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玉惨花愁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说话间,玉如妍已经咳嗽了几次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慢慢调理就会好的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有些愤怒,还是压着怒火道:“你要是能慢慢调理,脸色就不会这么难看了!这山上缺衣少粮的,你连饭都吃不好,还怎么调理身子?”

    玉如妍转过头去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想要对你发火,我是……”杨楚亭有些愧疚地说。

    “无碍的。”玉如妍摇摇头,转身想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。

    杨楚亭忙将自己的包袱垫在上面,又脱下自己的大氅给玉如妍披上,说:“山上风凉,你披上吧,这件大氅就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怎么样了?”玉如妍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叹了一声,说:“科考过后,我跟皇上请求,见过孩子一面。现在,也有半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道:“皇上真是狠心,硬要拆散亲生骨肉。孩子们在宫里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我私下问过几次小木子,给他了些钱,他说两个孩子在宫里一切都好,让我不要担心。孩子们年纪大了,不像以前那么爱哭闹了。最近,皇上又把六皇子从行宫接了回来,安排慕辰慕雨和六皇子一起读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道:“小木子是御前的人,应该能说的上话。静姑姑之后,是谁在照顾孩子们?”

    “是皇上新指的袁姑姑,以前大公主的教习嬷嬷。”杨楚亭答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接着问:“孩子们长大懂事,自然不会哭闹。只是,被当成人质圈禁在宫中,怎么会过得好呢?杨将军,你看能不能找个机会,好好求求皇上,接孩子们回家?”

    杨楚亭摇摇头道:“只怕很难。自从那件事后,皇上越来越不信任我。把孩子扣押宫中也是为了牵制我。加上我也没有什么功劳,怎么去向皇上开口?更何况,咱们这位疑心病重的皇上,若是我真的立下战功,他就更不会把孩子还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道:“自古帝王之心难测。皇上真是……只是苦了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杨楚亭叹道,“哪个父母愿意和孩子骨肉分离?只是内人之事,我又处在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。皇上不可能对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问道:“皇上怎么突然想着把六皇子接回宫来?贤太妃娘娘也一起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杨楚亭摇摇头道,“贤太妃还一直留在行宫。听说,废后朱氏和三皇子,一个死,一个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玉如妍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杨楚亭摇头道:“具体我也不清楚,听说废后朱氏得了肠胃急病,突然就去世了。三皇子因为突然被贬,一直郁郁寡欢,朱氏去世后,更是疯疯癫癫。皇上已经下旨,将朱氏抬到了乱葬岗,三皇子也从行宫诺了出来,被人囚禁起来,日夜看守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玉如妍接道:“只是,怕是三皇子也熬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不由地叹道:“可怜三皇子还是十来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沉默良久,才苦笑一声道:“养不教父之过,教不严师之惰。我教导皇上如何做一个明君,却不想现在他竟成了一个城府颇深,心狠手辣的皇帝。这是不是我的罪过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的错呢?”杨楚亭道,“你就是爱把不相关的错误揽到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一声,望着远处山上的雪景,神色黯淡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……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。”看着玉如妍越来越差的脸色,杨楚亭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玉如妍则道:“你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楚亭想了想,还是道:“你听后,不要太难过。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玉如妍有些急切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杨楚亭叹道:“柳穗她……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玉如妍一下子站起来,瞪着眼睛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楚亭拉着玉如妍坐下,才慢慢道来。

    原来灵蝉一案后,当时落网的官员经过全国上下的加紧搜捕,已经全被追回并且处死。柳穗就在唐门中人的保护下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乡不久,柳穗就听说唐云落被皇上处死,玉如妍被贬官的事。柳穗一直铭记玉如妍和唐云落的恩情,看到两人相处的场景,不禁想起了自己和夫君相亲相敬的画面,日日祈求他们二人能终成眷属。京城传来噩耗,柳穗如遭雷击,不顾一切赶往京城要告御状。京城没有官员、讼师敢接玉如妍的案子。

    柳穗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,一时情急去闯皇宫,被守门侍卫当成刺客乱棍打死。

    “楚扬听到消息,想去宫门阻止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杨楚亭叹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玉如妍浑身不自主地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还……你还好吧?”杨楚亭慌张地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双手紧握,却又无力地松了下来,原本红肿的眼睛再次淌起了泪水。杨楚亭看着玉如妍颤抖的肩膀,想要抚上去安慰一下,手却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如妍,你不要这样……我不该告诉你的。”良久,杨楚亭才道,“只会让你徒增悲伤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哽咽道: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。云落也是,柳穗也是……不知以后还会有谁?”

    杨楚亭道:“如妍,这一切根本与你无关,你又何需自责过甚?”

    这时,杨楚亭身边的随从突然跑来,说:“杨将军,不好了,刚才您踢的那个人似乎……似乎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楚亭和玉如妍同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三人慌忙赶往驻扎的营地,只见院里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玉如妍挤上前去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被人推了一把,骂道:“都是你这不祥的女人,你还要害死多少人?”

    杨楚亭立即将玉如妍护在身后喝道:“大胆,竟敢如此无礼?你也想和他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也想一脚踢死我是吗?来啊!你别仗着自己是将军,就可以这样害我们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一来我们山上,山上就事故不断,还不是不祥之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够了,得了玉典簿的好处,还说这样伤人的话!”

    “她做了什么?那些补给银子本来就是应该给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杨楚亭喊道,“谁在折辱如妍,就别怪我剑下无情!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老李头儿说:“不太好,好像……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杨将军,你可是闯了祸了。”玉如妍道,“若是皇上问起,你就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杨楚亭打断玉如妍,“皇上要罚就罚,我一个大男人,怎么能让一个女人为我担责?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道:“这是传出去,只怕又是一场风波。杨将军,你快些回京和皇上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杨楚亭的随从道:“将军,典簿,你们先别着急。小的速速去山下请大夫来,看还有没有的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……”韩卫的手从二蛋的鼻子上移开,看着杨楚亭叹道,“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双腿发软,杨楚亭也被自己连累了。刚才自己还懊悔连累了柳穗,现在又连累了杨楚亭,自己确实是不祥之人。

    陈国军纪严明,身为将领,和士兵起了冲突,并且令士兵致死,杨楚亭固然要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“如妍,跟我下山去吧。山上你已经待不下去了。”杨楚亭道,“这一切与你无关,我自会去兵部自首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韩卫也道:“是啊,玉典簿,你下山去管威将军那里住几日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杨将军……”玉如妍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杨楚亭劝道:“你还犹豫什么?这里还能继续住下去吗?不管皇上有何处罚,都是我一个人担着。但是你的安全才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几人极力劝服下,玉如妍看了看与二蛋相好的几个士兵恶毒的眼神,只好点头应允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跟着杨楚亭下山,暂时住在管威的家中。

    杨楚亭在玉如妍担心的目光中,回了京城。玉如妍心里十分没底,不知道赵文政会怎样处罚他。若是此事不牵涉到自己,或许皇上还不会重罚。只是自己已经成为皇上嫌恶之人,若赵文政知道,杨楚亭是因为自己才会做出这样没轻重的事,又会怎么样呢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