这里捣乱,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辅国将军杨楚亭。”杨楚亭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身边的随从骂道:“见了大将军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“见过大将军。”院中的人吓坏了,慌忙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杨楚亭怒道:“难道平日里,你们就是这么欺负玉大人的吗?”

    底下人支吾了几声,便不敢吭气了,杨楚亭心里一下就明白了,吼道:“倘若以后,再让我知道你们这样欺辱玉大人,当心你们的小命!”

    说完,杨楚亭一把拉住玉如妍的胳膊转身就走。杨楚亭攥着玉如妍的胳膊,拉着她来到山上,玉如妍用力甩开杨楚亭的手,不悦地说:“你真是鲁莽,要是伤了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伤你?”杨楚亭反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杨楚亭叹道:“之前听说你在这里受欺负,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对你?枉你辛辛苦苦找出了补给中的纰漏,真是一群喂不熟的狼!”

    玉如妍岔开话题问道:“对了,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外出办公回来,顺便过来看看,也幸亏我过来了。”杨楚亭看着玉如妍尖瘦的下巴,蜡黄的脸色不禁心疼地说,“几日未见,你怎么瘦成了这样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