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发配漠北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担心了五六天,朝廷的判决终于下来了。

    杨楚亭违反军机,罚俸半年,补偿死者家属五十两纹银,降职为从三品云麾将军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处罚,杨楚亭早就心中有数,也并不觉得怎样,远在潼关的玉如妍从管威处听说后,既懊悔自己连累了杨楚亭,又暗中庆幸只是罚俸降职。

    却不知,另一道圣旨正在悄悄地发往潼关。

    “玉如妍接旨。”宣旨太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管威和玉如妍慌忙出来接旨。玉如妍跪在地上,只听宣旨太监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典簿玉如妍上任以来,深负朕望,毫无悔改之心,且在潼关屡次生事,破坏边关守备军团结。朕痛心疾首,革去玉如妍一切官职,发配漠北,钦此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谢恩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玉典簿,皇上对你在潼关的行为极为不满,你准备收拾收拾,马上起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明日就走。”玉如妍看着押送自己的两个官差道。

    韩卫叹道:“可怜典簿一个若女子,要被发配到漠北受苦。现在已经隆冬时节了,不知道那边冷成什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其实我在哪里都一样的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韩卫道:“我会吩咐手下人,为你打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日子,多谢韩将军的照顾。”玉如妍行礼道,“今日一别,只怕以后不能再见了,韩将军,你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韩卫道:“你也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漠北苦难贫瘠,民风彪悍,玉如妍却对要去的地方淡然处之。没有唐云落,其实去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到年下了,处处是一片欢喜迎接新年的景象,玉如妍却手脚戴着链条,由两名官差押送,往苦寒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“玉姑娘放心,我们离京之前,萧大人和楚将军已经交代我们了,一路上我们会善待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浅笑道:“多谢二位差爷。”

    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

    玉如妍裹着厚厚的棉衣,一路向北而去。越往北走,风越是凛冽,割得玉如妍生疼。今天冬天似乎格外寒冷,玉如妍的脚已经冻得没有知觉,雪厚的地方已经没过了小腿,刺骨的寒冷让她的膝盖变得红肿。

    天又下了一场大雪,雪花如鹅毛般撒了下来,加上凛冽的北风,吹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着自己小时候,也是家破人亡,流落在外,幸亏遇见了陈文帝。十多年过去了,这次的流放,也不会有人来解救自己了。

    玉如妍冻得双唇发紫,一路踉踉跄跄。

    远处山腰上,一个男子孑然傲立,站在那里看着玉如妍。男子的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。一滴泪从男子的脸上滑落,还未到地面时已经凝结成冰。直到玉如妍的身影湮没在茫茫白雪中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百里之外的京城,赵文政站在乾元宫前,负手而立。小木子屈着身子来禀报:“皇上,人已经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赵文政摆摆手,小木子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望着乾元宫前地上的皑皑白雪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同样,杨楚亭站在城楼上,悔恨地望着远方。若非自己当日鲁莽,她也不会在着天寒地冻的时候,发配到苦寒之地受苦受罪。杨楚亭已经上奏赵文政,自请调防边关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只是想,能离她近一些,再近一些。

    而最沉默的人,则是萧飞卿。

    丞相府炭火烧的正旺,整个府里温暖如春,萧飞卿的心却像被漫天雪花覆盖一般冰冷。

    一个红色的帖子,散发着淡淡的兰花的香气,上面写着京城闺中女子的姓名及生辰八字——这是赵文政的意思。

    萧飞卿二十有七,早已到了该婚娶的年纪。身为两朝宰辅之后,家世显赫,加上在陈国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,京城不少人家透露出想要结亲的意思。赵文政接着这个由头,直接在高门闺秀中挑选了一些年纪相当、背景良好的女子,拟成一个名册送到了萧飞卿的府上。

    萧飞卿拿着名册,觉得滚烫,随手就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相国走过来,捡起那份名单,说:“这可是皇上亲自挑选的,你怎能扔到地上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想要。”萧飞卿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想不想,都必须接受。”老相国道,“君为臣纲,这是皇上圣旨,你敢违抗么?”

