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奉如上宾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呼其图看着玉如妍的眼神,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,你这是什么表情啊?”呼其图笑着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冷笑道:“就凭你,也配读我们汉人的,也配学我们的孔孟之道,也配听我们的圣人之言?”

    呼其图岂会听不出来玉如妍言语中的不屑和蔑视,可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生气,说:“在你眼中,我们这些茹毛饮血的野蛮之人,是配不上你们的孔孟之道,是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没有回答,呼其图笑着说:“其实你们汉人和我们胡人有何区别?我身边也有汉人谋士,听说齐国的将军也是我们胡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云姑娘,我奉你如上宾,你不要这么冷着我嘛。我的确是有问题要请教云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玉如妍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请玉如妍坐在上座,自己像个求学的小孩子一样,坐下旁边。

    俗话说,扬手不打笑脸人,呼其图这几天对着玉如妍一直笑颜相待,弄得玉如妍倒有些觉得自己太没有气度了。

    呼其图问道:“孔子与孟子都是儒家大师,他们都推崇‘仁’的思想,可是究竟哪里不一样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深吸一口气,解释道:“所处时代不同,孔子偏向敦厚,而孟子则偏向愤世疾俗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呼其图笑着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耐心地说:“儒家把‘仁’作为道德的最高原则,‘仁’的根本含义就是爱人。孔子要‘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’,要‘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,强调对人要温、良、恭、俭、让。孟子继承孔子的‘仁爱’思想,认为人人都应有恻隐之心,要‘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。’只是孟子活着时,正值诸侯交相攻伐,就如现在一般,仁义早已不复存在。所以,孟子提出的施政纲领浇孔子来看,就更加具体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云姑娘果然博学。春秋战国百家争鸣,云姑娘最赞同哪一家之言呢?”

    玉如妍道:“不能说赞同,只能说欣赏。我比较喜欢老子的道家思想,天法道,道法自然,提出了无为而治,顺应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。”呼其图叹道,“可惜这世间怎么可能无为而治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门外传来女奴的声音:“大汗,和妃娘娘备下了晚饭,请您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呼其图怒从心中来,吼道:“让她滚远点儿!”

    玉如妍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,站起来说:“既然大汗有事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呼其图拽住玉如妍道,“我已经打发了她了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抽回胳膊道:“我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听玉如妍这么说,也不好阻拦,只吩咐外面把玉如妍的药熬好,让她喝下去。

    “太苦了,我不喝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有些焦急,说:“你们汉人不是说良药苦口吗?必须喝下去!”

    玉如妍依旧坚持不喝,呼其图没办法,只好说:“你真不喝?好,你不喝,那我喝!”

    说着呼其图就端起碗送到嘴边,玉如妍慌忙拦住道:“你疯了?这是药,也能混吃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不吃!”呼其图也回敬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轻叹了一声,拿过药碗来,说:“知道了,我吃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忍着苦,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了下去,险些要吐了出来。呼其图为她拍着后背,玉如妍嫌恶地看了呼其图一眼,扭过身子不让他碰,呼其图的手停留在半空中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药我喝完了,你走吧。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云姑娘,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大汗不必对我这个俘虏如此客气,有什么命令您就下好了。”玉如妍一直没有给过呼其图好脸色,总是铁壁防御。

    呼其图也不介意,只是说:“之前我的谋士詹枫詹先生教过我们族里的孩子们读,你们汉人的。现在詹先生很忙,教孩子们读的事,能不能云姑娘勉为其难代劳呢?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汗美意,只怕我教不了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心想,你是皇帝的老师,怎么会连几个孩子都教不了?“你不是说自己是俘虏吗?那我现在下令,你就怪怪服从吧!”

    看玉如妍有些松动,呼其图忙说:“云姑娘不要谦虚,这样吧,就三个月,你就帮詹先生三个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如妍无奈答应道。

    想不到自己兜兜转转,还是在这草原上做回了老本行,还是教孩子们读。

    呼其图奸计得逞一般地笑了一下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,和妃的帐篷里可是闹腾开了。女奴们怎么都劝不住,和妃把旁边柜子上的东西全都扔到地上出气。

    “他以前从来都不这样!现在已经骂了我两次了!”和妃边哭边扔东西。

    “和妃娘娘,您别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他为什么突然这样对我!大汗以前最喜欢我了!”

    “和妃娘娘,我听说大汗最近掳了一批汉人回来,其他的都放走了,单单留下一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和妃停止了哭声,问道:“汉人女子?她是什么人?大汗是不是看上她了?你还知道什么,说啊!”

    女奴战战兢兢地说:“具体的奴婢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听说大汗对这个女人奉若上宾,奴婢也不知道她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去打听!”和妃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和妃怨毒地看着女奴出去的背影,愤恨地又继续摔东西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玉如妍醒来后,便有人进来伺候她梳洗,所穿的衣服和佩戴的首饰也是上乘的。早饭过后,女奴引着玉如妍往一个大的毡帐中来。

    进去后,玉如妍看见十几个孩子坐在那里,直勾勾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时,呼其图和詹枫两人进来,呼其图笑着跟孩子们说:“从今天起,詹先生就不能教你们读了,现在是这个云先生来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好。”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心想,果然呼其图所言不虚,一直让詹枫教这些孩子汉人的和礼仪。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就麻烦云先生了,三百千已经教过了,现在您看要教他们什么?”詹枫问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想了想,说:“既然三百千已经教过了,想必孩子们也识了不少字,那我就从《论语》教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辛苦云先生了。”詹枫笑着说。

    玉如妍叹了口气,翻开,道:“今日由我来教大家《论语》。《论语》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写而成。主要记录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,较为集中地反映了孔子的思想,是儒家学派的经典著作之一,也是儒家十二经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十二经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玉如妍回答道:“在唐朝时,唐文宗时在国子学立石,刻《易》《》《诗》《周礼》《仪礼》《礼记》《左传》《公羊传》《谷梁传》《论语》《孝经》《尔雅》十二经,为儒家的十二经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看玉如妍看看而谈,转身走出了毡帐。

    下午,女奴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和妃,和妃这才知道玉如妍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个陈国女官!”和妃咬牙切齿地说,“大汗一向崇尚汉人文化,见了博学的翰林院大学士,还不是连魂儿都被勾走了!”

    女奴道:“娘娘大可放心,奴婢听人说,这个女人虽然有才学,但是名声是极差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差法?”和妃问道。

    女奴道:“奴婢听说,这个汉女和陈国两任皇帝都不清不楚,还和江湖上一个什么人住在一起,因为这件事情在陈国弄得是满城风雨,人尽皆知。陈国皇帝眼见压不住了,才把她贬到了潼关,后来又是和哪个男人搅和在一起,这才被发配到了漠北。”

    和妃不免有些惊讶,道:“那些汉人的女子不是最讲究名节么?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不要脸,在陈国弄那些事儿不算,发配到漠北来了,竟然混进我们部族里搅和。还勾引得大汗根本就不理我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