麒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慢火煮江山 >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无关风月
    一秒记住??笔趣说?.biqushuo.笔趣说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和妃生了一顿闷气,这才吩咐道:“吩咐下去,做一些大汗爱吃的糕点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奴忙去准备。

    糕点做好了,和妃让女奴端着糕点,自己往呼其图这边来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现在在哪儿呢?”和妃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女奴回答说:“听说是在教部族里的孩子们读呢。”

    和妃冷笑道:“哼,果然是物尽其用,大汗还真是精明呢。先带我去看看那女人,我倒要瞧瞧她是何方神圣!”

    女奴带着和妃往玉如妍这边来,还未到门口时,里面朗朗的读声就传来了:“子曰:‘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,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’”

    接着门口的光亮,和妃悄悄地朝里面看去,只见玉如妍拿着本,正在讲课。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一副狐媚子的脸。”和妃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女奴在一旁劝道:“娘娘不要生气,那女人出生下贱,怎能比得上娘娘出身这么高贵呢?”

    和妃被人戴了高帽子,当下便冷笑着说:“那是自然,这种女人怎么能和我比?走吧,我们去见大汗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正在看,抬头只见和妃笑颜盈盈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汗,臣妾给您做了些小点心,您用了再看吧。”和妃屈身行礼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虽然不满和妃总是添乱,但还是笑着说:“爱妃有心了,你做点心也辛苦,不如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和妃大喜,忙让女奴摆好了点心,自己依偎在呼其图身边笑着说:“大汗,臣妾来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用完了点心,和妃故意把话题引到玉如妍身上,道:“大汗,我刚才来的路上,听见孩子们在读呢,声音真是好听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詹先生最近很忙,我特意另找了一位先生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听说还是个女先生呢,大汗好眼光。”和妃笑着说,可眼角的妒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呼其图自然是看出了端倪,笑着哄道:“瞧你,又乱想什么呢。我不过是看那女人有些才学,才让她做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么?”和妃问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当然了,我跟那女人无关风月。”

    和妃这才装作委屈的样子,向呼其图撒娇道:“大汗有好几日都没有去过臣妾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我最近确实政务繁忙,这样吧,我今晚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和妃眼波流转,勾魂一笑。

    呼其图笑着说:“自然是真的,我什么时候诓骗过你?”

    和妃得了答案,又和呼其图缠绵了一会儿,直到外面巴音的声音传来,和妃才放开呼其图,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我是真的有事要处理。”呼其图哄劝道,和妃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巴音进来向和妃行了礼,遭到了和妃的白眼,巴音道:“大汗,是不是属下打扰大汗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扰什么,你来的正是时候。”呼其图叹道,“这个女人真是缠人。”

    巴音笑道:“女人不都是这样嘛,喜欢缠着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这样啊!”呼其图脱口而出,完后又后悔了。

    巴音暗笑,谁都听得出来,呼其图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,但也没有明着说破,只道:“和妃娘娘还是心系大汗的,大汗也应该对她好些。←百度搜索→x?阅ぁ屋.biqushuo.笔趣说”

    呼其图叹道:“巴音,别人不知,你还不知?我为何要娶她,你是最清楚的。要不是她爹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巴音知道,呼其图是想说,若不是因为她是塔尔部落大汗的女儿,自己也不会娶她。图桑部落为了吞并其他部落,一直依靠实力强大的塔尔部落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为了靠上一颗大树,呼其图才会求娶和妃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女人虽然美貌出众,可是天生善妒,经常搅和得部族里不得安生。现在看她的样子,定是对玉如妍有了敌意。呼其图也是为了大局着想,才勉强应付她。

    下午,玉如妍上完了课,带着一身疲惫回了毡帐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,玉如妍正在看,女奴端着药进来说:“先生,大汗嘱咐了,您一定要按时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放在那里吧,我一会儿就喝。”玉如妍说。

    女奴摇头道:“先生,大汗吩咐过奴婢,说一定要看着您喝下去才行,您……别为难奴婢啊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了口气,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,女奴为玉如妍拿上了一盘子奶勃勃,说:“药苦,您吃些这个甜甜最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汗呢?”玉如妍吃了两个奶勃勃,问道。

    女奴顿了一下,才说:“大汗今晚宿在和妃娘娘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洗个澡,能不能麻烦你……”玉如妍试探着说。

    女奴忙道:“先生不必客气,奴婢这就去准备热水和木桶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玉如妍叫住女奴道,“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女奴笑道:“奴婢名叫苏日娜。”

    “苏日娜,你可以不用叫我先生,我名字叫云若。”玉如妍解释道。

    苏日娜摆了摆手,慌忙说道:“不行不行,奴婢不敢,是大汗吩咐的,让族人们都要叫您先生。先生,奴婢去准备热水了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叹了口气,等苏日娜拿来了热水和木桶,这才解开衣服,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。

    这边,呼其图假笑着应付和妃,与她饮酒作乐,心却根本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近日天气也没有那么冷了,玉如妍沐浴后,穿上衣服外出散步。月亮格外圆,可千里共婵娟的奢望,也只能是奢望了。玉如妍轻轻摸着手腕上的镯子,鼻子又不禁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天气还凉,穿这么少怎么行?”一件披风从身后,披在了玉如妍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大汗……”玉如妍惊讶地看着身后的人,刚才明明听说,他去了和妃那里,怎么会出现在这儿?

    呼其图道:“你是奇怪我为什么没有睡在和妃那里,是么?我灌醉了她,自己出来了。这么晚了,你怎么不去休息?”

    “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玉如妍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低头,看见她手腕上殷红色的镯子,随口问道:“这镯子是你的?”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眼神黯淡,说:“是,是我未婚夫留给我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呼其图心里不由得堵了一下,从探子的回报中,呼其图大致知道了玉如妍过往的经历,也知道她曾经和唐门的掌门有过婚约。可是亲口听到她这么说,还是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提到你的伤心事了。”呼其图道。

    玉如妍含着泪摇摇头,说:“没事。大汗,其实我知道,你已经派人把我底细查得一清二楚,我只是想问你,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叹道:“我的确派人调查了你,知道你就是陈国的女官,留下你的理由也很简单,希望你教我们部族孩子们你们汉人的文化。”

    玉如妍接着问:“我听人说,大汗崇尚我们汉人文化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呼其图解释道:“我的原配皇后,就是一个汉人,她几年前去世了,留下一个儿子。所以,我也让儿子学习你们汉人的文化,我也因为崇尚汉人文化成为草原上的异类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一个匈奴的首领,能娶一个汉人女子为妻,应当算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了。玉如妍渐渐有些钦佩呼其图的勇气。

    玉如妍安慰道:“其实也不算异类,在中原汉人的皇帝也要学习你们历史和民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呼其图问。

    玉如妍点点头,说:“真的,我在陈国宫中时,就有专门教授这门课的太傅,为皇子公主们讲学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问道:“那……云先生你在宫中是讲什么课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主要是将诗词和经义的。”玉如妍回答道,“宫中太傅各司其职,所教授的专业也并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呼其图点点头说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们汉人的文化博大精深,原来是专精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,三个月后,你会放我走吗?”玉如妍问道。

    呼其图怔了一下,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……越来越不想放手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玉如妍的表情,呼其图还是违心地说了一句:“云先生放心,我绝没有轻慢亵渎之意,我留下你,一切无关风月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shuo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