    萧飞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老相国接着说:“其实为父知道,你心里面想的是谁。但是她现在已经被发配到漠北,生死未卜。飞卿,娶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前途和我们萧家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我的幸福也不重要吗?”萧飞卿悲苦地问。

    老相国叹道:“男儿志在四方,不该被儿女情长羁绊。杨家三代忠烈,却因为一个何氏弄得如此狼狈,或许杨家的今日,就是我们萧家的明日。飞卿,你是萧家的血脉,必要的时候,是应该为家族做一些牺牲的。你看看你堂妹,皇上后年的选妃,她都愿意自请入宫。一个女子都肯为家族牺牲,何况你一个七尺男儿?”

    萧飞卿接过老相国手中的名帖,听父亲叹道:“飞卿,你若恨,就恨自己是萧家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萧飞卿望着窗外,哀切地想:她人不在眼前,心更已死,我又何苦执念呢?父亲说的对,妹妹都愿意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,自愿后年入宫选妃,难道我连妹妹都不如?

    “父亲,就是她吧。”萧飞卿随便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道。

    娶谁为妻,萧飞卿已经不在意了。既然今生都不能是她,那么枕边之人是谁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自古人人都是这样生活的。萧飞卿苦涩一笑,也罢,也罢。

    老相国知道萧飞卿此时的心情,接过名单一看,萧飞卿随手指的,是楚扬的妹妹楚晗。老相国点了点头,拿着名单走了。

    漠北风雪正寒,玉如妍走了近一个月,才到了陈国漠北,与匈奴的边境处。玉如妍被安排在浣洗处,负责给边关士兵浆洗、缝补衣服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到了年关了。

    虽是边境,但是尚有一些新年的气氛。人们对新年美好的愿景并没有因为天气严寒和生活的穷困而被消磨,反而更加注重对新年的祈愿。

    来到漠北的前两日,玉如妍冻得睡不着觉。尽管身上已经盖着厚厚的棉被,但依然手脚冰冷。加上天气极寒,很难有热水,洗脸喝水的都是冰水,玉如妍胃痛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马上要到除夕了,边关将士们除夕之夜会欢聚一次,军中厨房缺少人手,玉如妍连同几个妇人被调了过去,在厨下帮忙。

    边关苦寒,即使年节下,也没有什么可吃之物,守军将士们在边关辛苦驻守,每年厨下都希望做些新花样,慰劳将士们。

    除夕前两天,厨房已经蒸好了十几笼白面馒头,并杀了十多头猪,将肉切好,准备除夕的时候烧。鲜菜自然是没有,只有地窖里贮藏的白菜和腌制的青菜干,也取了出来。今年厨房还专门准备了羊奶疙瘩,给将士们下酒。

    厨师怎么计算,怎么觉得菜色还是少了。玉如妍提议,可以用地窖里面的萝卜,放在炖肉里面煮,既化解了炖肉的油腻,萝卜也更加清甜。还可以到河面上捕鱼,河面已经封冻起来,几个力气大的人已经去凿冰取鱼了。捕上来的鱼开膛破肚,用盐和生姜腌上,除夕那晚大鱼用来炖,小鱼用来油炸。

    除夕凌晨,整个厨房已经忙碌起来了。和面的和面,洗菜的洗菜,煮肉的煮肉,一晃眼,也已经到了傍晚。玉如妍将剩下的菜切成丁,和着炖肉的肉汤炒成臊子,浇在热热的汤面上,顿时让食欲大增。士兵们都说,一进到饭堂,一股肉香就钻进了鼻子,甚至有人路过厨房,都已经忍不住流口水。今年的炖肉肥而不腻,萝卜清香,白菜软糯,炖鱼入味儿,炸鱼下酒,馒头松软,就连面条也是爽滑喷香。士兵们吃得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除夕夜,人们都在欢庆新年,除了一个人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去年此时,玉如妍还在杨楚亭家里吃团圆饭,那时唐云落和唐娆都在,赵文政也来凑了热闹,带着孩子们放花炮。

    可是,那时那个爱笑的少年,何时变成了冷血的帝王呢?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杨家倒塌,云落无辜被赐死,自己也流落到边关为奴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